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租宝出事了。

这只是一个起点,绝不是终点。

拙作《纸牌大厦》中分析过,市场经济条件下,由于存在博弈能力的差距,垄断大量财富(或政治权力)的少数人制定市场交易的游戏规则,大多数人必然接受游戏规则,所以财富必然向少数人手中汇聚。与之对应的,是其他社会成员丧失财富。

在信用时代,大量财富其实是债权,比如银行贷款。极少数人积累债权的同时,必然对应另一批人无非偿还债务,也就是无法按期偿还贷款。

因为财富单向汇聚,所以这些人最终必然无法偿还贷款,迟早将倒闭破产。债务人资产清算,资产所有权转移,不能覆盖的债务由银行承担。债权和债务的湮灭,这就是经济危机时期的金融危机。

如果他们不想宣布破产,就要想法拆兑现金,或者拆东墙补西墙,或者寅吃卯粮,或者沿门托钵地四处借高利贷。所以,金融危机时期,也是高利贷最旺盛的时期。还不上高利贷的,往往人间蒸发。当然,还有一些人根本就没打算放高利贷,只是想法设法筹措一笔钱,然后直接人间蒸发。

所以,金融危机时期,是贷款需求最旺盛的时期,是债权靠不住的时期,是现金为王的时期,是高利贷横行的时期,也是金融诈骗最多的事情。

总之,如果债务人的财产不能全部抵偿债权的话,必然有一部分债权被作废。被作废的,自然往往是弱者的债权。那些贪小便宜,贪图高利诱惑、有几个零钱,把自己零钱交给别人去打理的人,最容易成为牺牲品,接飞刀。

这是每一个手里还有点小钱的人都应该捂紧腰包的时期。但是,大多数社会中下层,往往禁不住诱惑,在权威媒体、知名人士的鼓动下,把自己那点小钱拿出来,最后血本无归。

这种时期,简政放权,减少审批,大搞金融创新,减少对企业的监管和营业资格审查,会有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放要放得开,管要管的住”,那是没有可操作性的正确的废话!

不想让这种危机暴露出来,又不想触动顶层利益进行贫富调节,就要不断灌水。让顶层继续积累财富,让其它社会成员继续积累债务。如果因为外在原因或者通胀、泡沫等内在原因不能继续灌水,那么这种虚假的繁荣就到了破灭的时候,也就是危机暴露的时候。

e租宝的破灭,就是这几种作用综合叠加的结果。

由于经过前几年为了维持虚假的繁荣肆无忌惮地放水,现在不能再大规模放水,所以必然有大量的债权和债务要湮灭。这种时期,必然有很多或明或暗,公开或私下的高利贷存在。

可以说,绝大多数金融创新,都是在玩高利贷,庞氏骗局,甚至集资之后人间蒸发的老把戏。

涉足这些业务的企业或个人,必然不惜重金疯狂吸纳资金。这些人与中专文化的吴英没有本质差别,都是利用高息集资。不过,更舍得花钱在权威媒体做广告,外加披上互联网金融的外衣而已。

少杀一个吴英,鼓励无数效仿者。这些效仿者打着相应号召,全面创新的旗号,做着和吴英一模一样的事。当然,他们的把戏的最终结果,也必将和吴英类似。

这些金融机构在裸泳,没有让大家看穿他们没穿泳裤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还没有退潮。现在退潮了。e租宝是第一个暴露出来的裸泳者,如此而已。

经济萧条,什么样的投资都不赚钱,除了高利贷谁能支付那么高的利息?那些高息揽来的资金最终必然辗转汇入高利贷的洪流。最终几乎所有的债权都将靠不住:土豪死于信托,中产死于理财,卢瑟死于P2P。

各种金融创新倒掉以后,下一步就是商业银行。

如果那些贷款者把财产转移到亲属名下,然后宣布破产,彻底赖账,那么最终必将拖累银行。这是下一步的事情。

这种事情并不新鲜。两年前,东南沿海某市发生过草根民营企业家们,大规模的彻底赖账现象。整个社会集体逃废债务,千亿数量级的不良贷款扔给银行。实践证明,这些草根民营企业家们的道德标准,并不比其他社会成员高多少。

如果央行不插手,按照银行破产条例办,那么必然有一大批中小银行倒掉,届时只有国有或者国有参股银行是可靠的。如果央行插手,大规模打捞中小银行,那么人民币的汇率就要损失更多,物价也会上涨很多。

当然,那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

e租宝是暴风雪来临时落下的第一片雪花,绝不是最后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