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2日,文登青年侯聚森在校园门口遭到千里迢迢奔赴文登的4名外地青年的围殴。在围殴过程中,4名外地青年使用了辣椒喷雾器和甩棍。

根据文登警方公开的说法,事件的过程是这样的:2013年以来,侯某某与梁某某、陈某某等人经常在网上发表不同言论,进而形成纷争、谩骂,并经常在网上互称要和对方见面“理论”。案发前,梁某某、陈某某、张某某、张某某等4人来到文登,梁某某同时准备了甩棍等作案工具。案发当日上午,陈某某数次通过QQ约侯某某见面“理论”,侯某某均作出见面“理论”的回应;13时40分许,侯某某同孙某(男,20岁,系侯某某同学)等人员从文登师范学校校内走到校门口,侯某某先与陈某某互殴,后梁某某、张某某、张某某、孙某等参与斗殴,致侯某某、张某某轻微伤。

文登警方的处理结果是:对陈某某、梁某某分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侯某某、张某某、张某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对孙某处以行政拘留七日。其中,梁某某、侯某某、张某某因年龄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初次违反治安管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一条第(二)项,行政拘留不执行。

换句话说,千里迢迢带着辣椒喷雾器和甩棍奔赴文登寻衅打人的4人,只有陈某某被行政拘留15天。侯聚森和侯聚森的同学孙某,因为“互殴”也被判处刑事拘留。侯聚森因为年龄不满18周岁,拘留不执行。不过,他的同学孙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年满18周岁,所以要被拘留7天。

使用甩棍打破侯育森的头部的行凶者“风车下的郁金香”(梁某某),被文登警方释放后,得意洋洋,态度更加嚣张。他不但在其空间晒侯聚森头部伤痕和其使用的凶器甩棍的照片,还留言:“顺带一提,你侯聚森的狗头就是你港爹我开的瓢。”

表面上看,文登警方的处理似乎是公道的。双方口角,打架,各拘留一人,各打五十大板。

在文登警方的说法中,始终回避一点,侯育森与4名千里迢迢带着辣椒喷雾器和甩棍赶来的打人者之间的纠纷的起因究竟是什么?是财产纠纷?是对明星偶像的看法?是家仇私愤?是网上偶尔口角?相距千里之外的几个人,究竟有什么仇恨,要戴上辣椒喷雾器和甩棍等凶器,千里奔袭?

对此,文登警方轻描淡写地描述是——“2013年以来,侯某某与梁某某、陈某某等人经常在网上发表不同言论,进而形成纷争、谩骂,并经常在网上互称要和对方见面‘理论’”。

所谓的“不同言论”究竟是什么?文登警方语焉不详。

但是,有好事的网友,把这些所谓的“不同言论”翻出来了。双方在涉及中国国体、政体的观点上,长期冲突。侯育森属于支持目前国体、政体的一方,另一方则是坚决反对目前国体、政体的一方。原来,所谓的双方的观点冲突,可以认为是一方支持目前的国体和政体,另一方反对目前的国体和政体,甚至颠覆现政权。

这是涉及国家现政权存亡的根本问题!

那些不能容忍侯聚森的观点的人,并没有把冲突局限于口头,而是把对目前的国体和政体的仇恨,转化为了街头暴力。于是,带着凶器千里奔袭——在某些公知看来,他们这是去找侯育森“理论”。人多势众,带着凶器,千里迢迢,只为了理论,这真是奇葩的解释。

这些人实践了“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要用辣椒水和甩棍让你闭嘴。”完全有理由相信,一旦这些人有机会,他们会把侯聚森那样和他们观点不同的人,“吊灯杆,杀全家。”

侯聚森显然对这4个人的决心和准备缺乏警惕,只带上一位同学就去找他们理论。于是,被打得头破血流。——如果侯聚森对此早有准备,带上20名、30名同学去为自己站脚助威,这些同学也装备甩棍和辣椒水。那么双方也许止于口角、谩骂,便不会给文登警方添麻烦了。

很显然,双方冲突的起因,并不是私仇,更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是涉及国体、政体等国家根本问题。

如果国家机器不维护国家国体、政体,回避对国体、政体的观点冲突已经演化为街头暴力的事实,逃避维护国家政权稳定的根本职责,这样的国家政权还能存在多久?

这些千里奔赴文登的年轻人,不过是反对现有国体、政体的政治势力蛊惑、操纵的马前卒。出现这样的年轻人并不新鲜:长期以来,尤其是文化产业市场化以来,金钱在意识形态领域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媒体宣传把镜头对准资本主义世界发达国家的塔尖。于是,许多人只看到金字塔尖的生活,看不到绝大多数的塔基。他们看到美国,看不到拉美;看到美国中产,看不到美国穷忙族;看到拉美大地主,看不到贫民窟中的穷人——虽然后者远远多于前者。他们梦想自己和前者一样生活,却不知道一旦改变现有的国体、政体,采取西方制度,他们只能像绝大多数资本主义社会的塔基一样苟活。另一方面,媒体长期扭曲共和国的历史,尤其是前三十年的历史——解放后的历史,一切都是派系、宫廷斗争,外加无尽的民间灾难。使年轻人认为现存国体、政体除了制造灾难,没有任何功绩。因为金钱在意识形态领域长期不懈地颠覆性的宣传,所以许多涉世不深、缺乏思辨能力的年轻人对西方国体、政体无限敬仰、向往,对现存国体、政体充满仇视,希望现政权尽快垮台。一些境内外反对现有国体、政体的政治势力,支持、操纵、怂恿这些年轻人,成为这些年轻人的幕后指挥。

“文登722事件”是一次划时代的事件。这次事件标志着对现政权的观点冲突,已经从网络、口头冲突正式演化为了街头暴力。这些年轻人开始突破底线,试图有组织地使用暴力手段,镇压现政权的支持者。

在反对现有国体、政体的势力已经开始尝试突破底线采取暴力,搞街头政治的时候,本应捍卫现政权存在的暴力机器却采取了貌似中立的态度逃避职责,这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当涉及国体、政体的观点冲突演化为街头暴力时,如果国家机器如果采取中立态度袖手旁观,那么小规模有组织的街头暴力很快就会演化为大规模有组织的街头政治,最终进化为颜色革命。西亚、中亚、乌克兰等国的颜色革命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有理由相信,反对现有国体、政体的政治势力,在使用武力彻底镇压支持现有国体、政体的民间力量后,并不会到此为止。他们必然会进一步挑战国家政权。那时,就是街头政治进化为颜色革命的时候。

许多给文登警方处理“文登722事件”的方式点“赞”的人,其实就是前些天为警察被杀叫好的人。他们支持的不是文登警方,他们支持的时文登警方对他们的暴力行为采取袖手旁观的处理方式。可以相信,条件合适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对任何阻碍他们推翻现政权的力量采用暴力,其中也包括他们今天支持点“赞”支持的文登警方。

一旦发生颜色革命,现政权的存亡,便寄托于国家机器的立场。这时,对国家机器来说,并不存在中立的选项。国家暴力机关袖手旁观,其实就是不中立,就是骑墙观望坐视现政权被推翻。

资本主义国家警方在类似情况下,往往迅速采取果断行动,立即扑灭任何反对现政权的街头政治。看过美国警方怎么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读者,都不会怀疑这一点。即使“占领华尔街”运动参与者们没有任何反抗,美国警察也会毫不留情地使用警棍、催泪瓦斯。

历史的必然,总是通过偶然事件表现出来。

经过“文登722”事件,境内、境外反对现有国体、政体,暗中蛊惑、支持、操纵、怂恿这些年轻人的势力,他们的胆子将越来越大。

他们没有立即采取颜色革命的原因,无非是在加大反对现存国体、政体的宣传力度,进一步积蓄力量、等待更合适时机。他们等待的时机,就是经济大幅下滑,就业困难。那时,类似“文登722”事件中,仇恨现政存国体、政体,并不惜使用暴力的年轻人(比如那位嚣张“风车下的郁金香”),将越来越多。《纸牌大厦》分析过,经济迅速下行的时期,社会矛盾激化,右派觊觎政权,社会冲突加剧。对境内外反对现有国体、政体,希望推翻现政权的势力来说,那就是时机成熟,可以在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时候。

大批年轻人被蛊惑、操纵,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中国离颜色革命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