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会见越南总理阮春福

据新华社电当地时间14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乌兰巴托下榻饭店会见越南总理阮春福。在谈及南海问题时,李克强指出,关于所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中方不承认、不接受的立场是明确的。阮春福表示,越方尊重中方关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立场,主张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争端。

李克强表示,中越关系去年以来呈现积极发展势头,海上、陆上、金融合作三线并举取得初步成果。中方愿同越方加快对接发展战略,扎实推进产能合作,尽快确定和启动优先领域合作项目,推动双边贸易平衡可持续发展。加强海上合作,加快完成北部湾湾口外海域共同考察后续工作。积极扩大人文交流,增进两国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友好感情。希望双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全面战略合作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阮春福表示,越中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双方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此系越共十二大后两国总理首次会晤,对两国关系具有重要意义。越方将越中关系置于对外关系的头等优先地位,愿继续保持两国高层交往,推动各领域合作平衡健康发展,按照双方达成的共识,推动双边海上问题谈判机制取得进展,妥善管控分歧,为本地区和平稳定作出贡献。

在谈及南海问题时,李克强指出,关于所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中方不承认、不接受的立场是明确的。十多年前,中国同东盟国家达成《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确保了南海地区多年的和平稳定。未来处理南海问题,还是要在尊重历史事实基础上,依据国际法和《宣言》的规定,由当事方通过双边对话谈判妥善解决。希望越方从中越关系大局出发,珍惜两国关系来之不易的发展势头,共同维护好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

阮春福表示,越方尊重中方关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立场,主张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争端。

□回应

国际法院:与南海仲裁案无关自始至终未参与

昨天,国际法院在其网站首页发布提示信息,声明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由常设仲裁法院下的一个特别仲裁庭做出。国际法院作为完全不同的另一机构,自始至终未曾参与该案。此前一天,联合国官方微博声明说,常设仲裁法院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这再次说明,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国际法庭”,它的组成和运作根本不具合法性和代表性,它作出的所谓裁决也根本不具权威性和公信力,是完全无效和没有约束力的。看来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这个非法的仲裁结果出来后,只有那么个别几个国家一厢情愿地宣称这个结果“有法律约束力”。

陆慷说,我注意到,这两天《华尔街日报》、法新社等一些媒体在相关报道中也曾把这个菲律宾前政府单方面请求成立的仲裁庭称作“联合国仲裁庭”,或者“受到联合国支持的仲裁庭”,我希望这只是有关媒体的疏忽。现在联合国有关机构已公开声明这个仲裁与联合国无关了,希望媒体也好,个别国家的有关人士也好,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疏忽了。

□舆论

国际社会支持中国主张呼吁通过谈判解决争议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罔顾基本事实,违背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作出严重损害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所谓裁决。这一非法无效仲裁结果遭到国际社会普遍质疑,多国政府、政要和国际组织官员纷纷声援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亚里克说,秘书长(潘基文)一直呼吁各方通过对话、以和平友好的方式解决争端。他(潘基文)一直以来都希望,东盟和中国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框架内就“行为准则”继续进行磋商,增进各方之间的相互理解。

欧洲议会发展委员会副主席、欧洲议会欧中友好小组主席德瓦说,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炮制南海仲裁案是刻意曲解国际法,中菲南海争端是领土争端,不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整范围之内,相关问题的解决不应通过国际仲裁的方式。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在尊重和遵守国际法和国际公约方面一直有着良好口碑。反观菲律宾政府,背弃其在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承诺,放弃中国与东盟国家一致同意的协商解决途径,单方面提起国际仲裁,做出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马来西亚外交部发表声明说,马来西亚呼吁各方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致力于推动《南海各方行为准则》尽快达成。马来西亚珍惜南海的和平和稳定,相信中国和所有相关方可以找到建设性方式,进行对话、谈判和磋商。

捷克总统府外事局局长科莫尼切克表示,提请仲裁在法律上的先决条件是双方都要同意采取仲裁的方式解决,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显然未满足该条件。

塞尔维亚外交部发布新闻公报说,塞支持南海问题直接当事国在遵循和平解决冲突的原则下,依照《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承诺,寻找各方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案。

□揭秘

中国拒绝缴纳仲裁费菲律宾“代劳”帮交钱

昨天,新华社发表文章透露,临时仲裁庭牵涉金钱交易。菲律宾居然“大包大揽”,主动承担了临时仲裁庭要求中方缴纳但被中方拒绝的费用,而临时仲裁庭居然“笑纳”。

文章指出,依据国际法实践,这类仲裁机制从设立到运行,都必须得到当事国同意,并充分尊重当事国意愿。然而,南海仲裁庭自始至终都未得到中国的认同,因此从根本上就是“师出无名”,欺世盗名。

据了解,临时仲裁庭由5名仲裁员组成,除菲律宾指派1人外,其他4人均由柳井俊二指派。

更有甚者,柳井在仲裁庭建立之初竟然任命妻子是菲律宾人的斯里兰卡法官平托为首席仲裁员,后迫于批评压力才换人。连“出现利益冲突时选择回避”这条基本原则都能“选择性忽视”,令当时不少国际法专家都大跌眼镜。

事实表明,仲裁庭不仅收费,而且其中猫腻有些说不清。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指出,这五名仲裁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的钱,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有偿服务的。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菲律宾居然“大包大揽”,主动承担了临时仲裁庭要求中方缴纳但被中方拒绝的费用,而临时仲裁庭居然“笑纳”。

俗话说,拿人手短,一些仲裁员果然提供了“高质量的服务”。有海外媒体经调查发现,荷兰籍仲裁员松斯几年前还公开撰文认为岛礁的法律地位问题与主权、划界问题不可分,这次却主动推翻自己的观点。这些反常表现在国际仲裁中极为罕见,不免让人怀疑多少人是属于“拿钱办事”。本版稿件综合新华社 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