无论从纪录片《我们走在大路上》中,还是在刚过去的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国庆群众大游行中,“脱贫攻坚”这一时代主题都得到了充分展现,成为当下中国浓墨重彩的一笔。当下的脱贫故事:井冈山发生了什么?-青年力

几个月前,看到江西作家凌翼写井冈山地区脱贫的报告文学《井冈山的答卷》,第一时间就从网上购买到了。井冈山是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这座屹立于罗霄山脉中的神圣之山,富有太多传奇。美丽、哀婉、刚烈、鲜红的色彩,让人不能不走近,却又有点不敢直视。

记得上次去旅游,住在烈士陵园附近的宾馆,一旁是长眠于此的几万个年轻生命,一旁是漫山遍野将要绽放的红杜鹃,恍若还能看到映照着写出《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的微弱灯光,那种复杂涌动的难以言说的感受,久久萦绕在心头。

一个孕育人民政权的地方,有着多少牺牲,有着多少辉煌;有着多少残酷,也有着多少美丽;有着多少倔强,也有着多少柔情;有着多少冤屈,也有着多少神奇。九十年过去,新时代的扶贫、脱贫成为了主题。老区的脱贫,则不得不让人再次追忆起当年的奋斗。看到《井冈山的答卷》鲜红的封面,让人感觉这一抹底色,时隔多年依旧没有改变。它更不应该改变,如果改变了,我们用什么向那么多牺牲的先烈交代呢?

《井冈山的答卷》一经出版,就已经引起了热议。作为江西省关注的创作主题,加之作家此前就曾创作过多部富有影响的作品,获得过众多读者的关注。大家盛赞这部作品“讲政治”、“弘扬主旋律”、“有才情有启发”,这都是真诚的,也是很客观的。的确,这是一部应和时代主题和旋律的大快人心的作品。然而,这绝不是一部为了政治而生搬硬套、堆砌材料的作品,也不是一部轻描淡写、使人轻松的作品,读来让人深思而显得有些凝重。

书中讲到的红色故事,多少家庭、家族因参加革命而变得残缺,留下一两个遗孤,其原因有敌人的残忍,也有自身政权建设中的曲折,读来使人难以释怀。书中提到一些烈士后代,如曾志的儿子石来发放弃进城的机会,淡泊名利,终身固守井冈山这片圣地,一辈子当村民,使人肃然起敬。书中写到老区人民对毛主席的深情,毛主席的佳话至今作为民间故事在流传。习总书记关心井冈山,老区人民流下幸福热泪,这绝不是应景,而是真切的,与这块土地的红色基因相融合,体现共产党人与人民的鱼水情。那种亲切,那种真诚,那种严肃,那种承诺,是与生俱来的。书中提到,当扶贫干部初次来到村里,村民编出风凉话,毒辣的顺口溜格外刺耳,使人认识到,在党群关系弱化的情况下,部分群众已经很难相信党的帮助,带有强烈的怀疑乃至逆反情绪。这迫切地证明了扶贫的必要性、刻不容缓,也鲜活地告诉我们,打江山离不开人民,坐江山更离不开人民,巩固政权、防范危机时不我待。书中提到,扶贫的过程离不开群众,而一些有觉悟有能力的干部、带头人,也需要经过艰辛的探索才能走出一条路,这揭示了开展扶贫的具体工作不易。哪有一蹴而就的政绩与成功!

当下的脱贫故事:井冈山发生了什么?-青年力

最让人难忘的,还是那些贫困的群众。有的是工伤致贫,有的是因病致贫,应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古话。扶贫的阳光雨露泽被到这些贫困户身上,他们又惊又喜,难以置信,贫困重焕生机,枯萎的花儿重新绽放,不仅是物质上的改变,更重要的是,他们从精神上感受到了,自己并没有被这个时代抛弃,党还记着自己!有的贫困户生活略有好转就主动放弃国家的补助,有的转而投身到扶贫工作中,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向上的力量。书中还提到了很多不同的扶贫模式,种植芦笋、猕猴桃、井冈蜜柚,开展红色旅游、乡村休闲旅游等等,不一而足,呈现鲜活的时代特色,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使人大开眼界。

与作家凌翼对话时,听到他这样的感慨:“贫困有贫困的原因,各不相同,对于扶贫最深的感受是,密切了党和群众的联系。”是啊!驻村第一书记也好,投身扶贫的帮扶干部也好,这些具体的共产党人回到了群众身边,迸发出了巨大的物质与精神力量。战争年代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今率先脱贫引领何尝不是异曲同工。凌翼还提到,在采访中深切感到“老区人民有觉悟,一种传统并未消失”。是啊,这片热土培育了中国的红色政权,怎能使人忘怀?

近年来,全国如火如荼的扶贫,涌现了很多案例。我们也常听到两句话:“扶贫先扶志”,及“扶贫先扶智”。这既是基于事实的客观分析,也是做过具体工作的经验之谈,具有普遍性。然而,从《井冈山的答卷》中,我们似乎还能看到一种特殊性。井冈山的人民,缺“志”吗?不缺。实际上,这里的老百姓比起很多其他地方的老百姓,更有觉悟,更有奉献精神。井冈山有干部学院,全国的干部都来这里培训,这里应该是“志”的一个高点,而不是低点。井冈山的人民,缺“智”吗?似乎也不缺。看看各种生动有趣的扶贫项目,看看投身脱贫的热火朝天的群众,“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国人民”的形象跃然纸上。既不缺“志”,也不缺“智”,这方圣地,实在是太需要政策的倾斜,需要目光的关注,需要共产党人的投入,来弥补时代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久旱逢甘霖,时不我待,刻不容缓啊!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一份《井冈山的答卷》,使人振奋。没有这样的答卷,我们怎么对得起先烈的重托?怎么对得起井冈山的精神?我们的时代,太需要有现实担当的作家了。一部分人生活在自己的名利场,一部分人生活在封闭的绝望中,如果不能打通,这便是一个割裂的时代。打通了,才能气血融汇,朝气蓬勃,这就是政治的人民性和文艺的现实性的必然。

这样的答卷,何妨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