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竟然成为全球新的地缘政治热点,是世人尤其是中国人所没有想到的。自古以来的历史且不说:比如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命名而且持续和平、有效地行使主权管理。仅从十九世纪中叶以来,西方主权理念进入中国而论,南海主权归属都不应该成为问题,更不会成为冲突之地。

南海主权争议本就荒唐

晚清虽然积弱、挨打,但在整个亚洲仍然是硕果仅存的主权国家之一。今天所谓的南海争端国中的越南、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都早已沦为西方的殖民地。一个连自己主权都没有的国家,自然没有资格奢谈南海主权。值得一提的是,清政府灭亡前两年,也就是1909年还出手从日本人手中收回了南海的东沙岛。更早在七年前,大清海军就开始巡视南海,升旗树碑,宣示主权。在有关海军南进的中央文件中,明确指出:军舰出洋,一是“上宣威德”,二是“下慰商侨”,“军政、商政洵属两有裨益”。

中华民国时期虽然更是贫弱、混乱,但中国作为全球反法西斯同盟重要一员,最终以自己巨大的牺牲和贡献赢得世界大国地位。此时,越南等国在日本战败后却又再度被西方殖民:前西方宗主国重返亚洲并逆历史潮流再建其原有的殖民体系。还是那句话,连自己主权都没有的国家,怎么可能和南海主权有任何关系?

后来国民党政府败退台湾,当时占据联合国席位的国民党政府与日本达成合约(即台湾方面所称的《中日合约》)。在合约中,日本宣布放弃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主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更是积极维护国家主权。1958年9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发表关于领海的声明。同年9月14日,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主席范文同在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的照会中表示:“越南民主共和国承认和赞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九五八年九月四日关于规定中国领海的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尊重这一决定”。

然而到了1970年代,越南却出尔反尔。它的声索理由极为荒唐,声称法国于1930年曾表示拥有全部南沙群岛的主权。 众所周知,西方殖民史是人类最为耻辱的一页,完全是非法和反人类的。越南作为西方殖民的受害国,竟然以西方殖民的非法行径作为自己声索的理由。难道越南也要承认法国殖民自己的合法性、正当性?还要感谢法国的殖民吗?法国当年的行径,不过是在殖民了越南之后,想进一步扩大自己的殖民地势力,才把目光指向了邻国中国。

更何况,当二战初期几乎不战而投降的法国,在日本战败后劣迹不改重返越南时,曾和当时的中国政府在南海发生冲突,结果以法国主动放弃而告终。取得外交胜利后,1946年10月,中国政府派出四艘军舰,前往西沙、南沙进驻接收。就算是以越南的逻辑,既然它前殖民宗主国和中国争夺南海失败,越南主权之说何理有之?

美国在想什么

第二个令中国人想不到的是美国反复无常的立场。正如上文所说,1946年中国政府派军舰接收西沙和南沙时,当时的美国不但没有反对,还派军舰护航接收行动,之后长达30多年间美国民间贩售的地图上都将南海大量岛屿标注为中国领土。

中美建交不到十年,即1988年,中国和越南在南海发生军事冲突,双方进行了一场海战。当时的两大超级大国,苏联强烈谴责,美国却一声不吭。两相对比,美国算是站在中国一边。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2014年当中国的钻进平台进入南海后,俄罗斯一声不吭,美国却高调谴责。

相隔二十多年,何以面对同样的问题,美国的立场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什么是这个世界警察的判断标准?

谁都明白,美国的一切言行,都是为了自己国家利益,和道义无关。它端出来的“自由航行”、“遵守国际法”云云,不过是自身私利的包装而已。今天中国国力蒸蒸日上,制造业超过美国,这是前苏联和日本都未做到的事情,也是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后首度被超越。美国不甘心将自己全球老大的地位拱手让人,便于2010年开始“亚太转移”,全力遏制中国。南海和南海所谓争端国不过是这个战略的一部分罢了。

南海主权争议,不是很荒谬吗-青年力

事实上,美国短短的两百多年历史,每当国际规则不符合它的利益时,哪一次不是视之为废纸?联合国虽然是它力主创建的,可是2003年联合国反对发动伊拉克战争时,美国干脆直接动手了事。美国整天指责这个国家没有加入什么公约,那个国家没有遵守什么国际条约,可是堂堂的美国到现在连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这一人类历史上获批准最为广泛的国际人权公约——都没有加入。

2015年之前,和美国为伍的国家还有两个:一是成立只有三年、处于战乱中的南苏丹,二是长期连政府都没有的索马里。但2015年两国都加入该条约,美国至此孑然一身。直到现在,自诩发达而民主的美国仍然有超过五万名童工(百度《儿童权利公约》词条)。也正因此,美国才会发生这样的荒唐事:2000年,地铁警察逮捕了一名于站内吃薯条的12岁女孩(美国法律禁止在地铁站内吃东西。中国规定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不承担刑事责任)。从那之后华盛顿都会交通局为了回应媒体的负面报道而通过了一项针对未成年人的政策(不是法律。看来行政命令高于法律也是美国一景),改为在一年内犯规3次才予以逮捕。

正如美国地缘政治学者米尔斯海默所公开承认的:美国政治文化深处是自由主义,但往往根据现实主义行事。也就是说,美国的外交政策喜欢披上道德外衣行使权力。前副总统切尼也说:美国在世界各地“像蝴蝶一样自由飞翔,像蜜蜂一样随意蜇人”。可谓一语道破美国的本质。

小国为何强硬?

第三个令中国人无法理解的是,国际社会上,往往是大国欺负小国。可是在南海上却出现了众小国踊跃欺负大国的奇特现象。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越南、菲律宾等国,无视中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建议,采取单边行动:要么扩建自己侵占的岛礁,要么在岛礁上进行军事化部署,要么单方面开采地下资源。

关于这一奇特现象,米尔斯海默在和中国学者阎学通对话时,做出这样一番解释:“中国的邻国有动机在现阶段就把问题解决掉,而不是等到中国强大了,到时候就来不及了。比如现在的菲律宾、日本与中国存在的海洋争端。中国自然希望时间在自己这边,但邻国不那么想,解决得越早越好。”

米尔斯海默不仅点破各小国的动机,更点破南海冲突的根源所在。正处于现代化关键阶段的中国,自然希望能够境外和平,全力投身于发展,中国根本不是南海问题的挑衅者。真正惹事、生事,令全球不得安宁的恰是哪些南海相关小国。只是这个时候,美国装聋作哑,而当中国被逼无奈不得不效仿这些国家维护自己的权益时,美国却一下跳出来说什么大国欺负小国,进而屡屡采取军事手段介入南海,致使南海局势迅速升温。这一点美国记者也看得清楚。2016年2月中旬,美国国务院记者会,美联社记者质疑美国远程派军舰去南海是否也是南海军事化的肇因者,发言人却避而不答。

所以从美国的表现来看,米尔斯海默还是忽视了一个因素:即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和南海相关国家试图在中国崛起成功前捞取最大利益一拍即合,两者相加出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南海的滔天大浪就是这样掀起来的。

最后一个令中国人无法理解的是,面对南海争议,2002年东盟和中国一起共同发表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其中第四条和第六条都规定,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第四条),并强调:有关各方愿通过各方同意的模式,就有关问题继续进行磋商和对话,包括对遵守本宣言问题举行定期磋商,以增进睦邻友好关系和提高透明度,创造和谐、相互理解与合作,推动以和平方式解决彼此间争议(第六条)。

面对问题,在各方共同达成共识和形成一致声明的情况下,菲律宾却在2013年1月,不顾中国的反对,强行把两国之间存在的领土主权争议提交国际法庭仲裁。

菲律宾此举,不仅违反了自己当初的承诺,更破坏了一整套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解决问题的规则。从而令南海走到今天这种紧张的地步。

综上所述,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无可置疑,中国不仅不是南海问题的挑衅者、生事者,反而是小国欺负大国的受害者。尽管如此,中国在处理南海问题时,依然完全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国今天在南海的措施不但无害于自由通行,其相关设施反而有利于更好、更便利、更安全的通行。南海真正的肇事者是试图遏制中国崛起的所谓世界警察,是妄图在中国现代化完成之前谋取非法利益的南海相关国家。不管国际法庭如何裁决,都改变不了上述事实。我们也相信,未来中国一定能够通过和平、合理的方式与亚洲各国一起解决争端,亚洲各国也将会和中国一样,反对出于一已之私而介入的外来势力。到那时,亚洲才会有真正的和平和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