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学术圈举报造假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先是南开大学校长被外国学者质疑学术造假,然后又是最近北大前生科院院长饶毅实名举报三名院士造假,当然,也有人举报三名中科院院士造假。对于国内的学术造假问题,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重大的新闻的爆出,每一次的爆出,都会引发一次学术圈的地震,质疑声和骂声四起,无论你是否懂得这个领域,每个对学术有关切的人都会围观,成为吃瓜群众。对于学术圈之外的人可能不了解,为何学术圈如此痛恨造假?

昨天我与一名中科院的博士聊此事,今日又与一名北理工的博士继续探讨这个学术圈造假的问题。跟他们讨论,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学术造假,祸害的不止是学术圈,甚至是祸害整个科技进步。这个帽子是不是有点大?还真不。

学术造假,比生产垃圾论文更可怕-青年力
学术造假,比生产垃圾论文更可怕-青年力

虽然学术圈一直在大量生产学术垃圾,很多发表的论文几乎毫无参考价值,不过只是为了发表而发表,为了毕业而毕业,这种情况很难改变,毕竟做研究是要讲条件,花时间的和拼才智的,但很多人在不具备这些条件下,硬着头皮去搞出的论文,多数不过是滥竽充数,所以写出来,就算发表了也没什么参考价值。更何况,发表论文有时候看的不是论文本身,而论文背后的资本,比如社会关系,比如出钱买版面等,这是学术界一直难以根除的问题。

论文是垃圾,我们可以当垃圾去处理,比如不必花时间去阅读,也不必知道这篇文章讲的是什么。但是,倘若这篇文章造了假,且你尚无法确定将其归为垃圾,尤其是这类文章出现在顶级刊物时,因为很多人相信其真,相信其价值在,那么其传播就很广。

学术圈所有的成果,都是站在牛顿的肩膀上推进的,也就是后人的成果是建立在前人的成果之上的。而现在一篇造假的论文,只要最初没有归为垃圾之列,那么后人前进的脚步就会在此基础上停滞,甚至可能倒退。人类的发展,正是靠科学不断地进步而进步的,而学术圈的造假,无疑就是让科学停止前进。

造假本身就是劳民伤财,贻害无穷,尤其在当下,学术互动是全球化的,其恶的影响不止是一个蝴蝶效应那么简单。

学术圈不止应该对造假零容忍,还应该重塑一种学术道德观或伦理观,也可以说是一种天职观。这种学术天职观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那应该是一种学术上对真理最真切的追求,既然是追求真理,那就不能允许半点掺假的成分在里面。这是一个做学术的人职业操守,也是是一个学者维护学术圈的纯粹性的自觉,而每个参与学术造假的人都应该钉在耻辱柱上,接受历史的审判。

日本的学术界拥有一种对“假”零容忍的文化共识。我们不会忘记,当年日本“万能细胞”的制作者小芳保晴子在享受到谎言未揭穿时的荣耀之后,如何在被全世界科学家花了大量时间证明其造假之后,被全世界讨伐的,同时也不要忘了他的导师笹井芳树作为论文的负责人,为何要自杀。

科学家学术造假,首先伤害的是自己国家学术圈在世界学术圈的声望。一个充斥着学术造假的国家,既是自欺欺人,科技发展难以进步,又是害己同时还要害人。

国内学术圈对学术造假如此关注,也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国内学术圈正在不断地形成一种制度上和文化上的自觉,说白了,就是不给造假留下存活的余地。

对于学术垃圾的生产,无论哪个国家的学术圈都不可避免,但垃圾是无用之物,放在垃圾堆里即可,且这种垃圾根本没有回收的价值;但如果造假,那就是生产毒药,毒自己,也在毒他人,与也在祸害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