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今天,英国脱欧公投382个投票区全部公布结果。其中支持留欧16141241人,占比48.1%,支持脱欧17410742人,占比51.9%。

出乎绝大多数人预料的是,脱欧派在此次公投中以微弱多数取胜。公投的结果决定英国将脱离欧盟。

一旦英国脱离欧盟,英镑必然下跌。反之,英镑将会上涨。英镑的表现反映了多数人对英国脱离欧盟的看法。

 

安生:英国脱欧–情理之中,预料之外-青年力

 

一般来说,市场领先于消息。从上周三开始,英镑稳步反弹。这意味着多数人(包括能获得内幕消息的消息灵通人士)均对英国继续留在欧盟持乐观态度。

显然,微弱多数决定英国脱离欧盟的公投结果出乎多数人预料。

英国一旦脱离欧盟,欧盟与英国之间人员和商品流通,都不能像过去那样随意。这必然导致双边贸易难度增加,贸易总量下降,经济不确定性增加,对外来投资的吸引力下降。与欧洲大陆和爱尔兰有紧密经贸关系的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地区,强烈反对脱离欧盟的原因即在于此。

不仅如此,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必然存在债务和债权同步堆积的趋势。任何经济贸易上的剧烈震动,都必然会导致经济前景不确定、投资下降、经济规模下降和大规模结算行为,进而诱发经济危机。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失去欧洲市场,英国经济下行后,再次复苏将更加困难。

英国政经高层,对此心知肚明。从英国政经高层的角度看,退出欧盟显然是弊大于利。

可以预期,退欧派在庆祝胜利狂欢之后,很快就要面临经济迅速下行的压力和惨淡的前景。

这是每一个理性的人都能清醒看到的结果。

但是,公投往往是非理性的。

冷静下来分析,会发现英国脱离欧盟既是预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英国作为相对发达地区加入欧盟,允许人员和商品自由流通,必然导致许多欧盟中相对落后国家的劳动力涌入英国寻找就业机会。这必然会压低英国本土劳动者的就业条件。这显然有利于资本,不利于劳动力。

一般来说,英国的中产以上阶级对其他国家移民和劳动者持相对友好态度,中产以下阶级则并不友好。这是因为,对前者来说,外来劳动力降低了本国的劳动力成本,对后者来说,外来劳动者直接压低了他们的收入和工作条件。

在经济繁荣期,这种矛盾并不突出,在经济萧条期,这种矛盾必然会以某种形式爆发出来。

众所周知,英国实行的是双轨制教育(即为平民子女准备的简单的玩玩乐乐的公立的素质教育和为统治集团的子女准备的私立的精英教育)。对接受素质教育的社会中下层来说,他们缺乏理性分析能力和长远的眼光,看不到离开欧盟对英国经济的潜在伤害和惨淡的经济前景,他们只能看到眼前欧洲其他国家的移民对他们就业的危害。

这次英国脱欧成功,在某种意义上,是英国精英统治阶层自作自受——全民公决的时代,社会顶层的精英通过长期愚昧的素质教育把社会底层培养成为被操纵的对象。这既有利于社会顶层精英操纵社会底层的政治选择,也为民粹主义者利用民间不满情绪提供了条件。这次公投的结果,显然是后一种情况。

(二)

英国脱欧,对欧盟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英国脱欧的示范效应,必然导致欧盟将面临一次严峻的考验。

英国存在的社会矛盾,欧洲内部同样存在。与英国类似,西欧各国加入欧盟,欧盟东扩之后,原西欧国家社会顶层的利益和底层的利益发生了分裂。对社会顶层来说,可以支配更广泛的人、财、物,可以从前东欧地区获得廉价劳动力。从社会底层来说,欧盟东扩显然压低了他们的生存条件。

不仅如此,欧盟各国之间,也发生了分裂。由于缺乏统一的财政,经济相对发达的、处于盈余状态的国家(比如德国)与经济相对落后的、长期处于赤字状态的国家(比如欧猪五国)之间的财政矛盾不断积聚。这种财政矛盾的直接表现之一,就是欧元始终半死不活。

由于欧盟的统一是建立在契约而不是暴力基础上的统一,也就难以形成强有力的中央政府抑制分裂势力。

这种统一没有暴力的强制性,无法平衡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的矛盾,难以强制各国在遇到困难时部分服从整体做出牺牲,也不能保证做出牺牲的各国在未来的得到必要的补偿。各国必然为本国利益争吵不休,欧盟必然是遇事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脆弱的统一体。

欧盟的结构,类似没有绝对权威的合作社。一般来说,合作社在一帆风顺的时期相对容易维持。但是,合作社在遇到困难、各种矛盾集中爆发的时期,如果成员之中缺少有足够权威又愿意为集体利益做出牺牲、处处起到表率作用的领头人,就容易解体——相对来说,分配损失比分配利益更容易导致内部分裂。

经济相对发达的西欧各国,大多实行西式民主政体,台上的政客受制于在野的政客,其推行的内政、外交政策,很难在关键时刻承担必要的牺牲。也就是说,欧盟内部难以产生有权威、为了欧盟整体利益不计较本国局部利益、处处起到表率作用的国家。

这就为欧盟内部在经济衰退、社会矛盾激化期,需要承担损失的非常时期,出现内部分裂埋下伏笔。

这种内在的组织缺陷,最终以英国脱欧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不仅如此,英国脱欧之后,短期内,必然导致要求欧洲分裂的力量抬头。

今天,欧盟走到了十字路口,分裂或者强化内部结构,这个问题被强行摆到了桌面上,不容继续拖延。

短期内,英国脱离欧盟,必然对欧盟经济产生沉重的打击。经济矛盾激化的时候,社会底层往往容易被煽动起来推动激进的政治、经济政策。在经济复苏乏力、难民问题无解、失业率居高不下、不满情绪积聚的背景下,欧盟能不能挺过这一劫,不好说。

不过,如果欧盟能渡过难关,随着英国脱欧以后各种经济恶果陆续出现,欧盟内部的凝聚力必然加强。毕竟,有一个反面教员在那里,想脱离欧盟的人,都会慎重考虑自己的选择。

考虑到这方面,就会知道,这次危机很难轻易解决。

(三)

这次公投极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不利的影响。

短期看,欧洲经济将陷入动荡期。这显然不利于中国对欧洲的商品出口,对欧洲投资,以及吸引欧洲投资。

中期看,欧元和英镑将承压下跌,这必然不利于中国同类商品与之竞争。

长期看,欧盟分裂以后,不确定因素增加,中国资本通过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向欧洲扩张的过程,很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从金融角度看,英国脱离欧盟,将增大人民币贬值和国内资产价格下跌的压力。

在欧元、英镑贬值,美元、日元相对升值的时代,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还是贬值,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首先,欧元、英镑贬值,必然导致欧洲资产贬值,因此中国外汇储备中,欧元、英镑资产必然贬值。以美元计算的外汇储备,在无形之中,就会承受巨大损失。

其次,如果人民币坚持与美元保持相对稳定,那么必然不利于向欧洲出口商品,也不利于与欧洲商品竞争。理论上,人民币与美元保持相对稳定有利于中国资本收购欧洲资本,现实之中,由于欧洲经济极有可能将面临长期下滑,这种收购将是风险极大的。

再次,如果人民币选择相对美元贬值,相对欧元、英镑升值。那么人民币相对美元必然形成贬值压力。在国内房地产泡沫居高不下、股市半死不活、实体产业凋蔽的时代,这必然刺激资本外逃。

最后,对国际游资来说,任何不确定因素,都要极力回避。与其留在中国,担忧人民币的两难选择,不如选择以美元作为避险资产。

事实上,今天的人民币的走势也说明了这一点。

 

安生:英国脱欧–情理之中,预料之外-青年力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英国脱欧成功,人民币就是池鱼。

不仅如此,如果人民币下跌形成趋势,那么国内的股市和楼市也将难以维持。

在全球大多数地区实体凋蔽,金融暴走,创新无果的时代,英国脱欧公投,很可能成为新一轮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的起点。大多数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现有的经济、政治格局,都可能面临严重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