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清华大学团委办公室主任,年仅28岁的朱小亮酒后溺亡清华园的消息,还是在微信群里不胫而走。经过确认,消息属实。尽管校方还没有给出回应,舆论也没有像北大男生PUA逼死女友那样爆发,但从事件本身来看,不仅触目惊心,也值得深思。

28岁的黄金年龄,团委办公室主任的黄金身份,却间接死于酒局,这实在让人扼腕。要说同情,一个青年才俊就这样走了,当然使人同情。但走的理由,却又实在只能让人冷笑。

清华团委,应该是中国最优秀的青年力量的代表。一个走向强大的国家,青年并非牺牲于沙场或工作战线,却消亡于酒局带来的内耗自伤,给人以强烈的违和感。出问题的是什么呢?很显然,是文化,青年精英群体的文化。

28岁清华团委办公室主任酒后溺亡之思-青年力

12月17日傍晚,与朱小亮一同喝酒的,还有34岁的清华团委书记,31岁的团委副书记和一位44岁的同事。四个人在苏州街高档餐厅白家大院聚餐,喝了四瓶白酒。晚上十点多朱小亮在清华河道旁的躺椅上休息,夜间走向河边,坠入河中,进而溺亡。

都在一个团委机关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说是同事也好,同志也好,大家固然可以有比较深厚的情谊、比较密切的联系。但在没有其他应酬要求的情况下,是否有必要4个人喝4瓶白酒?这样喝的目的是什么?就有这么多说不完的话,需要一杯一杯地尽兴?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结果呢?是害死了局中人。其他几位同事,也必将背负一辈子的愧疚。我们可以想想,死者的家人该怎么看待这几位一起吃饭的人呢?他们不是杀人凶手,但不恨他们,又该恨谁呢!

归根结底,还是官场中的酒文化,让青年干部中毒了。高校,应该是一片净土。但现实是,很多高校中人,生怕自己因为单纯而脱轨,拼命地学习官场、商场的文化。君不见,高校学生会,比很多机关单位还要官僚;君不见,一些高校学者,做起生意来比老板还牛,还要有手段。在这样的背景下,官场文化也很自然地侵入了高校,侵入了青年中。一开始,可能是陪领导喝酒,青年人赶鸭子上架。后来,则慢慢喝出了感觉、喝出了味道、喝出了习惯。喝酒,变为了成熟的标志,喝酒,变为了能力的象征,喝酒,变为了情谊的标准。于是乎,在不需要陪领导的情况下,青年干部之间,自己也形成了推杯换盏的习惯。到了一些场合,不喝酒,似乎就表达不出感情,表达不出友善,表达不出实力。然而,谁能想到,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几杯酒下肚,人上了黄泉路。

再让人反思的,就是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的角色。实际上,上传下达也好,综合管理也好,服务协调也好,本来都应只是正常的工作内容。但现实中,办公室主任这个角色,却被赋予了太多的内涵。服务领导,往往包含了某种人身依附。管理协调,能协调到什么程度,也取决于办公室主任想不想帮忙。什么事都离不开它,这个角色担子很重。面上与谁都好,酒局上的一番表演,哪怕是虚与委蛇,也非办公室主任莫属。陪客人,要给足面子,又不能被人看轻,便自然既要有诚意,又得有一番心机。几年干下来,虽然留不下自己的东西,时间都被他人占据了,但还是能收获很多秘密、很多人脉,当然也能收获很多或真诚或虚假的友谊。干得油了的办公室主任,往往能练就出一种应酬型的人格。场面见得多了,内心便也淡定了,有些酒也可以推掉。但当事人朱小亮,尚且年轻,估计是冲劲太猛,太投入,尚且放不下很多东西,以至于身体到了无意识的极限,在冬日的深夜命丧清华园。有酒量,酒局照样可以致命。

真正志同道合的朋友,未必需要酒精来表达友谊,也未必需要高档的长时间的聚餐。想想早年的青年中共党员们,在条件极度艰苦的情况下,干出了惊天动地的事业,结下了刻骨铭心的友谊,他们难道需要天天应酬吗?他们的人际关系中,有这么多负累吗?想想今天在很多岗位上默默无闻的优秀的骨干,他们干出成绩,需要这么多花哨的人际交往形式吗?一个在酒桌上消耗过多的人,还有多少精气神投入真正的工作呢?酒足饭饱,浮光掠影,几年后,又留下了什么呢!

朴素的、健康的、务实的、真诚的文化在远去,浮华的、形式化的、奢侈的文化在捆绑,原本应该简单、无畏的青年干部,却背负着华丽的外壳,最终让自己不堪重负。一方面,很多的青年内心感到孤独,欠缺他人的真正关怀,另一方面,一些虚的情谊、不必要的形式,却束缚着我们的身心。

虚浮的东西多,说明实的东西少。不必要的东西多,说明必要的东西少。如果真有严谨的、扎实的谋事态度,淡泊的升官观念,就不应该把这种聚会看得太重。干大事固然不应惜身,可见酒局,也应当适当爱惜生命。犯得着这样去陪吗?作为上级,又有必要总是叫上下属吗?

不健康的文化,对人的异化,无处不在。很多微小的伤害,隐藏在了时代的洪流中。可矛盾集中起来,一次却足以致命。让局外人窥到光鲜亮丽外表下的荒诞,窥到这个时代的危机。

青年强则国强。而青年醉心于酒局,哪怕不溺亡,国也不会强。要重塑一种朴素的人际文化,就让我们每个人,必须有所觉悟,在很多时候,学会拒绝、学会反省。须记住:君子之交淡如水。还有,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少想一点领导,多想一点群众,就不必活得那么累。除了真正的事业值得执着,初心不能忘却,工作年数不长的青年干部,又有什么刎颈之交,值得四个人喝四瓶白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