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时代,困扰人们的,有时是生活上的困苦,以及困苦带来的绝望。但更多的时候,还有一种思想上的迷惑。

这种迷惑是什么呢?我们奋斗在走向“高端”的路上,但往往当你真正接触了高端,却发现:一些高端的事务,其本质是腐朽的,甚至还不如你以前的圈子。这就会使人陷入深深的迷惑。

譬如香港。香港是高端的代名词,香港的教育,香港的文化,香港的金融,香港的视野......在今年香港出事以前,这里是多少人心目中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地。恨自己不能交几个香港朋友,不能去香港买房子,不能在香港读书,不能混进香港的圈子。然而,今年,当香港局势愈演愈烈,我们才看到了它的病症。才发现它文化上狰狞的、叛逆的、危险的、不可理喻的一面。才发现它的岌岌可危,它的骄纵自负,它的凶焰万丈。而这种病症,在内地的所有地区,都是没有的。可能我们落后,可能我们发展不平衡,但绝不可能出现香港的问题。所以,香港事件带来的冲击,不仅是冲击本身,更是高端与腐朽之间的对比带来的冲击。让我们重新审视高端,审视对高端的评价体系。这个体系,大概出问题了吧?

当你发现,走进的高端圈子,实际上很腐朽,怎么办?-青年力

(图:香港理工大学暴乱图片,来自新华网)

这样的冲击,还有很多。曾与一位在金融圈混的风生水起的哥们聊天,因为我们不是同行,他并不避讳一些事实。他说:“我们,就是割韭菜的。不是说所有的都是,但是相当一部分是。原来觉得这个圈子多么高尚,好像是靠自己的学历和专业知识操盘,特别羡慕那些大咖。但实际上,等接触了它,你了解了钱是怎么来的,才会看透一些事。才会觉得,人要坚守良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都是为了生活,谁又能说什么呢?”这是走进经济圈的高端,却窥测到且并不避讳它的腐朽的一个率性人的真话。

还有一些特别羡慕政坛,拼了命想从政的人。譬如一些学子、学者,通过一些渠道接触了政治,之前的想象是,新的圈子的人一定比自己有能力、见得多、有作为,但等自己获得了一些社会地位以后才发现,其实新的圈子的人,道德品质未必就比自己原有的圈子高尚。至于能力和作为,这都是被权力和机遇赋予的,也并不是人本身就多厉害。这便又有了新的认识。

当然,更普遍的是走进文化圈的。文学新人走进圈子,一开始战战兢兢,以所有人为老师,第一年感觉是万花筒。逐渐发现,有的大艺术家三妻四妾,有的文学大咖也琢磨着怎么勾搭小女生,有的人的作品是抄袭来的,有的人写作完全陷入了功利化的窠臼,这便又会带来迷思。为什么某些高端,竟然是这样丑态毕露、乱象丛生?文艺应该追求什么呢?

这次北大与清华的负面舆情,也印证了“高端与腐朽”的话题。中学生认为北大、清华是高端。当然,大部分层面上,它确实是高端的。但是这次暴露出来的事件,色也好,酒也好,都是社会上最俗不可耐的文化,却也影响了高校,让有的人成了受害者。在这些方面,高端的地方恰恰未能免俗,而低端的人们却未必都沾染或中毒。

认识到高端背后的腐朽,就给人们带来了精神层面的挑战。原本以为,我们要攀登的高峰,就是高端。等到高峰攀登到了,却发现,它可能是腐朽的,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远不如我们原来的圈子。怎么办:疑惑?幻灭?焦灼?困窘?

实际上,在这个时候,也不必感到“毁三观”。只是应该明确一点:我们人生的终极目标,不应该是高端。高端,不是我们的彼岸。想到这一点,就相通了。《西游记》中,都快取到经了,佛祖旁边的罗汉还会索要银两,这告诉我们什么?佛门也并非净土。净土在哪里?未必在华屋伟厦,未必在高楼庙宇,未必在经济、政治、学术的殿堂。殿堂里,可能更脏、更乱、更差。那怎么办?在不到殿堂的路上,我们尽可以平常心。不必想着使手段走得更快。而到了殿堂,恐怕,更需要有一种审思,能够去跟负面的力量作斗争,至少是坚守自己的一些东西。

在这个背景下,去看“以人民群众为师”的话题,就会感到,这句看似简单的话,是那么有道理。群众并不高端。群众的收入,不高,群众的权力,不大,群众的文化,不强。但群众身上的闪光点,接地气,那种吃苦耐劳的韧劲,那种朴素的坚守,恰恰可能是精英群体所欠缺的。

精英容易脆弱,群众更加顽强;精英容易迷失,群众比较淡定;精英容易投机,群众更加踏实;精英屈从于圈子,群众坚守于传统。一个人走得再远,如果远离了人民性,也很容易迷失。尤其是,当我们看到了高端背后的腐朽,再去反思,似乎会发现,应该对自己曾经基层的生活,对百姓有所敬畏。根越深,树才能越高。这个根,就是基层群众身上的优良品质,以及由此引申的伴随人一生的文化。

香港的事情告诉我们,当下的评价体系中,对一个区域高端与否的评价标准,是错误的。而走进不同领域的圈子,发现高端背后腐朽的人们的迷思,则告诉我们,高端不应该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哪怕到了高端的境地,我们也依然需要审思和斗争。

这对于奔向高端而达不到的朋友,是否能是一种释怀呢?除了向上看,有时我们还需要向下看。敬畏下面的人们,对于高端,可能就会多一点淡定:高端与腐朽一中和,可能还是当下的自己最好,一蓑烟雨任平生!“虽然我不高端,但我至少不腐朽”......这样,虽然有点自我安慰,但至少是想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