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时代,常听到北大、清华的同学互损,北大说清华的人思维机械,清华说北大的人自由散漫,有时候人大也加入其中,听起来似乎乱作一团。这种损,说到底,还是一种幸福感。品评别人,带着暗暗的骄矜和矫情,看起来是骂,本质上还是一点自我优越。然而,青春少年,就读于最高学府,带着点自我优越,又有什么不好呢?这与其说是平台的馈赠,不如说是青春本身的彰显。沉稳、低调、克制、自省、圆融,有这样的青春少年吗?这还是少年吗?

然而,十年再回首,就会感到,这种品评,是毫无意义的。骄傲的人,终究会被自己的骄傲伤害到。等一系列的骄傲、奋争,无奈与痴心,熬成掉落的头发,淡定的心境,讽刺的微笑,就会渐渐发现,所有的生命,无论贵贱、贫富,有知识、无知识,有情、无情,归根结底都会走向平凡。所谓的平凡,并不是一种相对于卓越的定义,而是一切生活和事业的本质。

从少年骄傲,走向烟火平凡-青年力

时间磨炼着每一个人,改变着人的品性的姿态。等改变到你都不认识自己的时候,留下的东西,可能才是你真实的本质。也之后到了这个时刻,人们才能认清真实的自己。

说这些,可能对于意气风发的少年而言,仿佛是有点消沉了。但真正意义上,沉下去,是为了抬起来。沉与理想和理想主义之间,并不矛盾。沉不是代价,而恰恰是必经之路。看看很多对国家功勋卓著的老先生们,每一步是那么扎实,为人是那么朴素,每一天实实在在、稳稳当当。这固然有修养的成分,但更主要的,他们舍弃了浮华,把握住的是生命顽强、持久、奉献的实质。所以他们也得到了生命的馈赠。这种馈赠,外表上看是荣誉,但更内在的,是精神的质量,是对时光的不辜负。

当你厌恶浮华,当你觉得曾经那些所谓的刺激到你的人,都可以成为过眼浮云的时候,当你不再为没有实现少年时代期待的名利而苦恼的时候,可能少年的篇章,就真正翻过去了。开始迎接的,是平凡的日子。

但谁说,真正的奋斗,不是从甘于平凡开始的呢?当你发现,无奈也是人生的风景,求之不得是工作的常态。当你发现,这种常态中,也并非没有乐趣。当你能够从这种琐碎与平凡中,榨出自己工作的油来,当你认识到,某一种伤害也会带来新的能力,失去一些东西的同时也得到了一些东西。在这种不情愿中,我们渐渐发现了生活的实相。

有些目标,是诱惑。最终只会让自己充满负能量,什么也得不到,害苦了你。有些情怀,则是心中欲罢不能的火焰,是敦促人向上向善的力量。是让人在困境中打碎又重生的内生动力。

放在历史中看,单个的人的一生,如此的渺小。可用显微镜去看,人的一生却又如此的厚重,多姿。所有的美丽,不过是戴着镣铐的舞蹈,你想扔掉镣铐,可能也就跳不出舞蹈。想到这里,想到那些可能压垮我们的镣铐,那些拷问我们心灵的纠结,可能也就会坦然和释然一些了。

从小,我们努力学习,进入好大学,是为了从平凡走向卓越。可最终,我们又从卓越走向平凡,走向生活的本质,走向人间烟火,走向琐碎的努力,在平凡中,静观命运的波澜,跳出无奈而美丽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