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党内政治生活是一篇大文章,要将这篇文章写实而不写虚,必须对准“靶心”集中解决好突出问题。

严肃党内政治生活须立足纪律性

党员都是社会成员,其党内政治生活并不是孤立封闭的,而是与其他成员的生活紧密相关,受其他社会成员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影响和作用。离开社会生活单独讨论党内政治生活,就会犯片面的形而上学的错误。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习俗习惯、道德规则。每个人出生后就归属于不同的社会共同体,并受到这个共同体纪律规矩的约束和限制。社会中的纪律规矩先于个人而存在。在成长过程中,个人不仅从社会中学会了语言交流、工具使用等生存技能,也懂得了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的规矩常识,潜移默化地接受了当时社会中普遍有效的纪律规矩。纪律就是约束,是对欲望的克制,也是对个体行为的规范。

纪律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社会事实,对每个社会成员都具有强大的约束力和控制力。这种约束常常是无形的,人们一般是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形下就自觉自愿接受了,并没有感觉到这种事实上的强制力。只有在自己的言行与社会发生冲突的时候,人们才会明显感觉到纪律规矩这种强制力的存在及其力量,如说出不礼貌的言语会遭受冷遇和批评,过于极端的行为会受到责罚和惩治。

组织性和纪律性是人类不同于动物的特性所在。每个人都会加入不同的共同体。只要有共同体的地方,就必然存在纪律。纪律是共同体为了保证其存在和发展并实现其目标,要求全体成员必须遵守的规则。除了家庭这个社会细胞,每个人还会接触或加入学校、医院、学会、政党等不同种类的社会共同体。社会交往的增多往往需要接触和加入更多的共同体,因而受到的纪律约束就越多。

世界上并没有不受约束的绝对自由,个人自由的实现和权益的保障必须建立在遵守纪律的前提和条件上。社会不可能满足个人所有的欲望,克制是个人立足社会而迫不得已的选择,因而每个人也有自己的纪律规矩,那就是自律。个人价值只有在共同体中才能得到体现。没有纪律和规矩的社会,没有彼此的克制和约束,冲突、矛盾、战争就永无停息,世界永无宁日,个人自由和幸福也就无法保障。

极端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个人主义等思潮鼓吹个人绝对自由、不受限制和约束,迎合人们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欲望,但这严重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给各类共同体发展都带来了麻烦和混乱。共产党员并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在市场化大潮之中,面对各种利益诱惑,难免受到一些错误思潮的影响。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必须同时净化社会舆论环境,对极端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个人主义等思潮予以有力批驳。

纪律性是测量党性纯度的“试剂”

政党是从事政治活动的共同体,加强纪律建设是政党扩大影响力、保持兴盛不衰的必备武器。世界政党发展史表明,唯有纪律严明的政党才能保持活力和生机。纪律性一旦丧失,政党就会蜕变,生存发展必然出现危机。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超过50多年,依靠的是一套严密的组织制度和纪律。古巴共产党在美国的长期封锁下压而不垮,其中的秘密在于党的纪律始终得到坚守。苏联共产党当年在艰苦条件下,在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侵略战争中,严明的纪律在党员中形成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后来其综合国力增强却出现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悲剧,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苏共党员没有遵守自己制定的纪律,背弃了党的规矩和传统,2000多万党员成了乌合之众,一盘散沙。

纪律性在政党兴衰中的地位和作用,可以说人人皆知,但之所以世界上仍不断有执政党丧失执政地位,这与党员党性缺乏具体衡量和检验标准有关。外敌入侵、饥饿贫困等危机时刻和环境容易增强党员凝聚力,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党性标准容易看得见,党性是十分具体的。但在舒适安逸的条件下,党员的历史责任感和忧患意识下降,纪律观念淡薄,党性纯度缺乏具体检验标准。随着投机分子的涌入,党性标准在利益面前模糊淡化。政党政治生活在不知不觉中被过成“套路”“程式”,空洞口号盛行,党员与非党员之间的身份差别慢慢消失,政党形象声誉受到玷污,影响力和号召力丧失,此类政党就必然面临巨大的失败风险。

我们党是靠革命理想和铁的纪律组织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严肃的党内政治生活是党的优良传统和独特优势。在正常的情况下,每个党员都会自然地受到其约束和影响。党员群体对优良传统的集体记忆越深刻,这种约束力就会越强烈,维持其影响和约束力的成本就越低。

在社会进化和发展的过程中,受到利益等多方面因素的冲击,任何优良传统都有被淡忘的可能性。强化党员群体对优良传统的记忆,尤其是增强新加入成员对优良传统的认同,除了宣传教育,必须借助纪律规矩的强力作用。因此,铁的纪律是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内容,也是党内政治生活得以开展并严肃认真起来的保障。

中国共产党是肩负神圣使命的政治组织,共产党员是有着特殊政治使命的公民。“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这是入党时每个共产党员的誓言和承诺,“自觉遵守党的纪律,模范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是必须履行的义务。共产党员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其纪律性标准不能低于一般公民。党员作为党的细胞,严守纪律是最基本的义务,应将纪律自觉作为言行标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努力使我国人民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人民,共产党员应该发挥先锋模范作用,率先自觉做有纪律的公民,在政治上讲忠诚、组织上讲服从、行动上讲纪律。

我们党是一个长期执政的、拥有8000多万党员的大党。在综合国力迅速增强,生活条件快速改善的环境下、要持续保持党的兴盛状态,让所有党员保持良好传统,纪律性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讲规矩是对党员、干部党性的重要考验,是对党员、干部对党忠诚度的重要检验。纪律性则是衡量党员党性纯度的“试剂”,理想信念强弱度、对党忠诚度、思想政治路线是否坚持、群众观念是否淡薄等党内政治生活状况必须通过纪律性这个重要的指标来显现。只有经常性地用纪律去衡量每个党员的言行,党内的优良传统才会不断得到强化和传承,严肃认真的党内政治生活才会持续得到保障。

着力解决党的建设中出现的新问题

经济社会的发展变迁,必然对党内政治生活带来巨大影响。党内政治生活是历史的,需要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概括提炼处理党内关系和整顿党风的新经验。如抓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必须全党动手,落实“两个责任”,关键抓住主体责任这个“牛鼻子”;从严治党,惩治的手决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要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抓作风建设;严明政治纪律要从遵守和维护党章入手,必须维护党中央权威,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防止和克服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本位主义,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决不允许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决不允许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打折扣、搞变通;必须遵循组织程序,重大问题该请示的请示,该汇报的汇报,不允许超越权限办事;必须服从组织决定,决不允许搞非组织活动,不得违背组织决定,等等。这些新经验应该转化为严肃党内政治生活的党内法规。

党内政治生活又是现实的,要适应新形势新发展与时俱进,提出当前体现时代特征的党的建设的任务和要求,着力解决党的建设中出现的新问题。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市场交换规则渗透到政治生活领域,党员干部中有的人公私不分,有的人精神缺“钙”,理想信念丧失。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依法治国取得明显成效,但党委会决定问题、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并未得到严格遵守,一些地方和单位“一言堂”、家长制现象严重,“一把手”违法违纪监督难的问题突出。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内容,正风肃纪,反腐惩恶,但一些党员干部不作为、慢作为让群众办事“找不着门”,严格执纪与深化改革的关系需要进一步理顺。《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是十一届五中全会总结历史经验、吸取“文革”教训,针对改革开放初期的党内政治生活实践提出的,有的规定已经过时。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党的建设实践发生了新变化,《准则》必须与时俱进,及时修订完善,将党内政治生活新要求新规定纳入其中。

纪律性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只有将纪律性要求具体化为实操性强的行为规范才会产生强大的力量,严肃党内政治生活才真正有保障。要将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民主集中制等党内政治生活准则要求与当前实际结合,扣准当前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要求。增强党内政治生活透明度,扩大党务公开范围,利用微信、微博等方式让党员更多了解党内政治生活。各级党委和纪委要定期检查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纪律规定的执行情况,向党的代表大会或党的委员会提出报告,锲而不舍把这项党的建设基础工程抓紧抓实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