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全民公投,再次拒绝了福利主义

作者:胥瑞琦

瑞士联邦有直接民主的传统,其中有一项被称为 “联邦民众倡议”(Federal Popular Initiative)的制度,可使任何瑞士公民发起意图修改法律的全民公投,前提条件是要在 18 个月内攒够至少 10 万个有效签名。在拥有 800 多万人口的瑞士,凑齐 10 万签名的门槛并不算高,所以每年通常都进行 3 至 4 次全民公投,一年下来会针对共计 10 条左右的联邦民众倡议作出全民表决。最终,只要多数人投出赞成票,并且瑞士 26 个州中的多数州持赞成方,达到了双重多数的标准,则该倡议将成功修订法律。

2016 年 6 月 5 日,瑞士刚刚结束了今年第二次全民公投,其中有一条倡议备受瞩目:“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 该法案的倡议者主张,无需任何理由或资格,凡是瑞士人,成年者每月无条件获得 2500 瑞士法郎的收入,儿童每月获得 625 瑞士法郎,分别约合 16800 元和 4200 元人民币。

此条 “基本收入” 法案犹如提供免费午餐,对许多人来说是喜闻乐见的,然而结果,瑞士人以 77% 的反对票,压倒性地否决了这一提案 —— 天上掉馅饼赶紧伸手接住,何乐而不为?瑞士人是傻吗?

瑞士人不傻,他们多数人的选择是智慧的。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其背后必定是有代价的 —— 若基本收入法生效,每年给近千万人发钱的巨额开支不会凭空出现,而需要通过更高的税收或更多的通胀去实现;当财政入不敷出时尤其如此,但即便财政有所盈余又能维系多久呢?政府无条件给全民发钱不仅会推高物价,更会让不劳而获、不事生产变得理直气壮,这对经济与社会的长远发展皆为不利。

瑞士公民此次在不少人眼中投下了违反直觉的否决票,但事实上,类似的投票结果是反复发生的。以下简要列举一些瑞士近几年公投的例子:

2016 年 2 月公投,60% 反对票,否决 “禁止食品投机交易” —— 瑞士青年社会主义者的该倡议试图禁止食品、农产品在商品交易所中的投机交易,他们显然不理解这套金融体系的意义,幸好多数瑞士人觉得此倡议是可笑的。

2015 年 6 月公投,71% 反对票,否决 “征收遗产税” —— 反对遗产税方面已有大量的精彩论述,这种税只有处于 0 的水平才是合理的。瑞士联邦至今没有遗产税。

2015 年 3 月公投,92% 反对票,否决 “征收不可再生能源税” —— 瑞士绿党企图对石油、煤炭等不可再生能源加税以抑制碳排放,被瑞士人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2014 年 5 月公投,76% 反对票,否决 “最低工资标准” —— 最低工资标准名义是 “保护”,但实际是对技能水平较低的员工的歧视。在全球多地鼓吹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时,瑞士人清醒地投出了反对票。瑞士至今没有最低工资法。

2013 年 11 月公投,65% 反对票,否决 “限制企业高管薪资” —— 瑞士青年社会主义者组织倡议给高管薪酬设限,要求企业中最高薪水与最低薪水之间的比例不允许超过 12:1。这帮年轻人又一个可笑的提议。

2012 年 3 月公投,67% 反对票,否决 “6周带薪假期” —— 六个星期的带薪假期恐怕是很多人巴不得让政府强制实行的福利,不过瑞士人普遍深知这些福利理应劳资双方自愿协议,理智地将公权力拒之门外。

2011 年 2 月公投,56% 反对票,否决 “枪支控制” —— 瑞士诸多左翼政党联合倡议限枪,要求私人家中禁枪,并将枪支上缴军火库统一保管。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瑞士是持枪率最高、枪支最普及的国家之一,也是凶杀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从这些公投结果中,瑞士对市场经济的坚守、对资本主义的信奉、对自由的捍卫,都可见一斑 —— 这也正是操着德法意罗四种语言、以山地为主的内陆小国得以长期繁荣、富裕与和平的原因。

当然,瑞士不是完美的;瑞士央行也实行着荒诞不经的负利率(见旧文《禁钞战争 —— 愈加疯狂的金融实验》),瑞士民众也公投否决过个别好提案,譬如,完全准备金制和提升央行黄金储备(未来撰文论述为何这些是好事)。不过总体来讲,瑞士对自由的尊崇是数一数二的;著名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发布的 “自由度” 排行榜里,瑞士名列全球第 2;在另一个知名的 “经济自由度”(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排名中,瑞士列居世界第 4。

瑞士这个曾让我一度不解为何拉丁国名为 “无衬线字体联邦”(缩写:ch)的国家,它崇尚自由的传统大概源自其联邦建立之初衷便是基于众州互保的相对去中心化的有限政府,以及对私有产权的高度尊重。这或许塑造了大多瑞士人在社会主义、福利主义的诱惑面前表现出的极高的警觉性,他们对政府权力的扩张、对经济的干预与管制往往持防范的态度。

在过去几十年来许多欧美西方国家不断左倾的趋势下,瑞士是少数几个屹立不倒的自由堡垒。瑞士人未必都读过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但他们估计都明白一个道理:一个强大到足以给予你一切的政府,同时也强大到能够夺走你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