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案: 因拒绝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诉讼,中国近来常被美国舆论批评“不遵守国际法”。但在30年前,美国自己曾枉顾国际法院判决,甚至退出国际法院,展现“大国不守法”的傲慢。这两个案件最重要的区别是,所谓的南海仲裁庭没有仲裁领土争端的权限,而当年尼加拉瓜起诉美国侵犯主权,国际法院拥有管辖权。

1986年6月27日,荷兰海牙,尼加拉瓜外长德斯科托的情绪有些激动。面对媒体的长枪短炮,他动情地说,“我们希望今天的裁决可以让里根政府清醒,我们希望美国选择加入守法国家的行列,遵守其国际承诺,别再搞隐秘战争那一套,尊重别国主权,不论其大小”。在这场记者会前,德斯科托在国际法院里聆听了后者对美国的缺席审判。法院里,美国代表席上空空如也,但美国媒体炸了锅。《洛杉矶时报》说,在这场尼加拉瓜起诉美国侵犯主权的案件中,国际法院告诉里根政府:“把你的手从马加那(尼加拉瓜首都)拿开”。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30年前公然对国际法庭“耍流氓”-青年力

德斯科托。

时间前推2年半。1984年1月5日凌晨2时,尼加拉瓜反抗军领导人埃德加·查莫洛在他位于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的家里被叫醒,扰他清梦的是中情局驻特古西加尔巴的副站长,查莫洛只知此人名叫“乔治”。“乔治”递给查莫洛一份新闻稿,稿子内容令查莫洛感到惊愕——他领导的尼加拉瓜反抗军已在尼加拉瓜多个港口布下水雷。“乔治”催促查莫洛赶快冲向反抗军的秘密电台,抢在尼国执政的“桑定阵线”发布该消息前进行宣布。

后来在国际法院上作证时,查莫洛说,真相是他在港口布雷一事中什么都没做,真正布雷的是美国人,却逼他把一切揽在自己身上。事实上,中情局的行动于当年1月开始,在国际法中这相当于封锁,是一种战争行为。此后3个月内,尼加拉瓜的科林托、桑提诺等地都被布下各种水雷,多数据称由位于弗吉尼亚州的中情局武器组织生产,且得到美国海军水面作战中心的支持。到3月底,水雷已破坏或摧毁9艘船只,打乱了尼加拉瓜的出口——每年11月到第二年的4月是尼国玉米的出口旺季。荷兰的挖泥船,载着食品、医药的巴拿马船都因水雷受损。里根政府执意把尼加拉瓜海岸变为一个战区,与当时坚定反对在美国后院出现左翼政府的政策有关。

1984年4月9日,盛怒下的尼加拉瓜将美国告到位于荷兰的国际法院,控告美国在其港口布雷、出动飞机袭击尼加拉瓜石油设施和港口,以及武装和培训反抗军,请求法院宣布美国的行为构成非法使用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干涉其内政和侵犯其主权的行为,请求法院责令美国立即停止上述行为及对其本身和其国民所受损害予以赔偿。而里根政府在3天前即“先发制人”,通知联合国秘书长说,对于1946年美国发表的接受国际法院强制管辖的声明,在两年内不适用于“与任何中美洲国家的争端或由中美洲发生的事件引起,或同中美洲事件有关的争端”,该通知立即生效,排除国际法院对美国的管辖权。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30年前公然对国际法庭“耍流氓”-青年力

尼加拉瓜起诉美国之际,国际法院有15名法官,其中包括一名美国法官,还有一名中国法官。1984年5月10日,国际法院通过保护尼加拉瓜的临时措施,以15∶0的投票结果要求美国立即停止向尼加拉瓜港口布雷。法院还以14∶1(反对者为美国法官)的投票结果判定,尼加拉瓜的政治独立和主权“应该被完全尊重,不应被任何军事或者准军事行为危害”。

美国参与了管辖权部分的听证,并不遗余力地论证国际法庭对此案没有管辖权。11月26日,国际法院拒绝美国的辩解,坚持称国际法院对此案具有审判权。次年1月18日,美国退出国际法院,指责该案件是“出于政治和宣传目的错误利用国际法院”。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我们希望国际法院没有走上其他一些被政治化、反对西方民主国家利益的国际组织的老路。这是美国自1946年加入国际法院以来第一次宣布退出,且至今也没有回到国际法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30年前公然对国际法庭“耍流氓”-青年力

美国退出国际法院并未阻止案件审理。1986年6月27日,国际法院对案件作出16点判决——美国在尼加拉瓜境内的行动违反禁止使用武力原则,构成对尼非法使用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美支持尼反政府武装是对尼内政的干涉,明显违反不干涉原则;美国对尼加拉瓜的行动违反尊重国家领土主权原则;美国鼓励尼反政府武装从事违反人道法原则的行为,美国在尼港口布雷造成第三国船舶及其人员的人身、财产损害的行为也构成对人道法原则的违反;美国有义务立即停止并不再采取任何上述违背其国际义务的行为,并对造成的损害予以赔偿,赔偿总价为3.7亿美元。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30年前公然对国际法庭“耍流氓”-青年力

“今天的裁决印证了我们长久以来的观点,国际法院根本无力处理像这样事实与信息如此复杂的案件”,时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查尔斯·雷德曼在判决当天对媒体说,“美国认为自己的中美洲政策完全符合国际法”,美国的举动是针对尼加拉瓜威胁邻国采取的“集体自卫”。他还表示,国际法院的裁决没有执行力,“它压根儿无权要求任何事”。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柯克帕特里克说,国际法院不过是个“半司法、半政治”的机构,一国可以接受其裁决,也可以不接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30年前公然对国际法庭“耍流氓”-青年力

1986年6月30日,国际法院裁决出台3天后,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刊文说,里根政府执行国际法院裁决的可能性“非常渺茫”。后来的历史事实是,裁决完全没有得到执行。尼加拉瓜曾想到联合国安理会说理,但美国作为常任理事国连续5年行使否决权,拒绝执行。尼加拉瓜再到联大寻求帮助,但即使后者投票裁定尼加拉瓜胜诉,也没有强制力。后来,联大每年都要就此案投票,支持美国的国家越来越少,据称最后只剩下以色列。1990年代初,尼加拉瓜政权出现更迭,在美国压力下,新上台的查莫洛政府决定撤诉,并表示将来也不会追究此案。撤诉后,尼加拉瓜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大额援助,并获得世界银行的贷款,总额大约5亿美元。后来上台的丹尼尔 奥尔特嘉政府曾打算重启赔偿,但被美国告知,这个案子已经永久结束了。

对于里根政府的傲慢,当时的美国学界和政界也有不满。参议员马塞厄斯说,“美国历史上一直是支持国际法院的,甚至参与了法院的创建,(今天的)决定让人担忧,也让人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