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弱国,无外交。即便是在建国之后,也依然可以隐约看见这样的影子。抗议、谴责,这些词语让我们的外交官们背上了太多本不属于他们的锅——国力不如人,二炮搞不定的事情,指望嘴炮确实有些勉强了。此后这些年,知耻而后勇奋发图强,到了今天,我们中国人,又回到了那年战斗过的地方——尽管南联盟不在了,可英烈们的事迹还在,最为普通的劳动人民还在。

摆事实,讲道理。

南联盟,是个历史的名词了。那年,我们在南联盟失去了优秀的同志,全国悲愤,却无能为力。那时的中国虽然有杂音,在面对外辱之时,却没有哪个人敢明目张胆的站出来替外国说话——尽管在那个时候,我们不如现在这般强大。

这次去,可以说是故地重游,带着诚意和礼物。曾经与那片土地上的人们共同保卫那座大桥,共同保卫那个已经不复存在的南联盟。既然到了,祭拜在异国他乡为国捐躯的英烈是不可缺少的环节。这不是哪个领导人的执政风格,而是国家意志觉醒后的必然。无意去揣摩他当时的心情和想法,他不是自己去祭拜,是代我们这些不能前去的人一起去祭拜。时代不同了,是时候去拜一拜了。

异国的英烈–有感于习近平在南联盟使馆前的凭吊-青年力

当下的中国,与那时不同。有人公然在网路上为那些残忍杀害我们同胞的刽子手摇旗呐喊,有人在精神上依然逢洋必跪。这些年国家发展了,所以每个人都长出了骨头,别觉得那些跪着的人没有骨头,他们的骨头也硬着呢,当他们在替他们的主子摇旗呐喊时,他们的腰杆挺的比路灯都直——他们还幻想着要把我们挂路灯上呢,不是没骨头,只是没有为这个国家硬气。

于是乎,爱国者在他们那里成了“民粹”,成了“小粉红”,成了“余孽”——他们哪里是在骂爱国者,分明是冲着那个敢去祭拜异国捐躯英烈们的人去的。在全世界媒体都在为侵略者拍手叫好时,当时南联盟人民的声音根本没人在乎,当地人到底是怎样想的?没人知道。虽是异国,可是:同属于劳动人民的声音,却无法传递到国际社会。我们是经历过这样的时刻的,我们也同样被侵略过,被分裂过,同样被列强以各种各样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欺负到门上来过。所以,那时那刻,如同彼时彼刻的感同身受——中国人民决定帮助南联盟人民把声音传递到国际社会——结果是,那些侵略者们用导弹炸毁了我们的喇叭。

弱国,无外交。即便是在建国之后,也依然可以隐约看见这样的影子。抗议、谴责,这些词语让我们的外交官们背上了太多本不属于他们的锅——国力不如人,二炮搞不定的事情,指望嘴炮确实有些勉强了。此后这些年,知耻而后勇奋发图强,到了今天,我们中国人,又回到了那年战斗过的地方——尽管南联盟不在了,可英烈们的事迹还在,最为普通的劳动人民还在。

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忽闻前驻法大使吴建民意外过世,与他共同过世的似乎还有武大的一名教授。于是停下来平复了一下心情——毫不避讳的说,与吴大使在很多问题上的观点是直接针锋相对的,几乎只认可他10%的观点。他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在哪个时代背景下,他有他的历史使命和历史局限性——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的历史使命和历史局限性。他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理应受到基本的尊重。

对于生命的敬畏理应是一样的,这是人性的基本底线,不会因为历史时代的变化而改变。所以,在这里不再去评论他的观点,斯人已逝,希望他以及所有意外逝去的逝者,一路走好。

谨以个人身份感谢习近平同志代我去看望那些在异国为国捐躯的英烈,辛苦了。

南联盟,没了——我们,还在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