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户人家把产业全权交给管家处理,管家借机发家,大户人家就此败家。管家贪占东家的财产以后,还要伺机谋害东家的性命,意图彻底霸占家产。这是我们在小说中经常读到的情节。

《水浒传》中的卢俊义和他的管家李固的恩仇,就是典型案例。小说中,卢俊义把一切家业都委托给李固。他认为自己是李固的救命恩人,李固决不会背叛自己。最终,李固不但要占有卢俊义的家产和妻子,还要害死卢俊义。

国企改革,也要小心这样的情况,绝不能像善良的卢俊义一样“大撒把”。否则,必然引发利益输送、国有资产流失和私有化的狂潮,进而危害国家政权稳定。

现在,有些人提出,国企改革就是由国家保留所有权,把国有企业的核心权力交给董事会;国有股权变成优先股,不干涉企业经营权;董事会中外来董事要占多数;董事会实行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经理层经营高度自主,法无授权任何政府部门和机构不得干预;国家对国企的管理,从以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管好资本回报即可;该管的不缺位,不该管的不越位,让国有企业成为自觉履行社会责任表率。

这种改革思路,简单说起来几句话,国家把企业经营权全权交给董事会;董事会大多数成员来自民间,削弱国家对董事会的控制;外人无力干涉董事会的经营;国家负责企业收益,多余的不要管。这种思路,其实就是让国家对企业“大撒把”,让外来的董事会“承包”国企。这样的国企改革与卢俊义把全部家当委托给李固无异。在这样的股份制企业中,国家名义上是国企的大股东,真实地位与散户无异。如果这种思路付诸实施,落实为具体的政策,国家就会彻底失去对国企的控制。

这样的改革一旦连续推行三五年,必然造成两个趋势:一是少数人垄断国企经营权迅速暴富、多数社会成员陷入贫困;二是国家失去对国企的控制,政权基础被彻底动摇。酝酿巨大的社会灾难,具体将产生七方面的恶果:

第一、国有企业经营权将被极少数人垄断。按照他们的建议,董事会多数是外来董事,实行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经理层经营高度自主,法无授权任何政府部门和机构不得干预。也就是说,谁有钱谁进董事会。考虑到国企的体量和股东的出资能力,一般人民群众,甚至国企普通员工均无缘进入董事会,无法对企业经营施加任何影响。事实上,只有七类人能进入董事会:1、国家指派的董事长;2、全国各地大小开发商(比如,王建林、王石、潘石屹)或者其他官商勾结发大财的特殊集团(比如,郭文贵、赵晋、刘汉、刘迎霞);3、马云、马化腾之类,有人有意扶植的民间资本巨头;4、有外来资金支持的买办集团;5、现任管理层的亲友;6、国企的董事会成员利用自己控制的企业利润发财以后,以私人名义进入其它国企董事会;7、由董事会现有董事从职工中选择的,受现任董事会其它成员操纵的傀儡。这样的董事会成员结构和组织规则,既不受国家的控制,也不代表广大人民。对于这样的董事会做出的决议,政府部门和机构很难干预,一般民众就更不用说了。

第二、各类基本生产生活必需品价格飞涨。现存国企往往资本量巨大,涉及自然垄断性行业,产品多为能源、食品、水务、电力、交通、金融、基本原材料等生产生活必需品,是全社会的经济基础的核心部分,是国家的经济命脉。要这样的企业产生巨额利润,一点不难。把这样的企业交给唯利是图的董事会,单纯考核企业收益,那就是包税制!董事会一旦控制这样的企业,必然利用资本优势和垄断地位,榨干其他所有社会成员。每一个不想回到中世纪生活的社会成员,都只能默默忍受压榨。如果我们没有忘记教育、医疗、住房的市场化改革以后,教育、医疗、住房等基本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的话,就会知道把控制国家经济命脉的国企交给来自民间的唯利是图的董事会以后,将会出现什么局面——那时,能源、食品、水务、电力、交通、金融、基本原材料价格将全面上涨,人民群众和中小企业的负担必然急剧增加。现在,住房公积金和医疗保险已经成为中小微企业交给房地产集团和医疗集团的沉重的贡赋。未来,他们的负担将更重,经营将更加困难。

第三、国家将迅速失去对国企的控制权。贪欲是无止境的,即使能获得巨额利润和分红,也难以满足来自民间的董事会的贪婪。如果我们没有忘记当年那些搞承包、租赁的中小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最终化公为私、化为乌有、管理层暴富的结局的话,就会知道国家交出核心管理权,只监管资本会导致什么后果。董事会在经营过程中,完全可以利用经营行为,通过关联交易、利益输送,轻而易举地转移国有资产。当年,许多国企人为经营亏损,然后折价卖给个人,购买者往往就是原先的管理层。还有一些国企,经过承包、租赁过程,由大变小,最终破产倒闭消失。与此同时,一些由原管理层或其亲友经营的类似的企业却由小变大。这些国企倒掉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管理层利用自己的经营权不断从这些国企中抽血,给自己或亲友经营的企业输血。正常情况下,倒闭的企业现金流枯竭,所有人都变穷,工人被裁员,管理层也必然破产、失业。当年的承包、租赁显然不是这样:管理层故意让企业经营亏损,或者吸干企业,然后或者以亏损为名推动企业改组改制,或者把让企业破产倒闭销尸灭迹。最终管理层一夜暴富,工人滚蛋回家。

第四、贫富差距迅速将迅速扩大。民间董事进入董事会的目的是为了赚取更大的利润,怎么可能为国家、人民利益服务?外来股东显然不比国家控制的董事长更有良心,更无私,更为人民服务。他们进入国企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获得利润,他们的任免不由国家控制,所以他们有更大的动力和便利,借管理、经营之机为自己谋私利。董事会的做法,必然是在短期内利用国企的地位迅速聚敛财富。与之对应的,是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生活水平被压到最低点。这时,所谓的监督必然流于形式。这些企业拥有巨额资本,提供垄断性产品。要盈利要保持国有资产增值,董事会可以涨价,民间必然苦不堪言。国家要平息民间的怨言,董事会可以搞亏损。要么是民怨沸腾,要么是国有资产流失,国家左右为难。唯一不变的是董事会利用经营权,聚敛财富。那时,整个社会形成尖锐的社会金字塔,塔尖是拥有足够资本,有幸进入董事会极少数人,塔基是其它社会成员。能否进入董事会成为人生命运的转折点——谁能有幸进入董事会,谁就能一步登天;反之,将世代难以翻身!社会矛盾必然一触即发。各种邪教、极端势力必然利用底层陷入绝望状态,需要心理依靠的时机,迅速扩张。

第五、经济急速衰退。一方面,由于贫富差距扩大,内需不足,中小企业销售不旺,不堪重负纷纷破产,大批劳动力失业。另一方面,国企的董事会必然不思进取。董事会关心的,不是如何发展生产,而是如何尽快利用其经营权,提高生产生活必需品价格,谋求利润,化公为私,转移财富,扩张私人资本,以图不断吞下更多的国有资产!这是一个拆毁大楼卖钢筋的过程。与发展生产相比,大规模迅速侵吞国有资产,发财更快,风险也更小,是更加迅速致富的手段。当年的承包、租赁改革,极好地诠释了这一点。这些管理层在霸占资产后,为了保住战利品,规避追究,往往迅速折价变现,移民海外或者去大城市当寓公。最终,全社会的经济基础从此被彻底毁灭。

第六、国家必然面临财力枯竭的局面。这是因为管理层把利润转移海外,即不上缴国家,也不纳税,导致国家企业经营利润下降,税收困难。届时,人民的基本社会福利将无法保障,公务人员将难以发薪,人民武装将难以维持。那时,国家很可能不得不采取了压缩基本福利、裁员、滥印纸币、抛售国有资产等政策维持基本财政平衡,导致经济进一步恶化。

第七、少数人必然得陇望蜀,觊觎政权。所有权与使用权是密不可分的。不能否决使用权的所有权,没有任何意义。某甲的财产,某乙随便支配,法无授权某甲不得干涉,那么这些财产虽然名义上属于某甲,实际上与某乙的财产无异!这是很浅显的道理。自己不干涉别人对自己财产的支配,怎么维护自己的权利,别人怎么可能尽义务,负责任?这样的经营行为,怎么可能做到权利、义务、责任统一?支配者希望永远占有财产,所有者则希望能够重新享有所有者应有的权利,两者必然发生冲突。这时,支配者往往先下手为强。李固陷害卢俊义欲置卢俊义于死地的原因即在于此。历史上也是如此——皇帝一旦把全部权力委托给大臣,就离被篡权不远了。最终,那些通过国有资产流失、私有化发大财的人,为了逃避追究,扩张权力,必然会伺机进一步毁灭国家、颠覆政权、背叛社会主义路线!

习总书记说过: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是推进现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要坚持国有企业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地位不动摇,坚持把国有企业搞好、把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做优不动摇;对国有企业要有制度自信,深化国企改革要沿着符合国情的道路去改;要搞好经济、搞好企业、搞好国有企业,把实体经济抓上去。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要有利于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

国企改革是为了增强实力,是求贤任能、招兵买马、扩充队伍,而决不是要引狼入室、开门揖盗、大权旁落、拆散队伍、自废武功、散伙不干。大撒把式的国企改革,显然违背这样的目的。

把国企的核心权力都委托给董事会,董事会成员多数是外来成员,国家很难干涉董事会、人民群众很难进入董事会,法无授权不得干预董事会……这些人的改革思路可以归结为一句话,国家放手,让民间资本控制董事会,承包大型垄断国企。这是现代版的“大家(指皇帝)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

我们不禁要问,这些人提出这样的改革思路,究竟是为了给予企业更大的自主经营权,还是为外来股东侵吞国资大开便利之门,为国家和人民维护自身利益设置障碍?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提出这样的改革思路的人,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改革思路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吗?他们不知道大户人家管家篡权的常识吗?他们忘记了当年承包、租赁改革的教训吗?他们不知道苏联、俄罗斯国企改革,制造寡头,酝酿灾难的事实吗?

这样的改革思路不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改善人民生活,增强综合国力,而是要彻底摧毁人民民主专政的经济基础,毁灭共和国!

国企改革的目的决不是为了给极少数人大盗窃国的机会!这样的改革,党中央和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决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