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本文写在年前。以今天大年初二的情况来看,过年已无聚会的热闹,全国都在大战疫情。)

过年晚,让人感觉累。譬如2018年的春节,二月过了十几天才是除夕。因为经过了太多焦灼的等待,以至于春天的脚步已经到了,春节却还没到。这感觉,就像是好姑娘嫁不出去,一种焦急愤恨的感觉油然而生。而今年,过年早,前面的日子,不知不觉。今天已经腊月二十七了,却似乎还没有什么年味,大家依然在奔忙。但看看挂历,阳历二月没到,居然就到了法定的上班日期。这不能不给人另一种感觉:我们像是被时间忽悠了,好像自己的权利被无形剥夺了,吃了亏。休整是那么短暂,劳作则是那么绵长。年前杂感:在热闹中,观照寂寞-青年力

但乐观地看,过年终究是好的。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间点。聚会也多了,亲朋难得在一起。虽然是大俗,也免不了一番折腾,包括矛盾口角、家长里短、恩怨得失,却终究是让人期盼,让人回味。热闹,自然是好的。可经历热闹多了,也能够有点明白,热闹和寂寞,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有时候,熙熙攘攘的聚会结束了,一个人静下来,竟会感觉无比寂寞。微信上联系的人越来越多,言语中,似也不乏问候、关切,各种表情包,但在真正触及灵魂层面的问题和感知上,我们仍然会感到寂寞。热闹是寂寞的补偿,寂寞是热闹的代价。在热闹中,我们似乎更可以观照寂寞。当明白寂寞是生命的常态,热闹是生活的点缀时,我们就不会恐惧寂寞,而是学会拥抱它、享受它,与它为伍,并且从中体会出另一种滋味。

说到热闹与寂寞,便又想到了劝人不必很热闹的两句名言: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似乎到了今年,才渐渐有些明白“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涵义。中学阶段,多次引用,却也只是敷衍老师罢了。几年前,曾经有人要送我“宁静致远”的题字,我心道:没有别的可写,才写这样的套话,是这样吧?而“淡泊明志”,虽是有用的话,却也不易送人,因为送给谁,便会让谁疑心,“是不是在说我不淡泊呢!”然而,随着社会阅历的稍稍积累,却渐渐对淡泊、宁静有了新的感悟。

为什么非淡泊无以明志?人的志,是最可宝贵的,却也是很容易被污染、被剥夺的。起码,是被干扰。被什么干扰呢?外在的物,譬如权力,譬如金钱,譬如名位,譬如一些欲望。说起来,我们可以淡定,但当你真正跻身资本的漩涡,跻身炙手可热的权力之侧,跻身在滚滚红尘名利场,跻身某种情感之中,人是很难不被外物摆布的。在这种情况下,志或许仍然存在,明却不容易了。怎么办呢?只有淡泊,降低外物对你的影响系数。也就是说,改变不了外物,却降低它的振幅,让自己的志不受影响,依然能成为主线。而为什么非宁静无以致远?从外在的人际关系来说,太热了,容易累。太冷了,容易消沉。太热之后易太冷,太冷之后或许会出现短暂的热。君子之交淡如水,并不是说君子内心没有一团火。而是一些智慧的人发现,热如油也好,冷如冰也好,都不及淡如水,处得长久。淡,看似是失,其实是长远的得。而从内在来说,只有宁静,才能生出智慧。也只有宁静,才不易透支能量。宁静的内心,涌出汩汩泉水,永不枯竭,生出恒心,润泽发展的轨迹,时光与生命浇灌出事业的花朵。

除了回乡的热闹,还有一些不回乡的人。一把年纪,尚未成家也好,学历很高、事业无成也罢,风光出门、落魄在外也好,总归是极不容易。过年不回乡,说是不想回,其实是不能回。这个想,是情感层面的。这个能,是尊严层面的。而与其说不能回,又不如说确实是不想回。在无数世俗的捆绑下,想也终可以变成不想。不想挨白眼、受刺激、发红包、成别人的笑柄。宁可一个人静静地待在他乡,也不愿意凑热闹去团聚。错开过年再回乡,则省了很多烦恼。对这些无法享受热闹的人们,我们报之以深切的同情。为此,我们更加珍惜我们的热闹。

农历新年快要到了,提前给大家拜年了!愿大家好好热闹,不惧寂寞,开开心心过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