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相比TPP,美国压缩货币供应,压缩信贷规模,使生产循环触碰到信贷供给上限,诱发金融危机,对中国威胁更大。】

安生:美国用SDR诱惑中国放开资本项-青年力

只要人民币与美元自由兑换,中国试图维持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稳定,那么中国的货币政策就不得不随着美国的货币政策走。这是“蒙代尔不可能铁三角”的现实应用。即外汇自由兑换、汇率问题和货币政策独立不可能同时存在。三者之中,只能选择两项。

具体说来,如果美国收缩美元供应而中国不收缩人民币供应,那么人民币相对美元必然出现贬值的压力,这种压力会刺激资本外逃,最终导致人民币事实上收缩货币。如果人民币贬值,除非一次性贬值到位,否则还是会出现资本外逃,造成事实上的货币收缩。

实际上,即使美国不直接收缩货币,仅仅放出要收缩货币的风声,也会导致全球货币供应趋紧,给中国造成巨大的压力。

为了避免人民币汇率相对美元剧烈波动,诱发资本外逃和金融危机,中国消耗大量外汇储备维稳人民币的汇率。这样做的代价,一是外汇储备不断下降,二是在美元升值的背景下,导致海外商品倒灌,使国内企业经营更加困难。

4万亿的后遗症和美国收缩货币的风声使中国金融和制造业压力异常巨大。

美国收缩货币难道对其本国经济就没有影响吗?显然有,尤其在美国经济半死不活的时候。不过,如果我们知道美国在里根时代曾经收缩货币导致国家油价下跌,苏联贸易盈余下降,最终赢得冷战的话,就会知道金融战比热战廉价得多,安全得多,收益也高得多。从美国金融资本的角度看,打这样一场金融战,是很值得的。

何况,周期性加息,本来就是美国金融资本周期性收割世界的手段。每次美国升息,其他国家都被迫收紧货币,都会发生经济危机,一些国家还会发生债务危机或者货币危机。这些国家的资产价格都会暴跌,美国金融资本便可以趁机廉价收购股份,控股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

不过,要大规模资本外逃,还需要彻底打开资本外逃的渠道,这需要中国主动开放资本项,让资本可以自由流动。这有两个作用:一是鼓励资本外逃,诱发金融危机,让人民币和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暴跌;二是在中国发生金融危机以后,境外资本杀回来,以极低的价钱(或者说地板价)收购中国的资产。

如何让中国主动放开资本项?中国是核大国,胁迫是不行的。这需要采用诱惑的手段。

这个诱饵就是加入SDR.这个诱饵让中国产生可以搭美国的便车,借用美军搭建的美国金融资本的平台向世界范围推广人民币,建立属于中国的金融资本平台的错觉。美国金融资本在用一根虚假的胡萝卜,即人民币在SDR中的虚席,诱惑中国开放资本项。一旦中国放开了资本项,发生了严重的金融危机,是否还给予中国这根胡萝卜,保留人民币在SDR中的虚席,就看美国的意思了。那时就很难说了。

如果中国像日本那样被彻底整合为美国的附庸,那么就可能保留人民币的虚席。否则,就很难保留。考虑到中国的潜在实力和体量,后一种可能性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