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世界主要国家都以不同形式纪念20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死里逃生的惊险经历。那场战争主要是由分属不同阵营的中、美、英、苏和德、日等几个大国进行的,法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就其国家实力和对战争所起的作用而言,只能算配角。

戴旭:假如没有中国,二战历史将会怎样?-青年力

 (1944年6月6日,法国诺曼底,盟军登陆作战中,在德国海岸守军密集机枪火力的攻击下,美军士兵走下海岸警卫队登陆艇的坡道,离船涉水登岸)

对于当年的战争,主要的失败者当然已无话可说。所以,已与当初在政治上彻底划清界限的德国一片沉默,而不甘寂寞的日本,只是以纪念被原子弹轰炸来顾左右而言他。

关注的主要是当年的胜利者。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中国也将以同样的方式举行纪念。美国似乎没有像样的举动——无动于衷本身也是一种态度。

纪念抗战胜利,中国人不能不想清楚的“四个为什么”

时间是去伪存真、追本溯源的最有效的法器。时间过去了70年,从当年胜利者对于那场战争截然不同的现代态度,不仅可以看出各个国家对于人类公理、现实利益的“价值观”,同时也淘洗出各国对于那场共同胜利作出的牺牲和贡献。

总体而言,牺牲与贡献成正比,当年的牺牲与贡献和今天的感情与态度也成正比。尽管一国实力可以大大削减牺牲的比例、增加胜利的色彩。

戴旭:假如没有中国,二战历史将会怎样?-青年力

(1944年6月6日,在英格兰,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将军向伞兵们下达当天的命令——“除了全胜,一无所求”,伞兵们即将登机,参加进攻欧洲大陆的第一波攻击。)

但是,参战的时间及其作用的空间、力度,及由此带来的大量牺牲,仍然是战争贡献的主要对应值。而正是由于这种牺牲和贡献在一个民族记忆中留下的深刻程度,才持续地影响着一个国家的基本感情。

在二战中,俄罗斯伤亡2200多万人,中国伤亡3500多万人,美国伤亡30多万人。中国1931年参战,苏联1939年参战,美国1941年参战;中国和苏联迎击的都是进攻阶段的日军和德军,美国打击的是惰归的日军和德军。

而最后的结果是:作为胜利者,美国和苏联平分了欧洲和亚洲,中国不仅没有索回甲午战争失去的琉球属国,连在朝鲜半岛和中南半岛的受降权利也被剥夺,这直接埋下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祸根,又让中国在战后比别国多付出了额外的代价。中国还失去了外蒙。

中国也没有得到战争赔偿,连在日本的驻军权利也没有实现,这又为今日的中日钓鱼岛争端埋下伏笔。造成这种结局的原因主要是美苏国力和军事力量的强大。作为在二战中牺牲最大、贡献最大的中国,因为近代以来长期积弱,而不得不接受一个不公平的现实。

戴旭:假如没有中国,二战历史将会怎样?-青年力

 (“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降芷江”。图为1945年8月21日,日本投降代表在芷江乘坐插有白旗的降车,绕场一周示众。)

今天,是彻底揭开历史真相的时候了。中国不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参战最早、胜利最晚的国家,还是付出人员和财产损失最多的胜利国。在这种最大牺牲的后面,是中国对于这场世界性战争的最大的贡献:中国拯救了世界。

由于中国死死拖住了日本,使日德两军始终没有会师,最终被反法西斯阵营各个击破。由于中国的坚韧抵抗,四亿五千万人没有成为法西斯的兵员基地,从而使美苏免遭灭顶之灾。美苏都派出志愿军援华的根本动机在此。

揭出这一事实,并不值得自豪,而只是还历史一个公道。恰恰相反,我一直认为今日中国对于抗战的胜利,除了要确立一种历史自尊、历史自信之外,还应有一种不亚于甲午战争那样的反思精神。为什么拥有众多人口和军队数量的中国政府军,会被数量居于劣势的日军追逐到西南边地?为什么中国涌现出比侵略军还多的汉奸伪军?为什么一些文化汉奸还在以各种方式为虎作伥?

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中实现了自救,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了这一民族精神涅槃的伟大过程。在坚持全民抗战的人民战争的同时,中国共产党创造的思想战,不仅无敌于当时,仍盛行于现在。

所有参战国都已经不再使用当年的武器和战法,唯有中国共产党独创的战争艺术历久弥新。只不过,这种政治和军事创新今天已和孙子兵法一样成为世界共享的成果,而首先为美国所大规模运用,并以最新网络技术予以丰富。现在,美国正以网络化信息思想战针对中国。曾经挺过一场又一场大劫难的中国,能否摆脱并赢得这场新型战争?

大国博弈,永远在征途。作为一个历史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去了。新的时代正在展开新的竞赛、较量乃至备战。未来如何?历史可以告诉未来,但不能替代未来。反思正是为此。

日本对华历经唐朝时的畏服、宋朝时的轻慢、明朝时的挑衅、清朝时的入侵,直到民国时的大举吞并。千年教训化成石。笔者一直以为,中国的积弱实是自身取祸之故,也是对历史和人类和平的不负责任。现实中,周边危机此起彼伏,国人以自欺欺人的姿态,错以为是自身发展壮大所致,其实是战争恐惧病周期性复发的征兆,只不过被经济繁荣遮盖着而已。

西奥多·罗斯福在《赞奋斗不息》中批评美国人中那些“丧失了斗争精神和支配能力的、文质彬彬的人……害怕看到他们的国家承担了新的职责……国际义务……他们接受了贪婪索取的灵魂,以为商业主义就是民族生活的宗旨;但实际上,商业主义只是民族伟业的必要组成部分之一……没有哪个国家是纯粹靠物质繁荣而真正强大的”。美国在二战中及二战后的国家表现,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戴旭:假如没有中国,二战历史将会怎样?-青年力
抗战的胜利及后来新中国的一系列胜利和奇迹,让世界看到了“人类的精神一旦被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反之,战前、战中旧中国的种种腐朽也同样证明,人类的精神一旦堕落,其危害也是任何物质力量所无法弥补的。

从哲学和政治的角度看,过去、现在和未来是同时存在的。发生在20世纪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有史以来,涉及国家最多、参战军民最多、伤亡人数最多、损失财富最多的血战。中、美、英、苏四大国当年代表并带领世界正义力量,以铁拳砸碎德、意、日法西斯等邪恶势力统治奴役世界的帝国梦,不仅决定了今天世界的格局,其启迪还将继续影响未来世界的走向。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还改变了世界政治的性质:二战历史以苏联和中国为代表的人类新型文明政体,在二战中成为欧亚陆地战场的中流砥柱,围困和歼灭了德日法西斯军事主力。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乘军事声威风靡四海,殖民地的民族解放运动在战后迅速兴起,老帝国解体,众多国家从西方数百年的奴役下独立出来。近代以来西方掠夺和控制世界的进程,至此被逆转。新中国的崛起,更让世界呈现出全新的图景。

毫无疑问,这推动了人类社会的文明进程。

一场人类历史空前的综合战争,有说不尽的感喟。仅从“时代意义”而言,笔者认为有世界和中国两个视角。

世界视角: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时代意义

历史没有走远,政治还在继续。今天,新强权横行的魔影幢幢,老帝国幽灵死灰复燃的鬼火闪烁。北约和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略对峙、美日及其仆从国在东亚的寻衅、欧亚大陆烽烟四起的“颜色革命”,以及宗教极端主义肆虐中东,缕缕烽烟重叠,隐隐浮现新型世界大战的轮廓。

戴旭:假如没有中国,二战历史将会怎样?-青年力

 (1944年6月,携带拦阻气球的盟军登陆艇组成的船队的一部,正在驶往法国海岸。)

此时回望二战,倾听历史的耳语,重要性不言而喻。

有中国参加并取得彻底胜利的二战,终结了以欧洲为中心的旧世界格局。之后,美苏冷战,一直围着中国转。

自15世纪地理大发现开始,西方(主要是欧洲部分国家)开始主“宰”世界:先是美洲、非洲,然后是亚洲。中国在印第安人之后成为西方列强的猎物,人民被奴役,财富被掠夺,国家被割占。最后,它们展开了鬣狗争食般的“兽王”之战——发生在欧洲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彻底衰落。美苏争霸世界,中国异军突起,世界政治中心发生了历史性的转移。

新中国是二战后世界决定性的政治平衡者。冷战期间,美苏看似在对抗,其实是在推磨,双方事实上都围着中国转。中苏团结,美国折戟;中美和解,苏联沉沙。中国有此改变世界的巨大力量,源于二战中的雄劲崛起。

尽人皆知二战前的中国什么样。一位叫古川彻三的日本学者在《我在中国的观感》一书中回忆说:“我在中日战争之前及战争期间,曾六渡中国。解放前的中国满目疮痍。1939年在上海的时候,早上起来发现人就冻死在楼房下。上海的贫民街简直惨不忍睹。然而当我1956年旧地重游时,战前闻名的贫民街已荡然无存,代之而起的是整洁的工人住宅。这种变化使我深受感动。”

一些中国学者总是很谦虚地说中国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巨大”是多大?从根本上说,笔者认为是中国拯救了世界。如果中国有美国和苏联那样的物质基础,以中国的幅员、人口和兵员数量、抗战意志,按照正常的逻辑,中国不仅可以迅速杀灭日本法西斯,还可以对欧洲反法西斯战场提供强大的支持。由于旧中国的不争气,使这一作用无法像显影液一样把真实的图景呈现出来,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意义不存在。

八百多年前宋蒙大战时,宋将击毙蒙哥汗,正在欧亚大陆上如龙卷风一样横扫前进的蒙古大军立即停止攻略行动,撤军选王,从此再没有踏上远征之路,欧洲和中东的许多国家由此免于铁蹄践踏。

当然,这属于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内战”。中国抗击日本,不能简单类比,但稍有战略常识的人,打开世界地图都能看明白:日本——二战时已经被军国主义武装为一部高效的战争机器——从偷袭珍珠港开始,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内,横扫英、美、荷、菲、澳多国联军,控制了北起千岛群岛,中经马绍尔群岛、威克岛、关岛,南至所罗门群岛、新几内亚,西至缅印边界的巨大地域。

戴旭:假如没有中国,二战历史将会怎样?-青年力

 (1944年7月25日,法国诺曼底圣洛附近,美军士兵在敌军火力下冲过一条泥泞道路。)

从社会进步的角度看,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新技术革命对人类生存方式的最新、也是最暴烈的一次颠覆。但从战争破坏性的角度看,机械化时代的飞机、坦克、航空母舰等大量、快速的炸药携带者,已经足以让人类无法在现有的陆海空环境中生存。而核武器的问世,更是到了彻底毁灭人类本身的程度。绵延了几千年的世界战争思维,到此被同归于尽的噩梦牢牢禁锢。

盯着世界地图上那些古老帝国足迹的美国,战略思维和战争观念最先发生根本性转变。根据东西方政治阵营军事力量旗鼓相当,而意识形态尖锐对立的现实,美国战略家提出世界将由军事帝国主义,向经济帝国主义和文化帝国主义形态过渡的观点,主张美国必须有自己的文化战略和“第五纵队”,严防被别国鼓吹的“普世价值”所蒙蔽,同时要不停地用美国创造的“普世价值”去蒙蔽别的国家。由此“造就”了今天世界的政治、军事生态。

循着西方瘫痪战的传统思路和东方兵学“全国为上,破国次之”的古训,美国不再把社会主义国家集团的军队作为主要对手,而是把攻击的重心对准对方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两次失败,让美国对中国和社会主义阵营失去军事征服的信心。此后,美国战略基本呈现军事层面明修栈道,政治、经济层面暗度陈仓的特点。

中情局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制定的十条诫令,目标直指青少年和道德人心。西方世界曾开列600多亿美元宣传费用用于“和平演变”,美国政府顾问基辛格认为,与其花这么多钱进行宣传,“不如直接在苏共党内建立第五纵队,培养我们的代理人”。

尼克松坚信“攻击思想意识是影响历史的钥匙”,并标定“1999不战而胜”的目标。

沿着经济战、文化战主攻,军事战佯攻的套路,到1989年,美国的战略性胜利就已经若隐若现,一家美国报纸说,对苏联伟大的美元攻势,消灭了苏联工业的一半,并打垮了苏联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拥有强大核优势和先进武器的苏联红军已不能抵抗,苏联的覆灭只是2~3年的事……

戴旭:假如没有中国,二战历史将会怎样?-青年力

 (1941年底至1942年中旬,是苏联抗击德国侵略者最为艰难的时期,有将近50万苏联少女响应列宁共青团的号召,决心用青春和热血保卫国家。)

直到被肢解,苏联高层也没有认识到经济战也是意识形态战争的一部分。前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说“第五纵队打残了苏联”,但苏联内部为什么会滋生出那么多的“第五纵队”?

19世纪德国思想家和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曾经说过:全球经济共同体的扩展只不过是各民族之间相互斗争的另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并没有使各民族为捍卫自己的文化而斗争变得更容易,而恰恰使得这种斗争变得更困难,因为这种全球经济共同体在本民族内部唤起当前物质利益与民族未来的冲突,并使既得利益者与本民族的敌人联手而反对民族的未来。

在苏联党和社会内部,都存在着一批向往西方生活的人,并利用自己的行政权力,以“腐败”手段率先实现了“按需分配”这一物质目标。对“腐败”的愤恨和向往,被西方以文化方式,借助电子革命的传播途径,扩散为苏联社会的一种负面思潮,进而侵蚀其曾经坚不可摧的共产主义信仰。

而苏联共产党内部对领导人的否定,则被西方文化战体系抓住,将其政治溃疡恶意放大为不可弥补的意识形态伤口,展开从历史观到政治理念的全面否定。深藏在苏联工业奇迹和二战军事奇迹背后的最核心的政治理想,被隐秘地熄灭。庞大的苏军成为失魂落魄的僵尸。

戴旭:假如没有中国,二战历史将会怎样?-青年力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华沙历史中心85%以上的建筑遭到摧毁。二战之后,华沙人民根据战前留下的测绘资料、图片、绘画,用长达5年的时间,将华沙老城按照旧时的模样重建起来,再现了这座古城战前的风貌。)

以现实主义的观念,预见未来,把握时代,因敌制胜,这才是美国在二战中获得的最大成果。苏联由于一直沉浸在军事胜利的感觉中,没有在新时代的转换中完成思维转变和社会转型,不仅未能坚守住理想信仰高地,也在思想防线崩溃后的一泻千里中,失去了一切。

苏联之死,堪称中国的前车之鉴。而美国率领西方,在20世纪悄悄猎杀苏联之后,21世纪已摆出全面围猎中国的态势。

曾经在抗日战争和世界法西斯战争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中国,面对维护二战胜利成果和避免重蹈苏联覆辙、埋葬世界霸权、保卫世界和平的新使命,将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历史和未来从不同的方位都在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