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青年力微信12月27日登载的《这样的苦闷,该有吗?的文章,很有感触。文章反映了一些基层有志青年的求索,体现了他们焦灼迷思中对家国的情怀,这当然是可贵的。但在我看来,本文的主调,还是有一丝消极。

其实解决苦闷有两种办法:

第一:现实历练。

我认识一位西南某民族区域的基层工作人员,90年的女生,因为长期的工作,历练出纯粹而坚定的信念。她告诉我,她每次驻寺,每次基层走访给她带来很大的冲击,复杂的民族宗教情况,酷烈的偶发事件,让她都无法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这不仅仅是她的工作,当她看到那些痛苦又愚昧的村民,她真的想尽自己的力量为他们做一些事,所以她就从一个对政治一无所知的小女生,成长为一位理性、干练和有社会理想的基层工作人员。

她的工资很微薄,她爱人是当地一名普通教员,她说他们最开心的事就是有一天能下班早一些,一起在街上买一个两块钱的饼一起分了吃。这是她的原话。她并不以此为苦,甚至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虽然她还要给自己的父母寄生活费,还要照料公婆。

但个人生活的繁琐沉重,并没有影响到她对工作的热情。她前不久又去了海拔5000多米的一个地方,在那里驻村半年,有些地方常常停水停电,条件异常艰苦,她说还好,以前有的工作任务还有生命危险。

所以有时候我想,是不是人都必须被扔到极端的环境,才能有真正比较清醒的认识,才能进一步看清自己看清社会看清自己在历史上的位置和自己的职责以及自己应该做什么?

青年学生,应经由苦闷走向开阔-青年力

第二,对必然性的认识。

如果能够看清历史方向,那对个人的方向就有把握了。

人到了25岁以后,如果精神能够健康发展,必然从最初的个人意识走向社会、国家意识,这也是一种必然,只不过有的人是自发做到的,有些人则是自觉做到的。

我们不是为了情怀而情怀,为了理想而理想。理想信念不是纯粹抽象的东西。理想信念是现实矛盾中产生出来的,也是被无数历史现实验证的,是符合规律的思想的追求,没有之前的基础,也就谈不上社会理想。

延伸一步说,要走出苦闷,个人以为,把自己锻造成为人才,对于相对普通的大学生,和相对精英的大学生群体,有两个必须经历的过程。

对于相对普通的大学生,一定不要自外于学问。

在庸俗的环境下,当身边很多人沉浸于享乐、游戏、自我沉沦,可能一些原本能够学习的人,也会受到影响。能,在环境的影响下,也渐渐变成了不能。但实际上,真的是不能吗?成为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有这么难吗?当然,从考研、考博,进入高校当讲师、当教授这条路来看,走上一条知识分子之路,确实需要至少十几年的漫长历程。很多人没有条件,欠缺耐心,就走不下去了。然而,真正剖析这十几年的内核,其中多少的文章,实际上是毫无意义的八股文?多少的观点,其实是明知脱离实际却依然被坚持的废论?换言之,其实真正认识这个社会,掌握一些真知,保持一些良知,生产一些思想,至少是认识一些真相,也没有那么难。不自外于学问,并不意味着一定要靠知识吃饭,但至少自己多了一些路径,多了一些本领,多了一些智慧。这样就把读死书变成了读活书,具备了思考的能力,可以把知识作为武器。

而相对精英的大学生,则不要自外于底层的劳动者。

青年学生,应经由苦闷走向开阔-青年力

“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当年,陶行知办平民教育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一现象,所以要求青少年向一切人学习,杜绝精英脱离劳动、脱离底层人民的趋势。但实际上,这种趋势至今仍然在延续。很多人认为,我们读书就是为了成为人上人,脱离底层是大势所趋,也是主要目的。这当然也不能说有错。但这一定是学生阶段的想法。等到了社会上,历练过后,就会重新认识社会,重新审视自我。

总之,如果走不进苦闷,说明活得太轻飘、完全沉浸于小世界之中,没有“开眼看世界”。可如果走不出苦闷,说明还是没有通透。真正拥抱了大的学问、大的实践,在摸爬滚打和思考学习中重新锻造自我,苦闷就会变成一种行动力,一种勇气。经由苦闷走向开阔,或许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