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美国在扇自己大嘴巴  

南海仲裁闹剧落下大幕,后台策划者美国终于跳到前台,俨然以国际宪兵的姿态要挟中国干这个干那个。说实在的,美国管得着吗?美国完全忘记了它自己曾经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不断地扇自己的嘴巴。

首先,美国是知道南海问题的历史经纬的。

美国是《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的主要签约方,在这两个法律文件中明确规定,日本要将“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来在太平洋所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归还中华民国。”

1946年,当时的中国政府正是派美国移交的军舰到南海收复被日本强占的南海诸岛,南海诸岛是中国人民浴血奋战赢来的二战胜利品。美国是这一历史事件的见证人。

在1951年,美国与相关国家签署了《旧金山和约》(虽然由于中国的缺席,中国政府并不承认该“和约”的合法性),在此“和约”中明确声明“日本承认朝鲜半岛之独立,放弃台湾、澎湖、南沙群岛、西沙群岛等岛屿的主权”。

美国于1951年与菲律宾签署《共同防御条约》,防御范围并不包括西沙、南沙。

1957年至1961年,驻菲美军到黄岩岛及南沙群岛进行水文地质调查,都要事先征得中方同意。虽然它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征求的是台湾当局的意见,但谁都知道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内心,美国是承认中国对黄岩岛和南沙诸岛的管辖权的。

美国在1961年版的《哥伦比亚利平科特世界地名辞典》、1963年版的《维尔德麦克各国百科全书》、1971年版的《世界各国区划百科全书》都将西沙、南沙划入中国传统海疆线之内。

菲律宾曾是美国的殖民地,菲律宾的版图都是根据1898年《美西巴黎条约》、1900年《美西华盛顿条约》、1930年《英美条约》确定的,菲律宾西部疆界从来没有超过东经118°,而中国与菲律宾的海域、岛礁争执全部都在东经118°以西,美国不可能不知道孰是孰非。美国完全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美国说它在南海岛礁归属问题上“不持立场”,“不选边站”,其实这是历史的倒退,它曾经在南海问题上是“有立场”,而且是“选边站”的,即它曾经认同南海诸岛属于中国。国际法有一条基本原则,叫做“禁止反言”,美国自食其言,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违背。

其次,美国在南海问题上选择性的失忆和失明是出于霸权主义的需要。

奥巴马上任伊始,就扬言,“美国只当老大,绝对不当老二”。美国提出“重返亚太”战略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提出来的,即美国不仅要当世界的老大,也要当亚太的老大。美国介入南海争端的目的有三:一是表明美国制定和主导的海洋霸权秩序不容挑战;二是美国在海上横行霸道的“自由权”不容干扰;三是美国与盟国结成的霸权军事同盟不容受到威胁。于是它在南海拉帮结派,不断地秀肌肉,企图以“炮舰政策”压服中国,遏制中国,增大中国崛起的代价和成本。正是由于美国“霸”欲熏心,于是它完全枉顾事实,颠倒黑白。明明它心知肚明西沙南沙属于中国,却要昧着良心说“不选边站”;明明是菲律宾、越南等国侵占了中国的岛礁,在抢占的岛礁上设立军事设施、修建军用机场跑道,将“南中国海”改名为“西菲律宾海”,美国却指责中国改变了南海的现状和改变了岛上的地理面貌;明明是美国自己将航空母舰、战略轰炸机、导弹驱逐舰开到中国的家门口,却反诬中国在南海军事化。完全是一副霸权嘴脸,强盗逻辑。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来的,为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美国现在强求中国要遵守“临时仲裁庭”的所谓仲裁。但它不要忘记了,1986年尼加拉瓜向国际海牙法庭状告美国侵犯其主权,仲裁庭判尼加拉瓜胜诉,美国拒不执行。那时美国怎么就不说要“守法”呢?在这个案例中,美国无理还搅三分,中国在仲裁案中完全站得住理,我们在维护《海洋法公约》的完整性、公平性、权威性,我们在行使《公约》第298条赋予我们的排除性权利,我们认为仲裁庭没有权力裁决事关领土主权的问题,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就非要执行仲裁庭的越权仲裁呢?

如果美国真得将上述一系列历史事实都忘记了的话,那我们现在有必要给美国提一个醒,有一个事实不要忘记,那就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什么时候屈服过威胁?压,能压垮中国吗!(作者是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乔良:南海的天塌不下来

随着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公布裁决结果,国际舆论尤其是被美国操控和引导的西方舆论肯定会对中国多有不利之辞。但不论美国、菲律宾还是整个西方世界也都清楚,这个仲裁结果并无真正法律效力。美国在此之后也不会变得有恃无恐。它知道自己过去在面对真正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法庭裁决时采用了什么态度,何况中国现在面临的是无约束力的裁决呢?

不过这个仲裁结果确实起到了抹黑中国的作用。它还可能会鼓动南海周边与中国有争议的国家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不排除有些国家趁势而上,做出一些进一步损害中国利益的举动。对此我们须有准备。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主要考验的就是战略定力问题了。说到底,南海的天不会因为这个仲裁结果塌下来。美国对于南海军事态势早就设定了尺度,它在南海的所有行动就是一场秀,因此它一直在打擦边球,想既让中国难堪又不至于与中国彻底翻脸。美国在南海做这场大秀的根本原因:一是打压中国的挑战者势头,这样才能维系美国霸权。二是美国国内经济形势不妙,无法依靠自身力量重整美国经济。它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软实力搞坏搞乱其他国家,这样才能凸显美国经济相对良好。欧债危机、乌克兰危机以及中东颜色革命等,再加上中日钓鱼岛,美国已经搞了一圈,搞哪儿哪儿乱,屡试不爽。现在它又选择了南海这个点。三是通过扰乱中国,促使东亚国家追随美国加入TPP,这样就将中国彻底排除在外,迫使中国经济继续下行。四是借机推进其第三次“抵消战略”。不仅在南海上搅局,作为该战略组成部分,美国还借助朝鲜核试验增大韩国安全压力之机,迫使韩国接受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其目的都是为了抵消中国在第一和第二岛链内已然形成的军事优势。

有人担心仲裁结果公布后,南海会发生战争,我觉得这种担心没有必要。即使美国两个航母战斗群都摆在了南海,但它们显然不是为了战争而来。美国人很清楚,两艘航母在南海航行通过没有问题,但真要打仗的话,两艘航母可能都回不去。南海这片水域作为战场来讲太过狭小。如果发生战争,唯一占据优势的国家就是中国,这源于与地缘有关的各方面因素。美国虽然军事力量强大,但其漫长的补给线根本满足不了在南海开战的需求,菲律宾、关岛等地也无法满足这种需求。

这次仲裁案可以说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面临的最严重地缘政治危机。在应对这场危机过程中,我们也要从中汲取经验:首先,我们可能需要进一步调整和加大话语能力建设。面对这场危机,以前那套话语体系现在显然不够用了。

其次,在军事上,我们应有更多手段和办法。做出强硬姿态,保持警惕并随时做好应对意外情况的准备,仍是必须的。但我们还需学会如何给麻烦制造者制造麻烦、给问题制造者制造问题,进而摆脱总是被动应对的局面。对于“韬光养晦”,过去我们多少有些误解。它的意思是不争当老大,但决不是要忍受被动挨打的局面。而且也不只有被侵略时才算被动挨打,遭别人设套算计或蓄意抹黑,同样也是被动挨打。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学得更聪明些,学会变被动为主动。

第三,中国已是大国,那就必须学习历史上诸大国、包括现在的美国如何善用军事手段特别是非战争军事行动,来达到自身目的。在这点上,我们现在明显经验不足,应该虚心向对手学习。(作者是国防大学教授)  临南海国家应寻求和平之道

姚云竹:临南海国家应寻求和平之道  

中国外交部多次声明对菲律宾提交的南海仲裁案,中国将采取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并在仲裁结果出台的当天,更明确了中国“不承认、不执行”的态度。中国政府和人民认为,这场仲裁案是由美国鼓动操纵、菲律宾挑头、仲裁庭客观上予以配合的一场闹剧,其结果只不过是“一张废纸”。

在过去一段时间,借着对这张废纸的期待和对这场闹剧的鼓噪,一些国家进行国际动员,对中国发起了政治围剿、法律围攻和军事围堵,指责中国不遵守国际法、不按国际规则办事、不顾及国际关切、挑战现行国际秩序,是国际社会中一个咄咄逼人的挑衅者。有些国家还摆出了以仲裁庭裁决为基础,推出进一步主张、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架势,企图将“一张废纸”的裁决,强加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头上,这当然是徒劳无益的。

现在,闹剧已经落下了帷幕,废纸也进了垃圾箱。南海仍然碧波万顷,风涌潮起,中国的领土和海洋权益主张一如既往,各方也该想想何去何从了。

美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顾问康达在仲裁结果公布当天称,美国涉足南海事务,是为了“创造和平和依法解决争端的有利条件”。若果如其所说,美国应该反思2010年以来,其南海政策的调整怎样引发局势的紧张。美国是一个全球性大国,美国躁则世界乱。冷战后,美国先后以维护人权,反扩散或推动民主价值观为由发动的战争和采取的军事行动,都导致了相关国家的失控和地区的长期动荡。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美国在南海应该采取切实措施鼓励相关国家、特别是与其结盟的国家,重新回到对话谈判解决争端的正确道路上来。停止在国际上抹黑中国的做法,停止在南海及其周边国家进行军事化行动,减少而不是增加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停止对南海沿岸国实施挑衅性的“自由航行行动”,放弃以“一张废纸”压迫中国就范的主张和行动。否则,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人会相信美国是为了和平而来到南海,也不会有多少亚太国家相信美国是为了地区稳定而实施“亚太再平衡”。

这次仲裁案的挑头方菲律宾对仲裁结果的第一反应是有节制的。杜特尔特总统上任前后都曾明确表示,应该通过与中国对话谈判解决南海的领土争端。如果菲律宾能够重回与中国在双边文件中多次确认的谈判协商解决争端的道路,将为南海局势从紧张转向平静提供一个契机。如果菲律宾利用裁决结果向中国施压,采取更为强硬的单方面立场和行动,强化领土和海洋权利主张,南海局势将会变得更加紧张。通过外交谈判解决争端需要漫长的时间和艰苦的努力,但却是唯一正确的途径。中国曾经通过漫长的时间和艰苦的努力,与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成功解决了陆地领土争端,也与越南成功解决了北部湾的海域划界。这个过程证明,远大的目标、逐步积累的互信和创新的思路,将为问题的最终解决提供方向、信心和定力。

闹剧过后,南海还是要归于平静,临南海而居的国家还是要寻求和平共处之道。一个重要的启示是:步菲律宾之后尘,将争端交付第三方裁决的路是走不通的。同时,靠引进大国的军事制衡力量来解决领土争端,结果往往适得其反。中国与东盟进行了长期密切的经济合作,创造了经济上比翼双飞的大好局面,这个局面谁都不想破坏。中国政府提出了解决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主张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则由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中国在南海为维护和平稳定作出的一贯努力和提供的越来越多的公共产品,应该得到承认。“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不能以仲裁庭的非法裁定为依据,而应以共同利益为基础,以共赢为目标。南海不应成为中国与东盟的争端之地,而应是双方的合作场所。借南海争端制造东盟的分裂,阻止东盟一体化进程的发展,削弱东盟在地区事务中发挥“中心性”,既不符合东盟国家的利益,也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张废纸,已经被扔进了垃圾箱。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设计南海和平稳定的未来,比起当前,未来更加重要。(作者为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