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最后取得了伟大胜利,是全民族的光荣。但这份光荣却遮不住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耻辱罪恶。

抗战开始的时候,中国的很多状况竟然和甲午当年一般无二。

1931年,日本关东军密谋“九一八”事变。对此早有觉察的张学良却电令其部下,“此时与日本开战,我方必败,败则日本将要求割地赔款,东北万劫不复,宜力避冲突,以公理相周旋”,被日本外务省及关东军侦测掌握。此思维与晚清和李鸿章一脉相承,都是将本家族的私利凌驾于国家之上的托词。

1934年,张学良从欧洲考察回来,说欧洲公民拥戴领袖,领袖忠诚无私;西方学者精于学术,人民虽然也厌战,但备战也急到万分。而中国,教师为金钱,学生为文凭,对国家的贡献只限于摇旗呐喊;人民在和平的口号中麻木,居然没有一点备战意识。

蒋介石在这一年对“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精神状态”的评价是,“浑浑噩噩,毫无生气。在行动中表现为好歹不识、是非不辨、公私不分。由此,我们的官员虚假伪善,贪婪腐败;我们的人民斗志涣散,对国家福利漠不关心;我们的青年颓废堕落,不负责任;我们的成年人则淫邪险恶,而又愚昧无知;有钱人纵欲放荡,花天酒地;而穷人则体弱污秽,潦倒于黑暗之中。所有这些导致政府的权威和纪律扫地以尽、荡然无存,终于引起社会动乱,使我们在天灾和外敌入侵面前束手无策,无能为力”,空辜负梁启超《少年中国说》的一番激情畅想。

冯玉祥在《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回忆了蒋介石在“九一八”事变后直言不讳的沮丧:“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机器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领袖如此,何谈民心军心?

国民党军队有一百多万带枪投敌,为虎作伥。主力则全部龟缩在西南的深山密林中。二战结束前一年,美国和苏联军队在欧洲和太平洋战场高歌猛进,法西斯在全球战场都呈现强弩之末的颓势。而日军居然还对国民党军队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作战,数百万国军一路溃败。

国民党政府如此不堪托付,美国于是把最后在亚洲陆地围歼日军的希望放在苏联身上,同时加速研制原子弹以震慑日本本土。这直接导致战后安排时中国的利益受到损害。而罗斯福几次提出归还琉球,蒋介石居然拒绝,你不愿意接收琉球为中国的领土,可以让琉球复国啊!

当年,朝鲜和琉球的地位是一样的,朝鲜在二战后获得了独立,琉球也可以独立啊!蒋介石不仅拒绝接收琉球,还拒绝在日本驻军,倘若当年驻军日本,或许今日钓鱼岛之患和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之势已不复存在。可以说,蒋介石当年以一人之私,一党之私,而误国家、误民族于千秋万世。

恩格斯说,“当一个富有生命力的民族受到外国侵略者压迫的时候,它就必须把自己的全部力量、自己的全部心血、自己的全部精力用来反对外来的敌人”。这句话反过来恰好证明清朝和民国已没有“生命力”。

所以,后来当国民党在拥有绝对军事优势的情况下,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用“小米加步枪”如风卷残云般横扫时,正是由于人民最终抛弃了它!中国人民已经受够了腐败、懦弱、无耻、无能的政府,人民需要新中国!

抗日战争中国为什么能赢?那是因为这个时候的中华民族已经醒来了。拿破仑说,“中国是一头睡狮,一旦它醒来,整个世界都将为之颤抖”。日本此时遭遇的就是这头已经醒来的“狮子”。

是谁把中华民族唤醒的?让我们听一首老歌: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唱这支歌的,是刚刚爬雪山、过草地,九死一生后到达西北高原,脱下红军服,换上八路军军装的那批人。那是中国共产党的队伍。

还在奔赴抗日战场的途中,他们已经创造了世界战争史和人类心灵史上的奇迹。

美国前作家协会主席索尔兹伯里,几十年后重访长征路,仍然被当年的壮举所震撼。面对着高耸入云的崇山峻岭、大川激流、漫漫黄沙,这个当代的西方人动情地说:“长征将成为人类坚定无畏的丰碑,永远流传于世。阅读长征的故事将使人们再次认识到,人类的精神一旦被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它所表现的英雄主义精神激励着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民族,使中国朝着一个无人能够预言的未来前进。”

精神!英雄主义精神!他们为什么会成为英雄?因为“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今天,一些人说起“解放全人类”,会露出轻蔑与嘲笑的神情。但在当时,世界正处于法西斯恶魔的威胁之下,人类的生命和尊严处处受到践踏。喊出这样的口号,完全出自于真情实感。

有这样的胸怀,正是中国共产党人与众不同的品质。中国共产党人首先是爱国主义者,但还是正义的国际主义和人类主义者!这就是我们的信仰!

齐齐哈尔有位烈士叫史履升,牺牲前对战友说:“中国人民是杀不完的。请你们相信我的话,祖国不久就要胜利的,革命就要成功了,你们要好好地活着,将来为祖国工作呀!”他的绝命诗中有这样一句:今生余去也,中华万万年!这是千千万万中国共产党人在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在他们的心底,都有一个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著名作家张承志在他的一篇散文《秋华与冬雪》中这样说:由于那么多的背弃,由于那么多的揭露和丑化,渐渐很少有人再把共产主义与美相提并论。开口诉说革命,简直就是为历史的罪责出头自首;诉说革命,已经需要重压之下的勇气。

但即便如此,他说,他还是从共产党的总书记瞿秋白的身上清晰地“捕捉到了古代中国的烈士之风。那种布衣之士的、那种弱冠轻死的痕迹”。张承志发问:“百年以来,除此我们还有什么遗产?!愈是在他们合唱最热之际,我愈是沉湎于共产主义理想的美感。”

接着他又想到杨靖宇:当关东军解剖他的遗体时,只见腹中满是树皮棉絮。关东军把杨靖宇的头切下来,送到满洲国的“新京”——今天的长春。这颗遗首,在解放后被找到,据说浸泡在药液里的脸上,冻黑的伤疤新鲜如初。

一个名叫金井的日本人,是见过杨靖宇头颅的日本老兵。他说:“我一直崇敬杨将军。他是真正的武士。他死了还站立着,他是一种精神。作为原日本关东军二等兵,我愿把最后的军礼敬给这位坚强的中国军人。”说完,老人立正站起,给杨靖宇将军敬了一个军礼。

张承志这样写道:“我总在遐想中,凝视着杨靖宇将军的脸庞。那是一张英武的、斩刻般的脸庞。他的脸上刻着一种正义军神的尊严。于是,就连强敌也不能矜持。关东军让僧侣为他颂经,选向阳的地方立了标志,后来更给他立了很好的墓碑,举行了祭奠。抗日战争中,或许中国军民取得的最大胜利,就是那一幕。”

我同意这个说法。

是什么力量,吸引瞿秋白、杨靖宇这些人,义无反顾、克服万难、前赴后继、视死如归去争取胜利?不是高官厚禄,不是发家致富,而是那支《八路军军歌》里铿锵而朴实的字符。

在那样的时代,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的军队,是中华民族优秀分子的集成,是中华民族精神不灭的象征。怀有这种精神的人,还有什么样的敌人不能战胜?

甲午战争中,晚清军队也有左宝贵、邓世昌等壮烈殉国的英雄;国民党抗日军队中也有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这样气吞山河的烈士。他们是民族沉沦时代,一颗颗不甘湮灭的火星。由于整个统治集团的腐朽堕落,他们个人的英雄行为,并没有能够激活他们所在的那个麻木的政治集团的肌体。

抗日民族英雄永远是值得我们景仰的。但晚清、民国的那些英雄们的身后,是一个封建王朝、一种旧式社会制度夕阳西下的余晖,而中国共产党队伍里的那些英雄们的背后,却是一轮喷薄欲出的新时代朝阳。

抗战胜利5年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上演了一场波澜壮阔、惊天动地的活剧。今天,西方还有很多国家看不起抗日战争中中国正规军的军事记录,但是,没有一个西方国家不对抗美援朝战争中新中国军队的表现心悦诚服。抗美援朝战争,实际上是中华民族一雪甲午战败之耻、全面收复精神失地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