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身边,有几位大学生常常感到苦闷。这种苦闷,并非源于舍友的恶意,也并不是源自课业压力过大,或者找不到工作。相反,在世俗的眼光下,这几位同学都还发展得不错,有的拿到了奖学金,有的课余生活很精彩,有的让父母感到扬眉吐气。他们的苦闷源自什么呢?一位关心:中美博弈,到底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变化趋势会怎么样呢?一位来自农村,他很关心像自己父母和爷爷奶奶这样的中国农村底层群众的命运。他们的生活如何才能更好?一位关心科技问题,中国的科技如何赶超。还有的忧虑的是未来:在高房价的情况下,生活、择偶、子女教育压力都很大,收入可能也只能维持基本的生活,那么,还有多少能力去实现心中的理想?这样的苦闷,该有吗?-青年力

我常以身边这几位青年为可贵。尽管他们多不是什么名牌大学的学子,知识结构也有所欠缺,一些问题谈论起来,有时也会顾此失彼。然而,如果连青年身上,都没有一点超脱于现实和当下的精神,我们又该指望谁呢?

相较之下,更多的同学,则是另一种状态。你说这些同学拥有亲西方的思想,可能还真不是,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对国家和政治,是一种相对冷漠的状态。他们心中想:关我什么事呢?但这种冷漠,或许也真的不能只怪同学们。如果校长是冷漠的,老师是冷漠的,家长对孩子的要求是极为现实的,而冷漠的学长学姐都混的很好,热情的人们则成为异类、燃烧干净了自己,年轻人选择冷漠,你能说这有错吗?

家国情怀,与小日子有关系吗?微观地看,确实没有什么关系。有这些空洞的情怀,说到底还不如知道怎么样勾引和搞定一个高富帅、白富美来得实在。搞定了这样一个对象,自己半生不愁,管它什么家国情怀呢!亦或,掌握一门技能,这也能顶吃饱饭的用,关心形而上的东西,实在是太累了。

也有好心人出来怜惜说:真正热爱这个国家的同学,应该去考公务员,到了国家有关岗位上去发挥作用。然而,实际情况是,这些同学的大学、专业以及种种局限,往往并非与公务员岗位最对路子的一批人。有的家境贫寒,靠公务员的收入很难过上体面的生活,迫于家庭压力,可能会放弃这条路。就算进了体系,这种性格能否为环境所容?是否是领导需要的?能够对口地发挥作用,还需要多少年?而公务员队伍,虽然从事的是政治有关的工作,并非所有人都有真正的政治热情。一部分人对政治是冷漠的。

也有人说:这些同学,这么有思想,以后一定会奋斗到社会的上层,那时他们也会有所作为的。然而,奋斗到什么阶层,往往与路径有关,未必与能力直接成正比,更遑论是所谓的思想。这也是无稽之谈。

总有一天,思想会成为奢侈品。比起生活的琐碎、名利,思想显得太昂贵,成为对青年时代的回忆。如果能够终身保持思考,这当然是极其可贵的。青年时代有一点思想的人,如果没能走上富且贵的道路,便会成为社会底层有思想的人。他们的思想,随着岁月的蹉跎,流传在网络上,流传给下一代,成为群众中难以熄灭的火焰,成为这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品质。

相比之下,青年人的功利与现实,则构成了一幅主流画卷。有人认为青年人废掉了,其实从功利的角度来看,还真不是。很多青年在奔忙,被功利的节奏驱赶着的青春,很难说是一种享受,还是另一种剥夺。

功利,有错吗?理想情怀追求半天,说到底又得到了什么?要是能升官或发财还好说,否则凭什么关心国家大事?研究这些问题有意义吗?这个理,从根上,还真没法说清楚。但我们或许总不能眼看着一个国家的青年,一个个统统走上庸俗的、现实的道路,或是囿于名利,或是困于生存。总该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

回到开头的苦闷。苦闷是无用的。可是如果连这样的苦闷都没有,总让人觉得青春还是缺了点什么。毕竟,比起百年前改天换地的一代青年,相隔也不过百年。人与人可以有差距,但差距还不应该太大。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