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前两天一个副镇长开车的事儿被当新闻炒了。违纪了,那就该按违纪走,尽管确实穷。而基层公务员们抱怨两句穷,还请体谅一二,起码愿意抱怨的是真穷,而且不会以权谋私吧?如果连抱怨都不抱怨了,直接用了手中的公权力去搞贪腐,那对于社会和国家而言,危害就太大了。

也说说公务员的工资-青年力

摆事实,讲道理。

前两天一个副镇长开车的事儿被当新闻炒了。本来我已经说过了,违纪了,那就按违纪走,尽管确实穷。事实上,这就是目前基层的一个现状之一。但是公务员的工资不能谈,为啥?提了就要被轰。我问那个留党察看一年的每年交多少党费,那斯是眼睛朝天看的,所以从来没有答复过我。而实际上,按照他的收入,他每个月交的党费都应该超过中国80%的基层公务员实际年收入了。

我在新疆,所以理论上工资比内地沿海要高一些。目前级别是科员,每个月到手的工资是3284.54元人民币。所谓的公务员福利,可能也就是公积金吧?每个月交500块,国家补贴500块,是用来买房子或者修房子用的,不过至今没有房子。工龄到现在是7年夸8年的年头,因为曾经在医院当医生,那会儿医院事业编连续几年没有空编所以没有考试,因此没有编制,所以至今工资比同龄的同志要低那么一档——不过工龄追回来了,所以工资和同一年进公职的同志比,还是要高那么一档的。

公务员的工资是公开透明的。网上随便搜一下,根据职务、职级,差不多也就能估算出来了。各地公务员工资水平不太一样,像我们新疆实际工资标准是比内地要高一些的——但是相应的生活成本也就要高一些。而内地的一些省份的基层公务员工资水平,即便是调整之后,也是低的可怜。没错,是涨工资了,不过涨完工资之后,养老金并轨了,所以要扣养老。有一次在一个微信群里和某地基层公务员聊天,聊到最后大伙儿都乐了,交养老金之前,工资没涨,涨了270的工资,结果交养老金扣了300,到手的钱不仅没有涨,反而还少了一顿饭钱,笑过之后,群里差不多有那么十多分钟的沉默。后来还是他们聊孩子才重新转移了话题——可我又沉默了,我不仅没有自己的房子,而且没有孩子。

这里要专门说一句:我是党员,党员要吃苦在先享受在后。这一点我很清楚。而且我的工资水平在本地不算高,也不算低,基本和普通职工工资持平——这里要感谢这两年涨的工资,以前在卫生监督所当监督员的时候,工资只有2289,然后到某酒店去执法,随口问了一句人家保洁员的工资,当时是3000,然后噎的我和我科长俩半天没说话,当时我的科长不过才2800+,具体是多少我记不清了,光记得比我高个400或500块钱吧——可他工龄比我长差不多十几年。科长也是党员,所以从来没有喊过穷,只是他家孩子过生日的时候,去给小家伙买礼物,站在一个500多块的遥控车前面看了半天,最后还是买了个199的小遥控车,当时我看着他的时候,我当时憋屈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一个执法时连不法商贩菜刀都不怕眼都不眨的老卫生监督员,居然在给孩子买遥控车的时候犹豫了。

后来随着孩子慢慢长大,开销也就越来越多。科长的夫人是医院的护士,工资比科长高点儿,但是也辛苦很多。科长和我一样,都是医生出身的,而且他是副高职称的,专业是非常好的。忽然有一天,他发现了一个招,可以赚点儿钱,就是到某医疗网站上去回答问题,回答患者的一些咨询。答一道题可以赚几块钱好像是,于是每天下班回家之后,他就做到电脑前面回答问题。一个月下来,可以赚个1000多块,非常满足。别问我他为啥不在单位电脑答题,原因很简单:绩效办(纠风办)有个U盘一样的东西,往电脑上一插,这个电脑看过什么网站都可以找的到,如果是在工作时间做了与工作无关的事情,那就等着通报吧,一个人通报,全单位的优秀啊、绩效啊,都得受影响,他不敢,我也不敢。

说完他,还是说我自己。因为是做外宣工作的,长期和文字打交道。所以没事儿了,就写些文章,赚点儿稿酬。父亲让我早点儿睡,无非是知道我晚上喜欢码字。包括这个微博上打赏功能,我也是挺早就开了的。说句不害臊的话,光这个微博自媒体我就申请了两次,可惜可能是以前轰过新浪平台,反正是一次都没让我过,后来发现可以借广告任务赚点儿广告费,可是仔细看了看这些广告,又觉得没了解过产品,不敢打。索性不想这个了,就靠码字赚稿酬好了。说到这,就想起来有一阵缺钱缺的厉害了,就拼命的码字,结果让单位领导看见了,还找我谈了话,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跟领导直说。领导叹了口气,也就没说啥。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贡奉公职,是要度让部分个人权利的。这里面本身就包括了收入。因为身在公职,有公权力在手,所以不可否认的是在生活上有些时候会获得一些便利,说个最简单的:如果我愿意在本地报社发稿子,那报社多少也会卖三分薄面——可是在中学的时候,我倒是经常给本地报社投稿,上班之后,反而不投了。为啥?因为没办法判断这个稿子到底值不值那几十块钱的稿酬。万一报社的同志是因为我的工作的原因给我多算了怎么办?索性投到外面去,不想这一投,反而投出一条路来——外面的稿酬比本地报社的还高点儿,于是收到稿酬的时候还有些小得意和沾沾自喜。

我也不止一次说过,如果真的冲着钱去,那辞去公职去赚钱就好了。网上有好些说这样风凉话的,动不动甩过来一句,你不想干想干的多了,辞职去啊。这话我也说过,给某个年轻的同志说过——尽管后来我给他借钱帮他度过了难关——就像那些帮我的老同志们一样,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我认识的人动歪脑筋去赚钱的。另外有些动不动就用纳税人自居的,我看着就像笑:我也纳税好么?我也是纳税人好么?我同样在付出着我的劳动,就我这一个月3千多块的工资,您纳的税真的有3千么?连我这么个小科员您都没养活了,您真的好意思说自己是纳税人?

其实,真正做实业的,尤其是干事业的人,那些在地方上的纳税大户们,什么时候嘚瑟过自己是纳税人了?我们什么时候也没忘了人家是纳税人吧?可就我这些年的工作经历来看,这越实干的,越是低调。人啊,就是这样的,越踏实的越稳重。

既然这么穷,那为啥非要赖在公职不走呢?拿我自己来说吧,我跟我领导的原话也是一样的:等国家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不吃这碗饭了。为啥这样说?原因很简单:人活一世,草木一春。我比我同时代的很多同龄人要幸运的太多了。我不必在土地里刨食吃,不必受风吹日晒之苦,不必面朝黄土背朝天,不必在几十度高温的工厂里做工,不必每天坐在出租车里绕着城市一圈圈的跑——劳动,不分贵贱——付出的多了,得到的就多了,付出的少了,得到的就少了——我没有付出这些劳动,收入当然会比他们少一些,这很正常,我付出的劳动有多少,我就拿多少该我拿的,起码,旱涝保收。既然没有冻着我饿着我,那做点儿事儿也是正常的——每个可以安顿自己的人都在为国家做着贡献,我运气好,通过层层选拔,国家给了我机会和平台,还有啥不满足的呢?

另外赖在公职不走的一个原因是:我想让这个国家更好,想通过我的工作去解决更多实际的问题。就拿外宣工作来说吧,外宣工作看似都在高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事实上并非如此。外宣做好了,是有利于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试想一下:当投资者们都知道博尔塔拉投资环境好,乐意来投资的时候,是不是增加了本地的工作岗位?有的时候,一个工作岗位,就是一家人全部的生计了,吃的米喝的茶,都指望从这来呢。说不定就可以让一个本来没钱读书的孩子有书读,可以让一个等钱看病的老人看得起病——让这个国家更好,所以参与到国家管理和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来,是个人选择的事儿。请允许基层公务员们抱怨两句穷,起码愿意抱怨的是真穷,而且不会以权谋私吧?

所以,还请个别网友们收回你们的风凉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所以,还请允许别人在追求的过程中抱怨几句。钱当然是个好东西,但是不是人生追求的全部。人活着,总是要做些事情的。做事儿的时候,最佳状态当然是不抱怨好好干活了,可如果真的有人抱怨了,还请体谅一二。愿意抱怨的是好事儿,如果连抱怨都不抱怨了,直接用了手中的公权力去搞贪腐,那对于社会和国家而言,危害就太大了。各位网友可能不知道吧?大部分的基层干部对于腐败的痛恨与一般群众,在痛恨程度上进行比较的话,只会比一般群众更恨,而不会比一般群众少。

关于这个话题,也就聊到这里了。其实想说的话还有很多,可是说多了,都是泪,索性不说了。

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