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某体制内网站把韩某、柴某等网络大V称为意见领袖,于是随手写下这篇文章。另悉,据传中纪委已经进驻该网。原因与21世纪一样。话说,左派和五毛多是野生的,家养多是推墙、沉船的,这也是一大奇观。

网络大V(以下简称大V)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兴事物,有必要正确认识。

大V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互联网传播的必然结果,出现与成名离不开幕后的商业推手。理论上,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实际上大多数声音都被其他人的声音淹没。为了获得足有的网络影响力,一些大V不择手段增加粉丝。他们增加粉丝的过程,离不开商业运作。

最简单、最低级的方法是花钱买粉。每一个拥有新浪微博的人都经常接到这样的广告:15元1万粉丝。按照这种模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只要投入750元的成本就可以成为拥有50万粉丝的大V。当然,这样的大V没有多少真实的听众,只能唬唬人,吸引其它网民当粉丝而已。

高级一些的是花上一些钱,利用网络公司炒作焦点话题,让自己一夜成名。郭美美、干露露、“干爹为其砸钱”的模特一夜成名,都是秦火火、立二拆四运作、包装的结果。难道只有只有郭美美、干露露利用秦火火、立二拆四为自己包装,只有秦火火、立二拆四干这种勾当吗?显然不是。这种运作模式很可能已经发展成为成熟的产业链。

更高级的大V与媒体结成互利互惠的关系,媒体利用置顶、推广、加精、转发、讲座、出版、见面会、采访、访谈、担任嘉宾等手段对其进行炒作、包装,大V为媒体利益服务。这种过程与当年境外电影公司捧红明星大同小异。今天,媒体种类更多,彼此合作更频繁,日益趋向垄断,一些被其它媒体捧红的名人,很容易变身大V。失去媒体的支持,这些人很快就会销声匿迹。他们成也媒体,败也媒体,自然唯媒体意志的马首是瞻。他们不过是媒体董事会的宣传工具。

最高级的大V拥有广泛的人脉和大量社会资源。他们的一举一动,可能对社会进程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些人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拥有大量粉丝。这些人成为大V不需要商业推手,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控制商业推手的人。如果他们性格低调,完全有资格在幕后操纵,而不必在前台演出。他们成为大V,是为了玩票。

除此以外,巴结成名的大V,和他们互吹互捧,受其它名人提携,也是一种增加粉丝的成名手段。这些被提携者,自然要看提携者的眼色。

这些大V传播的内容未必是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更多的时候往往是负能力,许多时候甚至是谣言。

多数大V成为名的目的,是为了追求经济利益。拥有足够真实粉丝的大V,如同电影明星,可以通过代言、软广告等方式获得大量的商业利益。成名的大V转发一次广告,可以获得数万元的收入。只要有足够的经济利益,必要的时候,他们也可以敲诈。对多数大V来说,他们追名是为了逐利。只要能获得经济利益,其它都可以不考虑。他们为钱说话,哪怕这些钱是赃款,甚至可能是来自敌对势力的资助。

即使这些大V自己有良知,也要屈服于幕后推手的压力。除了极少拥有广泛人脉和大量社会资源不需要幕后推手的大V,多数大V都要顺从幕后推手的意志。不论这些推手是网络水军公司、媒体、赞助人、还是其它粉丝更多、提携自己的大V。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推手同样不考虑社会效益,也是以获得最高经济效益为目标。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为了产生轰动效应吸引眼球,吸引粉丝,大V和他们幕后推手,经常制造一系列网络热点事件。这些轰动事件,往往内容低俗、扩张、离奇,甚至不惜采用造谣的方式,树立攻击对象,无中生有编造故事,恶意造谣,抹黑中伤,煽动读者情绪。比如:秦火火宣扬“谣言并非止于智者,而是止于下一个谣言”;“7·23”动车事故发生后,秦火火、立二拆四故意编造、散布中国政府花2亿元天价赔偿外籍旅客的谣言,两个小时就被转发1.2万次,挑动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再比如他们编造雷锋生活奢侈情节,污称这一道德楷模的形象完全是由国家制造的。

考虑到以上三点,就不难理解弘扬正气,传播正能量,根本不是大V们考虑的范畴。希望他们弘扬正能量,推动社会积极健康发展,无异与虎谋皮。

大V是商业运作出来的网络平台宣传工具,不过是以人名命名的网络播音频道,并不代表真正的民意。市场经济条件下,任何商业行为都会在资本的推动下出现垄断现象,大V不过这种规律在网络传播途径的具体表现。

网络上,许多大V传播的内容既无正能量,也无知识性。现实之中,许多大V文化素质极低,修养极差,生活极不检点,嫖娼、卖淫、诈骗、赌博、吸毒、滥搞婚外情,多毒俱全。每次公安机关扫黄打非,都会有大V被戳穿画皮。现实生活中,每一个正直、善良的人,都会对身边这样的人敬而远之。这些人能够成名,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粉丝,无非是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商业运作、包装的结果。

大V的言论往往压制其它数量更多自发的言论。这就如同在拥有扩音器的人能够压制其他大多数人的声音一样。虽然许多人认为大V言论不妥,或者对大V的言论不满,提出异议,但是他们的声音注定难以传播、汇聚,进而与大V的言论抗衡。表面上,网络舆情在大V的影响下一边倒,实际上有大量不同的声音被压制。还有更多的人因为知道自己的声音不能远播,所以选择作“沉默的大多数”。比如:在被公安机关拘留以前,虽然有网友称秦火火、立二拆四为“水军首领”,并送其外号“谣翻中国”,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应该正确认识到,一些牛气冲天的大V不过是商业运作的结果。他们的声音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仅此而已。他们的声音未必是他们自己的声音,也未必是民间的声音,更多的时候是金钱的声音。他们未必代表民意,也未必乐于传播正能量。若把大V的言论当做民意,刻意忽略“沉默的大多数”,这样的网络舆情必然有严重误导和不良倾向性。许多大V在成名过程中不择手段,在成名之后劣迹斑斑,没有必要把他们当做意见领袖,舆情代表,甚至奉若神明。否则,必将起到极其恶劣的示范效应。如果以他们的言论影响政府的决策,则难免陷入瞻前顾后、进退失据的境地。把这些大V当做舆论领袖,听不到群众的声音,是不肯真正深入基层,走群众路线,脱离群众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