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在人类世界的永恒体现,是所有民族和国家都必须反复跨越的生死关。

世界历史上,凡是称雄一时的,无不是充满尚武精神民族和国家;而遭受蹂躏以致覆亡的,大多是性情柔弱或贪于安逸、疏于防范的民族和国家。

中国历史上,凡是尚武精神得以弘扬的时代,多是辉煌的盛世;反之,凡是进取意志衰退的时代,则多是醉生梦死的衰落末世。中华民族的命运,就在这盛衰交替中不断地演绎着或壮阔激越或哀愁凄惨的悲喜剧。今天的中国已经融入世界,这意味着中国人可以有更多的“镜子”和参照系,可以知己知彼。

习近平总书记在新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中指出,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没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近些年来,中国取得了一定的物质成就,但也付出理想信仰大面积滑坡、战争意志空前衰退的巨大代价。一些书生理论家,满口和平发展、和谐世界,对内唱和对外求和,喝着自酿的和平、和谐的迷幻药,误导人民对外失去抵抗意志和警觉意识,一些官吏对内争权夺利、追名逐利、唯利是图,寡廉鲜耻,荒淫无度。世风日下,满目八旗子弟安逸懦弱的形象、南宋晚清垂暮迟缓的气象,怎不令人触目惊心!

抗美援朝这样一场改变中国历史也改变了世界历史的伟大战争,竟然鲜见于今日影视和文学视野;一部打打谈谈,融外交、军事于一体的旷世杰作,不闻于中国战略思维和外交语系;一些学者除了“和”字经再也念不出别的咒。还有一些无聊文人、导演,对新中国波澜壮阔的历史、对中华民族惊天动地的英雄气概视若无睹置若罔闻,如鼠钻蝇寻,耽溺于传统犄角旮旯的一隅污腐流连忘返,不是宫廷阴谋就是妻妾成群,以扭曲自身历史、丑化本族形象取悦于西方的文学、影视评奖机构为追求,一个诺贝尔奖、一个奥斯卡奖、戛纳奖就能让中国的一些作家和导演兴奋得眉开眼笑鼻涕横流;少许低级“公知”,置新中国改天换地壮举与不顾,拿着人家的钱,如鹦鹉学舌,痴迷于西方的话语和价值体系;更有人丑化开国领袖毛泽东,抹黑民族英雄,甘为“人类利益”标签下的洋家奴。上甘岭的硝烟拂去之后,是一部金属般明亮耀眼的历史;纸醉金迷的乌烟瘴气之下,会覆盖怎样的未来?当糖衣炮弹震天动地打来,当功名利禄排山倒海般扑来,今天,有多少中国人还能如黄继光、邱少云一样,坚守在民族精神信仰的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