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来看看近年学术圈的热点事件。

2018年:

南方科技大学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引发了学术伦理问题大讨论;

曾经被国内舆论圈捧上天的韩春雨走下科学神坛,承认自己实验设计存在问题。

南京大学的“长江青年学者”梁莹教授严重的学术造假问题被揭露。

2019年:

学术圈需要一场大反腐!-青年力

成功拿到博士学位的翟天临竟然不知道知网为何物。

百度掌门人李彦宏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引发了巨大争议。

南开大学曹雪涛遭到国外学术打假认识的举报,认为其论文存在造假。

著名科学家饶毅实名举报李红良裴刚耿美玉学术造假。

花费30亿研发的国产阿尔兹海默症药物走下神坛,关键性论文涉嫌学术造假和商业操作。

北大助理教授冯仁杰存在着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淫乱的个人生活败坏了北大的名声。

2020年:

学术圈需要一场大反腐!-青年力

夸师娘漂亮的文章发表在核心期刊上。

10岁小学生屡次发表文章在其父亲主编的学术核心期刊上,让这本期刊成为了“父子刊”。

……

我们一面看到中国科研经费逐年上涨,科研成果不断,中国似乎已经是一个科研大国,同时正在变成一个科技大国。但与此同时,我们却看到中国学术圈的丑闻不断,学术造假屡禁不止,学者价值观存在问题,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学术垃圾生产大国,也是一个学术造假大国。

曾经,在很多普通人眼中,学术圈就是崇高的象牙塔,那里有着“高处不胜寒”的纯粹求知,而现,在学术丑闻频频出现,象牙塔里面藏污纳垢,比社会还社会,比官场还官场,比江湖还江湖。

以上的现象,可以从几个方面来分析。

第一个问题,是学术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

当学术沦落为为了商业可以不惜挑战人类伦理的工具,成为为大富豪、娱乐明星贴金的招牌,成为了商业操作中的一环,真正搞学术的人,该往哪里摆?当商业利益操控了学术,或者学术圈的领导一心只想着跟富贵人士做文凭生意,学术的尊严又何在呢?

第二个问题,是造假问题。

为什么造假的人还可以成为名家?为什么名家还要造假?这不仅与监督的缺乏有关,还与学术圈长期脱离实践、脱离群众有关。研究的东西没有意义,又没法通过实践检验,陷入一种自我循环。论文成为唯一的衡量标准,除了一部分老实人还在用自己的逻辑码字,一些投机分子搞点抄袭,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不抄袭,怎么写得出来?如果都在抄袭,通过抄袭,混成了名家,也就并不奇怪了。

第三个问题,是核心期刊的问题。

有人点灯熬夜写文章,拼了老命,却没法发在核心期刊上;溜须拍马的文章,小学生的文章,却也可以通过裙带关系堂而皇之地发表,这简直就是闹剧。闹剧的原因何在?因为一些核心期刊成为了学阀掌控的刊物。发文章,本质上,凭借的不是水平,而是关系。关系硬,就能上核心,关系不硬,再提高水平也没用。掌控期刊的人权力过大,一手遮天。底下的人为了抱住大腿,不惜想尽办法溜须拍马,以文雅贿,搞出了时代特色的奇文。甚至于,当拍马从一种被迫的行为变成一种主动的人格,连拍马者自己也浑然不自知。

第四个问题,是师德的问题。

为什么高校的精英,就可以淫乱或者道德败坏?为人师表,其道德水准却远比一般人要低。又凭什么站在三尺讲台上?

以上可以看出,学术圈目前需要的是一场大整顿,大反腐。这种反腐,既有制度层面的,也应有思想层面的。

学术圈要完全纯粹,首先要脱离被商业掌控。其次,就是对导师的权力进行监督和制约,规范对核心期刊的监督,不能让导师成为学术皇帝,作威作福、为所欲为。这样底下的学生,成为不了人才,只会成为奴才。而要杜绝抄袭,则首先要改变以论文数量为要求的评价体系,让学术真正为社会服务。同时,必须对师德师风进行严格把关,剔除害群之马。

学术腐败,积弊太深。学术反腐,必须下猛药,任重道远。先立德,才能树人。而立德,首先是高校自身立德,老师自身立德,评价体系不缺德、不作孽。否则,自己都立不住,都腐坏了,又怎么树别人呢?学术圈要自强,首先要从自查、自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