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大连续发生了两起与“性”有关的事件,引爆了舆论的谈资。一是80后的青年才俊海归教师冯某以谈对象为由,睡了十几个女生,被举报,已经被北大开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位硕士牟某,因为其北大女友不是处女,对其实行变态的精神控制与虐待,诱发其自杀,目前据称已脑死亡。

其实,从局外人的角度,我真觉得北大挺不容易的。不仅要背负公众对学校层面的拷问,个别人渣师生的作为,也都使得全天下的脏水泼向学校的声誉。当然了,开除冯仁杰,大快人心,正风肃纪、雷厉风行、是非分明,应当点赞,这是北大的加分项。而对于牟某,如果不是私人情况被曝光,任何名校在招生或日常管理中,似乎也不易识别或排除这样外表光鲜、内心阴暗的人,何况恋爱一般来说也是个人隐私,所以眼下要说学校有什么责任,似乎都是不成立的。

所以,对这两件事的拷问,应集中在对冯某和牟某本身的拷问上,即,为什么这样高学历、有能力、明显处在上升期的青年精英群体,其内心就会堕落罪恶成这个样子?在没有看到牟某作为的时候,冯某脚踏几只船的行为,已经让人发指。而看到了牟某的作为,又会觉得,花心的冯某其实只是欺骗了一些人的感情,而“专一”的牟某则是间接要了他人的命。

未名湖畔,学术攀升,青年男女,花前月下,这似乎是高校的应有之义。为什么看似正常的、完全合乎人性美好的青年恋爱,蕴含着这么多欺骗和凶险?其根源,除了恋爱中女方的投机、软弱、信息不对称和欠缺经验,恐怕更深刻的根源,是另一方的整个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出了问题,这种根性的问题投射在恋爱上,就让恋爱关系畸形起来,最终导致弱势一方承受不了而爆裂。

那么,这两位师生的价值观,问题出在了哪里呢?冯某,前面的人生似乎太顺,专业上也一定有过人之处,但最主要的,能够如此大幅度的偏离正常人谈恋爱、搞对象的轨道,在一般人只是追求对方金钱相貌的情况下,他竟然可以同时交往十几个人,在其思想根源里,可以说是把个人享乐、肉欲追求看作第一位的。这种享乐并没有违法,但已然毫无道德观念,更谈不上什么操守,并且充斥着戏弄他人的优越感。优越感来自什么呢?无非是来自顺利的人生、卓越的才华,他的才华凌驾在了道德之上。似乎看到自己扶摇直上,便毫无敬畏。于是乎,这种看起来只能发生在贪官和少数淫乱富二代身上的行为,居然发生在了一个高校青年才俊的身上。我相信,冯某在工作中未必有什么腐化行为,但生活上已然腐化,这是因为,思想的腐化走在了前面,享乐主义、把个人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做派,提前让他自己摔了下来。这一次,也摔得好惨,不知还能翻身否?

如果说冯某所为只是历来“风流才子”、“薄幸书生”的通病,那么牟某的阴毒就更加使人脊背发凉、触目惊心,可以说是吓着网友们了。闻所未闻的精神控制与虐待,对女友的刻薄和毒害,直接导致了女友的自杀。且不说小儿科层面的,“你还谴责他人发生婚前性行为,自己却已经发生了婚前性行为”,就说此事的结果,直接让人联想到了《狂人日记》的“吃人”。一个美好蓬勃、只是遭遇过失败恋爱的名校女生的生命,就这样被吞噬了。这既不是职场的过劳死,也不是什么意外事故,只是看似稀松平常的恋爱关系,竟然可以这样毒害人。何以为师,又何以为生?剔除享乐与吃人的思想根源-青年力

所以,从毒性而言,冯某好像一些浅性的毒粉,洒在一些人身上使之不适,而牟某则好像一根阴毒的银针,看起来普普通通,实际上可以一针毙命,不见痕迹。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毒。牟某毒性的根源又是什么呢?无论从中国古代的“忠恕之道”的角度,还是从现代社会“尊重他人、规则意识、好聚好散”的角度,他都是大相违背的,他在恋爱中的占有欲与恶毒,超过了很多古代的帝王权臣。古代女子不忠,会被宗法诛身。而牟某则是用语言对并未背叛她且只是建立过恋爱关系的女生诛心。不用任何刑具,他恨的人便乖乖自残。哀莫大于心死,女友的“脑死亡”就是直接的证明。所以,牟某哪怕放回封建社会,都是一个超越众多毒夫的角色。

牟某的人性里,我们看到了一些知识精英面目的狰狞。表面上,他们那么进取,那么勤奋,而实际上,个人的放纵,封建的遗毒,情绪的恶澜,待人的刻毒,心灵的扭曲,观念的畸形,一览无余,这简直不是恋爱,而是掠夺和杀戮。他们的年轻,并没有减轻他们的胆量,反而是加剧了他们的骄纵和无畏。他们的知识,并没有加强他们的修养,只是平添了一些精致和狂妄。吃了人,却还不知道自己在吃人,这不是吃人的最高境界,又是什么呢?

该反思了。“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孔圣人的话实在有些道理。想谈恋爱,却hold不住自己,谁让你玩火的?但更关键的,为什么在号称日趋进步的当今社会,最高学府里会有这样的青年?他们表象上的正能量和实际对待他人的负能量,履历上的光鲜和内心里的恶臭,形成鲜明的对比,造成了撕裂。在个人成功和名利的导向下,多少种子已然扭曲?多少内心在狰狞着、颤动着?这样的价值观的人,眼下年龄尚小,便已能伤害和毁灭身边的人,一旦能量具足,怎能说不会毁灭一个领域、一个国家?这恐怕是二人最值得让我们反思的。

此外,如果说女生的家长还会对女生有恋爱慎重教育,很多男生家长则认为,男生学习第一,恋爱问题不用多讲,多谈几个也无所谓,反正男生不吃亏,这恐怕也是一种鼓励占便宜的误区。说到底,还是封建思想在作祟。占便宜就是吃亏,害人终害己,这是冯某和牟某用亲身实践带来的教训。也值得天下想占便宜的男生反思。

“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在画皮时代,剔除享乐与吃人的思想根源,让青年内心阳光起来,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