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往年都很火爆的“情人节”。只是,在特殊的疫情时期,人们念想的,绝不是什么情人,而是能够救死扶伤、担当大义的亲人。昨天,解放军再派2600名医护人员出征武汉的消息,刷遍了朋友圈,带来满满的安全感与正能量。人们纷纷感叹:关键时刻,还得靠解放军,靠人民军医!

此前,已有一支150人的队伍,从命令下达到集结抽组仅用了6小时,他们乘运输机连夜奔赴驰援武汉,深入抗击“新冠”核心地带,克服体力和智力的双重考验,在疫情最重的金银潭医院从零开始,接诊不到5小时收治近百名患者,成为军队唯一一个整建制接收病区的医疗队。一周后,他们又担负起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医疗救治任务,成为无数重症患者的“救星”。在这支队伍中,有不少专家教授,都参加过“非典”、抗震救灾、“禽流感”和“埃博拉”的救援行动。是什么“材料”组成的队员,让这支战功卓著的医疗队伍从未缺席过任何一场战斗?

一、带着呼吸机出征的呼吸科专家

医疗队马上要出发,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李琦教授才拎着一个行李箱匆匆赶到。2003年,李琦教授曾在非典防治工作中担任全军“抗非”专家组成员,擅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急慢性呼吸衰竭、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的综合救治。因为临床救治经验丰富,24日傍晚,他刚搭乘航班返回重庆,来不及与家人吃顿团圆饭就马上赶往医院报到。他随身的行李箱里除了换洗衣物,最重要的一件行李就是便携式呼吸机。作为一名呼吸疾病专家,李琦教授本人也是一位慢性呼吸道疾病患者,为了保持充足的体力,便携式呼吸机成了他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此行,他也带着这台呼吸机奔赴武汉。

作为第一个进入病房的医疗队专家,李琦教授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在对收治的首批患者逐个查房中几次差点累到虚脱。当其他医生纷纷劝他先行撤出时,他只有一句回答“我必须全面掌握情况,才好给后面的同事介绍清楚,才能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一句朴实的发言,却能够感动你我。

二、“跑满全场”的“老突击队员”

在医疗队里有几位50岁以上的专家,他们被亲切地称为“50后党员突击队”。其中有位总是冲在防疫一线的老教授,他曾说,“第一,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职责。第二,身着军装,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第三,是老党员的义不容辞,我不应该有任何的迟疑!”他就是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全军感染病研究所所长毛青教授。他与军队有着不解之缘,两岁就进入保育院过“集体生活”,17岁时考入当时的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他穿着妈妈的旧军装到军校报到,“进了学校领到属于自己的新军装,高兴得马上就换上。”毕业后,他遵从自己的初心,成为一名感染科军医。与高危污染物、烈性病毒打了30多年交道,他常笑称自己是跑全场的“老运员”了。

毛青说他永远不知道苦。在传染病防治一线工作34年,他先后参与抗击“非典”、援非抗击“埃博拉”疫情等非战争军事行动。毛青说他一点都不老。56岁的他已近退休年龄,这回又“逆行”来到武汉。毛青说他从来都不怕。这些年,爱人习惯了他的职业危险性,送他出征已不会泪流满面。在这个谈“疫”色变,无数患者生死未卜的关键节点,人民军医“奉命于危难之间”。赴汤蹈火,是军人的首选项!请战友放心!请人民放心!请祖国放心!

其实,这些专家也并非三头六臂、神兵天降,他们也只是掌握了一定专业知识、具备了一定经验的常人。他们也会生病,也有亲情的羁绊,也会有负面情绪。但他们能如此勇敢,如此担当,恐怕首先还是源自心中的理想信念。是对祖国的热爱和对人民的忠诚,给了他们强大的精神力量。是解放军的优良传统,让他们赋予自己无限的勇气。在一次次病魔面前,他们成为了天使,写就了传奇。

这次疫情,对所有的青年朋友都是一次洗礼。让我们亲身感受危难,感受社会的特殊状态,于是乎明白,什么才是支撑这个国家的物质和精神力量。从虚浮的偶像和娱乐节目中超拔出来,认识到生命至上,认识到国家好每个家庭才会好,认识到一切经济社会文化活动首先得让位于安全和秩序,认识到人类生命在某些时候是这么脆弱渺小。

更加珍惜时间,更加笃定该相信什么,更加热爱朴素的生活,省去一些虚浮的东西,砥砺一些坚实的东西,这或许是隔离带给我们的另一些收获。相比于病人的绝望痛苦,相比于一线医护人员的勇敢惊险,我们平凡的宅在家里,虽然没法聚会,不得不说,真的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