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朝鲜半岛一声响-青年力
 

(一)

1月6日,9时30分01秒,中国地震台网监测到朝鲜发生一次震级为4.9级、震源深度0公里的地震,并注明“疑爆”。发震地点是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所在地。

朝鲜中央电视台于平壤时间当天中午(北京时间11点半)播出“特别重大报道”,宣布朝鲜进行了氢弹核试验。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坚决反对。美国白宫说,美国对朝鲜6日核试验进行的初步分析结果,与朝方宣称成功进行一次氢弹试验的说法“并不符合”。随即,各方质疑朝鲜氢弹爆炸成功的消息是否可信。最大的疑点是朝鲜核弹当量仅相当于普通原子弹(铀弹或钚弹),远远小于氢弹正常水平。

核武如登天,一步一重天。铀弹难在同位素分离,即获得足够数量的武器级铀。钚弹难在加工烈性炸药同时引爆,形成猛烈而均匀的内爆。氢弹难在设计内部构造。截至目前,氢弹构型只有两种:美国“泰勒-乌拉姆构型”和中国“于敏构型”(有说法甚至认为“于敏构型”并不存在,因为氢弹构型是超级机密,所以无法证明这种说法的真伪)。核国家中,成功引爆氢弹的只有五个核大国。许多核门槛国家(如印度、以色列、巴基斯坦),仅仅拥有铀弹或钚弹,未能成功制造氢弹。

从爆炸威力和制造难度考虑,朝鲜成功爆炸氢弹的可能性不大。

朝鲜在经济极度困难时期,不惜血本不断研发、升级核武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朝鲜研发核武器对中国利益有何影响?如何因势利导?

这是大家关心的问题。

绝大多数情况下,核武器的目不是使用,而是威慑。弱国拥有核的目的,往往不是为了主动发动战争,而是为了避免外来军事打击,同时提高国际地位。

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是不可直接进攻的国家。其它国家对这样的国家发动武力打击,难免遭受核武器反击。与这样的国家发生冲突时,其它国家不能采取直接发动军事打击的硬手段,只能采取经济封锁、阴谋颠覆、颜色革命等软手段。

一个国家一旦拥有核武器,尤其是热核武器(也就是氢弹),便有能力独立对抗外来军事威胁,不必依附于任何大国,其国际地位立即改变。该国与其它国家的关系,将发生巨大改变——该国与其它大国之间的的关系将上升为平等关系。热核武器武器是一国成为独立大国的必要不充分条件。这是苏联不支持中国发展核武器,强烈反对中国发展氢弹的原因,这也是日本、德国和台湾地区无法拥有核武器的原因。

朝核问题的起源,与冷战结束密不可分。冷战期间,朝鲜属于社会主义阵营一方,获得来自苏联和中国的军事保护,并与其它社会主义国家有密切经贸往来。苏联解体后,朝鲜失去军事保护,经贸关系大多中断。美国对朝鲜采取高压政策,希望朝鲜发生内乱,以乱促变。发展核武器是朝鲜应对美国高压政策的必然选择。

1953年7月27日,朝、中、美三方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及《关于停战协定的临时补充协议》的停火协议。1953年10月1日,美国与韩国签订《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继续在韩国保留美国驻军。1958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撤离朝鲜。理论上,朝鲜与美国仍然处于战争状态,朝美之间随时可能再次爆发战争。韩国境内有美军驻扎,而朝鲜境内则没有志愿军。这对朝鲜是极其不利的。

在冷战时期,这个问题并不严重。1961年9月10日起生效《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双方保证共同采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国家对缔约双方的任何一方的侵略。”当时,朝鲜处于苏联、中国的军事保护之下。朝鲜半岛的军事力量对比处于平衡状态,朝鲜显然没有必要把大量的经济资源投入国防。

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苏联大规模从境外撤军,不断收缩势力范围。1991年,苏联解体后,朝鲜半岛的军事力量立即出现了失衡。由于中国推行重视与美国等西方关系的外交政策,逐步疏远朝鲜,拉拢韩国,失衡进一步加剧,愈发不利于朝鲜。对朝鲜来说,中国是否还准备完全彻底地履行《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是个未知数。因为没有一个大国愿意为其提供可靠的军事保护,所以朝鲜暴露在美国的军事威胁之下。

美国对朝鲜的军事威胁并不是杞人忧天。苏联解体后,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无意或无力全面接受苏联在地缘政治方面的遗产,填补苏联解体后在全球范围遗留下来的权力真空。于是,美国立即在全球范围扩张势力范围,其扩张过程伴随一系列战争和动乱。波黑战争、北约东扩、第二次海湾战争、阿拉伯之春、乌克兰内乱和叙利亚内战均与美国扩张势力范围有关。美国有充足的动机,将其在朝鲜半岛的战略前沿推进至鸭绿江一线。美英抛开联合国发动第二次海湾战争,联手入侵伊拉克,也说明联合国不足以阻止美国扩张势力范围。

苏联已经解体,俄罗斯无暇东顾,中国态度暧昧,美国强势高压,伊拉克的教训,在这些事实面前,朝鲜自然缺乏安全感。朝鲜曾经试图采取多种手段再次构筑对其有利的军事平衡,均未成功。想要和平,就要准备战争。在传统宗主国靠不住时,只能自己勒紧裤腰带,全力加强国防建设。

目前,朝鲜武器虽然数量众多,但多数过时陈旧,以朝鲜现有工业基础难以更新换代,海外购买进口武器处处受限。在这种背景下,朝鲜大力发展核武器及运载工具是必然的选择。

这是朝鲜发展核武器的第一个原因。

(二)

苏联解体后,朝鲜经济被迫独立封闭运行,陷入能源危机。因为朝鲜与美国之间并没有实现媾和,所以朝鲜一直受美国《敌国贸易法》制裁,内容包括:限制对朝出口军事和民用产品、限制对朝援助、投票反对国际金融机构对朝贷款。朝鲜国内人口总量相对较少,无法进行充分分工,缺乏必要资源,不能建立完整的经济循环。由于外部封锁和内部资源有限,朝鲜经济陷入极度困难之中,能源和粮食是朝鲜最短缺的物资。粮食生产也与能源密切相关,能源不足成为朝鲜经济最大的瓶颈。相比化石能源,朝鲜拥有相对丰富的铀矿资源。在遭到封锁,外来化石燃料不足的情况下,发展核能建设,是必然的选择。

核能建设的重要副产品之一,是生产核武器的钚。只要启动核能建设,就能生产制造核武器的原料。所以,发展核能为发展核武器提供了充分条件。

1994年10月,因担心朝鲜发展核武器,美国与朝鲜在日内瓦签署了《日内瓦核框架协议》。根据协议,朝鲜同意不再对一座5兆瓦的核反应堆重新添加核燃料,并最终拆除这些核设施。美国则承诺负责在2003年底前,为朝鲜建造一座2000兆瓦或两座1000兆瓦的轻水反应堆。在轻水反应堆建成前,美国将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作为能源补偿。此后,朝鲜5兆瓦反应堆中8000根废燃料棒被取出封存。然而,美、日、韩三国帮助朝鲜建设两座轻水反应堆的承诺一拖再拖,原计划2003年完工的电站工程至今仅完成约24%。这引起朝鲜极度不满。2002年10月,美国指控朝鲜正在开发核武器。朝鲜则表示“有权开发核武器和比核武器更厉害的武器”。同年12月,美国以朝鲜违反《朝美核框架协议》为由停止向朝提供重油。随后,朝鲜宣布解除核冻结,重新启动用于电力生产的核设施。

从建设轻水反应堆的过程可以看出,美国无意减轻朝鲜的经济困难,而是希望通过继续经济封锁等手段,促成朝鲜经济崩溃并最终诱发内乱,或者通过提供重油等手段,长期控制朝鲜。

考虑到美国对朝鲜采取敌视态度和封堵政策,各项承诺均缺乏诚意,或者口惠而实不至,或者为了长期控制朝鲜,朝鲜自然会重启核能建设。核反应堆的副产品,即可以用于生产核武器的钚,自然也不会被浪费。可以说,核武器是朝鲜应对美国敌视封锁政策的必然副产品。

这是朝鲜发展核武器的第二个原因。

经过与美国的博弈,朝鲜清楚地看到,只有增强实力,才能增强发言权,获得与美国获得平等对话的权力,为打破经济困境创造条件。发展核武器,是增强发言权的必要途径。因此,虽然加强核武器开发从短期看需要大量投资,但是从长远看有巨大的潜在经济利益。

朝鲜一直希望抛开六方会谈,与美国直接讨价还价,缓解来自美国军事、经济压力。但是,没有实力怎么可能平起平坐?拥有氢弹,是朝鲜与美国直接谈判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进一步考虑,核武器是改善国际关系的重要筹码。可以说,中国成功空爆氢弹是促成尼克松访华的重要条件。

在美苏对峙时期,苏联与美国都有联合中国对抗另一方的想法。苏联试图与中国建立“父子关系”,提出在中国设立长波电台,与中国搞联合舰队,被中国断然拒绝。美国希望彻底颠覆中国政权,在颠覆失败后,则采取长期围堵,希望中国自行崩溃的态度,同时反对苏联对中国动武——这并不是因为美国对中国友好,而是反对苏联独霸东北亚大陆,破坏原有的军事力量平衡。

中国拥有核武器尤其是氢弹后,美国意识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大国中独立的一支力量。在美苏争霸日益激烈的背景下,中国与哪一方结盟,都可以改变全球军事力量对比,破坏原有军事力量平衡。在美苏矛盾是主要矛盾,中美矛盾相对次要背景下,尼克松自然想到联合中国对抗苏联。借此机会,中国启动了“四三方案”。

“四三方案”是中国继1950年代引进苏联援助的“156项工程”之后,第二次大规模的技术引进。利用“四三方案”引进的设备,中国兴建了26个大型工业项目,总投资约200亿元人民币,至1982年全部投产,成为1980年代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其中大化肥项目,彻底结束了中国粮食产量徘徊不前的窘境。中国的粮食增产与其说是靠分产到户,不如说是靠两弹一星加纵横捭阖。

朝鲜既是中国抵御外来攻击的屏障,也是外来势力进攻中国的跳板。随着中美冲突的升级,中美双方必然再次争夺对朝鲜的控制权。对美国来说,打不下来,就拉拢、渗透是必然选择。在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的国家舞台上,一切皆有可能。既然尼克松能够北京做客,那么未来的美国总统为什么不能到平壤做客呢?

对中国来说,如果朝鲜投入美国的怀抱,必将非常不利的。届时,为了避免出现最不利的局面,中国也必将全力拉拢朝鲜。

深谙东北亚历史和中、美利益冲突的金氏家族,显然也看到了这一步。只要有了核武器,就有了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的资格,就可以利用中、美冲突改善与美国、中国的关系,要求相应的经济支持、彻底解决经济困境。

这是朝鲜发展核武器的第三个原因。

朝鲜发展核武器,是苏联解体后,朝鲜失去来自苏联的军事庇护,遭到美国经济封锁,陷入国防、经济双重危机的必然选择。从长远看,是一步一旦成功满盘皆活的险棋,某种意义上与当年中国不甘心成为苏联的卫星国,与苏联分道扬镳并失去苏联的核保护伞和经济援助后,制造两弹一星异曲同工。

不过,当年的中国拥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完整的工业体系和相对丰富的资源。相比之下,今天的朝鲜只有2400万人口、不完整的工业体系和有限的资源,经济困难重重,每年有巨大的能源缺口和百万吨级的粮食缺口,能不能走通核武器之路,是未知数。

(三)

朝核问题表面上看是核武器扩散问题,实际上是苏联解体后,中、俄未接收苏联的地缘政治遗产,导致朝鲜半岛北部出现大国权力真空,美国试图使用军事高压加经济制裁等软手段压垮朝鲜现政权、扩张势力范围,中国态度暧昧,朝鲜负隅顽抗,铤而走险的必然结果。

如何解决朝鲜核问题,考验中国的勇气和智慧。

对待朝核问题,中国不能采取置身事外放任、拖延的态度,而应积极介入,使朝鲜半岛的局势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

任何一个大国,都不会允许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出现一个新的核国家。那样,必然意味自己原有的势力范围的削弱、分裂甚至崩溃。从中国的利益出发,中国显然不会默许朝鲜拥有热核武器(氢弹)。但是,除非朝鲜面临军事压力和经济困难得到缓解,或者出现内乱、遭到武装入侵,否则以目前的经济制裁的强度,不足以迫使朝鲜停止核武器开发。

短期看,朝鲜的核试验很难成功。除了联合国五常以外,没有其它国家成功爆炸氢弹。诸多核门槛国家虽然能够成功爆炸铀弹或钚弹,却均难以攻克氢弹构型这一难题,亦暂未窃取这一世界最高级别机密。长期看,既然中国能独自解决氢弹构型,朝鲜独自解决氢弹构型的可能性必然存在。何况,还可能出现罗森堡夫妇那样窃取核弹秘密的间谍。因此,希望通过技术门槛长期将朝鲜长期拦在核大国俱乐部之外,并不绝对保险。

朝鲜是中国在朝鲜半岛最后的战略屏障。从中国利益的角度考虑,朝鲜不能继续发展核武器,亦不能发生内乱,更不能倒向美国或韩国。朝鲜半岛如果统一,决不能由美国或韩国推动,必须是在中国主导下的统一,统一后的国家必须接受中国的影响,服从中国意志。为了维护中国利益,中国有必要确保朝鲜半岛的局势不会发生不利于中国利益的变化。

一旦朝鲜成功爆炸氢弹,那么朝美关系必然发生本质性改变。美国对朝鲜的压倒性的军事优势,将极大削弱。届时,随着朝鲜实力增强,中美冲突加剧,朝鲜与美国结盟的可能性将极大提高。一旦美国总统访问平壤,开启破冰之旅,朝美结盟,中国必将及其被动。那时,由于朝美都拥有热核武器,希望使用武力,把美国势力重新撵回三八线将基本不可能。中国将被迫重新审慎考虑与朝鲜的关系,提出比现在更优越的条件拉拢朝鲜。孤立朝鲜是不可能的,在中美冲突日益升级的情况下,中国孤立朝鲜,无非是给美国进一步拉拢朝鲜的机会。

权力不会出现真空。苏联解体后,在朝鲜半岛遗留下来的权力真空,中国不主动填补,美国、韩国必然填补。

以目前的情况看,如果进一步加强对朝经济制裁,导致朝鲜经济彻底崩溃,诱发朝鲜内乱,那么美国或韩国势力必然趁势北上。除非志愿军再次跨过三八线,使朝鲜恢复稳定和秩序,阻止美国或韩国势力北上至鸭绿江一线,否则必将极不利于中国。

长期以来,朝鲜与韩国一直对中国东北领土怀有强烈的野心,宣称中国东北吉林、辽宁大部应该属于朝鲜(韩国)。中、韩之间,相关斗争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暗流汹涌。中、韩学者就高句丽的历史归属问题,长期存在激烈的争论。翻炒高句丽这样一个已经灭亡的国家的目的,是为了证明东北大部的历史传承,现实意义就是中国东北领土来源的合法性。表面上看,是学术问题,实际上是领土纷争。

2004年高句丽遗址申请世界文化遗产问题,是一次激烈的斗争。韩国试图把中、韩领土纷争国际化。最终,中国胜出。中国吉林集安记录高句丽历史的“国冈上广开土境平安好太王碑”被加上防弹玻璃罩,以免被人为破坏、篡改历史。2007年1月31日,在中国长春举行的冬季亚运会上,韩国选手获得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赛亚军。在领奖台上她们突然打出韩文标语:“白头山是我国领土”。“白头山”即中国长白山。对此,中国提出抗议,韩国最终道歉。韩国对中国东北的野心,早已深入每个韩国人心中。朝鲜和韩国虽然敌对,但是在对中国领土问题上态度一致,配合默契,一唱一和。不仅如此,韩国对中国东北地区的渗透,从未停歇,具体手段包括:传播基督教、传播民族认同、建立地下组织。在这方面,朝鲜也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朝鲜半岛实现非中国主导的统一,统一后的朝鲜半岛不受中国控制,那么即使美军撤出朝鲜半岛,中国东北也难得安宁。

(四)

解决朝核问题,要明确中国与朝鲜之间的关系,中国应承担必要的义务,并要求对应的权力。

中国对朝鲜的定位模糊不清,态度暧昧,不愿继承前苏联遗留的势力范围,是出现朝核问题的原因之一。

中国目前的对朝政策,基本沿用冷战时期的对朝政策。冷战时期,苏联为朝鲜提供军事保护和经济支持。虽然有《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但是中国并不插手朝鲜事务。由于苏联存在,中国的军事保护相对次要。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后,中国并没有进一步加强对朝鲜军事保护,提供经济支持,推动其经济重建的意向,相反却推行重视与美国等西方关系的政策,逐步疏远朝鲜,拉拢韩国。

一旦朝鲜半岛再次发生战争,中国会采取什么态度?中国的底牌是什么?这是各方都在揣摩,试图试探的事情。

从中国的根本利益出发,不论是否愿意,中国对朝鲜的军事保护义务都是无法推卸的。朝鲜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多山的地形,决定其对中国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必须严防死守、寸土不让。朝鲜是境外势力侵入中国东北并向东北亚扩张的战略踏板。失去朝鲜,中国国门大开,一马平川的东北必然难守。失去东北,同样是一马平川的华北也保不住。对此,中国有血淋淋的历史教训。

一旦美军再次跨过三八线,除非中国不在乎失去朝鲜这个战略屏障,否则必然再次出兵。大国的边界和势力范围,是打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以鲜血为代价取得的成果,不应拱手让人。一旦失去现有战略屏障,若想再获得,必须再次付出血的代价。何况,即使付出血的代价也未必能够收回。中国历史上,主动失去幽云十六州,往后中原数个朝代都没有能够完全收复,导致中原政权受到长达二百年持续威胁的历史教训,不可不谓深刻。

美国失去金门还有台湾,失去台湾还有第二岛链,失去第二岛链还有中途岛、夏威夷。中美两国势力分界线紧贴中国边境,中国无路可退。远隔大洋的美国则有极大的战略纵深,并由此获得极大的灵活性。地理位置决定,中国对朝政策没有类似美国对东亚其它国家和地区政策的灵活性。

大多数情况下,义务与权力是对等的。大国可以用不再承担义务为条件,向小国要求必要的权力。因为中国不愿意公开确认必须承担的对朝鲜潜在的军事义务,所以对朝鲜的内政、外交政策就缺乏足够的影响力。

中国有必要以美国对韩、对日、对台政策为参考样本,调整对朝政策。

美国对韩国、日本和台湾有足够的影响力,关键时刻却未必承担相应的义务。这一点,从金门炮战期间,美舰在遭遇炮击时放弃对蒋舰的护航,掉头撤退即可看出。

美国能在韩国、日本和台湾拥有足够的影响力,一方面与美国在韩国、日本驻军、为其提供军事保护有关——面对前苏联和中、俄强大的军事实力,韩国、日本和台湾自然要投靠美国,寻求安全保障。不难想象,如果没有美国撑腰,日本在东海、钓鱼岛问题上,是否还会如此嚣张?如果没有美国撑腰,台独势力是否还会不断测试大陆底线?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对韩国、日本和台湾的经济基础积极渗透,以及狭小本土难以提供足够资源,韩国、日本和台湾,均不具有完整的工业体系,缺乏相应资源,其经济循环是美国主导的经济循环的一部分,不能独立生产战斗机、坦克、战舰等军事装备,能源、粮食、原材料供给受美国控制,不能自给自足。所以,美国可以使用多种手段使韩国、日本和台湾屈服于自己的意志。

美国在其战略前沿的国家和地区,均采用“先发面包后征兵”的政策:一方面给予这些国家和地区经济援助,促进其经济发展;一方面积极使用美式装备武装这些国家和地区,使其具有足够战斗力,又无法对美国形成威胁。美国严格禁止这些国家和地区发展远程轰炸机、核潜艇、远程导弹等进攻性武器,更不允许这些国家和地区发展核武器。

(五)

新的对朝政策应有条件地为朝鲜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并推动其经济重建,这是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根本途径。

具体条件应包括且不限于:朝鲜应立即无条件停止核武器研发,并在中国监督下销毁所有现有核武器研发设施、器材及其它成果。

作为交换,中国将推出的具体对朝军事、经济政策包括:

首先,中国应旗帜鲜明地承诺对朝鲜的军事保护。中国态度暧昧,朝鲜自然缺乏安全感。因为中国态度暧昧,不愿公开声明为朝鲜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和经济支持,所以朝鲜在朝鲜半岛军事力量对比失衡、经济陷入困境后,才试图通过发展核武器维护本国安全,改善国际地位。

其次,中国应采用特高压技术从陆路向朝鲜输电,弥补朝鲜能源缺口。向朝鲜输出化肥,缓解朝鲜粮食紧张。如果当年美国能按照约定为朝鲜修建两座1000兆瓦的轻水反应堆,那么朝鲜就不会重启核电建设。装机容量2000兆瓦的电站并不是很大的电站。作为对比,大亚湾核电站总装机容量为6120兆瓦。此外,在全国发电量下降时期,中国有富裕的产能,朝鲜有能源的缺口,向朝鲜输出能源和化肥,有利于化解产能过剩。

再次,中国应允许朝鲜有条件地从中国以优惠价格购买现代化武器装备,替换其现有老旧的武器装备。比如:枭龙战斗机、出口型歼10战斗机、武直19、红旗系列低端防空导弹、96式主战坦克、远程火箭炮、雷达、电子战设备及相应武器弹药,购买条件应包括并不限于:朝鲜应立即无条件停止研发弹道导弹及其它可以用于发展弹道导弹技术的各类火箭,在中国监督下销毁所有现有现有弹道导弹、火箭研发设施、器材及其它成果。未经中国同意,不得从其它国家进口武器装备,亦不得向其它国家输出中国为其提供的武器装备。

最后,中国应积极推动朝鲜经济重建,鼓励朝鲜裁军,使朝鲜有能力支付中国为其提供的能源、化肥、粮食和现代化武器装备。具体内容应包括:鼓励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矿山开采企业、消费品生产企业、高污染企业,向朝鲜转移投资。同时,严格限制能源、化肥、装备制造企业向朝鲜投资。鼓励中国劳务公司在朝鲜征集男性青壮年劳动力,组织自愿应征的朝鲜青壮年劳动力到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从事非熟练工作。

此外,特殊情况下,中国有必要考虑有条件地为朝鲜提供核保护伞。条件至少应包括并不限于:未经中国许可,朝鲜不得主动与第三国发生冲突,尤其不能主动进攻韩国。如果美国放弃对韩国的核保护伞承诺,中国也将对等放弃对朝鲜的核保护伞承诺。

中国加强对朝鲜的支持和控制,不应过多顾忌美国和韩国的态度。

和平只能来自军事力量的均衡,而不是单方面的善意。苏联解体后,和平与发展并没有成为世界主流,美国积极扩张势力范围,无时不刻不在对中国和俄罗斯这两大潜在竞争对手进行封堵、瓦解。尽管中国一再声明不希望中美两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但是美国对中国仍然采取步步紧逼的政策。对此,中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在中美冲突日益加剧,中国加紧南海建设的时刻,有必要巩固中美势力范围分界线最北端的起点,实现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在国际博弈中,善意不如实力重要。中国坐视朝鲜长期处于困境未必能获得美国的好感,相反,中国对朝军售,却可以像美国对台军售一样,成为讨价还价的筹码。

中国不必担心加强、改善中朝关系,影响现有的中韩关系。韩国应该认识到,对韩国来说,由与韩国友好且相对稳重的中国控制的、放弃核武器的、经济相对发达的朝鲜,相比不受中国控制的、拥有核武器的、经济极度困难的朝鲜,对其威胁更小、更安全。此外,与朝鲜关系紧密,与韩国关系友好的中国,可以成为韩朝冲突的仲裁人,这自然使中国有机会获得极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