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没错,我是无产者,如果说有损失,那我失去的只是锁链。

聊聊王明旭、抄党章等近期舆情-青年力

摆事实,讲道理。

近期舆情简单梳理一下,做个记录先。

在@不沉默的大多数 眼里,是很难发现生活美好一面的。这个评价,不是轻易做出的,而是通过长期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不知道是他还是她,看上去有着所谓士大夫悲天悯人般的正义感,却一次次用着鸡鸣狗盗的方法对错误不断地放大,并且努力进行着误导。我没有证据不乱说话,这个账号背后的人,有些阴暗。

对了,他说道德谴责没啥用——连道德谴责都没啥用了…我能说啥呢?要不你自己把你微博上美好的事物展现出了看看呗?道德谴责没用,非得等到依法处理才行?那随便你吧,看看咱俩粉儿的素质区别很多事情都很明确了,支持你的在我这里留言,大多数是个啥素质?这就是你传播的价值观吸引的人群。

再说说@王旭明 。他很显然是个民族极端主义者,他并不适合他现在的职务。他以为他换了课文就好了,事实上确实是利用了大家对于张女士的尊敬来搞的小把戏。我没有证据说他是哪方势力渗透到体制内的坏人,然而他所做的一些事情,并不像一个为国为民的社长该做的,简言之:不符合国家利益。可以深挖看看。

和周围的同志们曾经不止一次聊过他。最后同志们认为:如果他是党员,他已经违反了政治纪律。如果他不是党员,那么他不适合担任任何公职,包括国企、事业单位中的任何形式的岗位。不过大伙儿一致认为这个人怎么看怎么像特务,可惜离得太远,要不然真的很想了解一下到底是个啥人物。

至于@英国驻华使馆 ,一个用鸦片差点儿把我们搞的亡国灭种的国家,一群至今博物馆中依然有我国珍贵文物的强盗,又有什么资格谈人权呢?一个连女王及高级官员都不懂得基本礼貌,在背后嚼舌头的国度,在我们的文化习惯中,往往称其为伪君子。伪君子和真小人都可恨,只不过前者除去可恨之外,还有不要脸。

我也挺喜欢卷福的,不过这不妨碍我对他的国家做出评价。日本不也有久石让么?一码归一码。至于他们喜不喜欢我就不知道咯,无所谓╮(╯_╰)╭

还有个@台湾_蔡其昌 。大家都知道,我是学老中医专业出身的,相面…话说大家都是体制内的,蔡其昌小朋友相当于是地方人大代表吧?当年在太阳花的时候用一堆屁股来问大陆大学生在为未来做什么的时候,被照脸乎;一个人大代表跪舔一省之长,放大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却做的如此自然,真下作。

至于@遇害民警张际勇妻子 这个事儿本来不想谈,然而不提不行,希望平台方能高抬贵手。无非就是想要钱——不过,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有些人捞过界了,赚钱无所谓,借事儿将矛头对准政权,那就触及红线了。炒热每一个负面舆情目的就是颠覆和煽动,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违法必究,信么?

不管怎样,真相或许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当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我希望当地执法部门可以依法处理。无论是哪一方错了,目前的情况看起来都已经涉嫌违法了——以后对于这种事情是不能纵容的,纵容的结果就是得寸进尺。

邓相超 是个什么人?官僚——那种吃里扒外的官僚。他有个厉害的地方,就是胡说八道没人管。这事儿也不能怪他,看看年龄也知道他的经历和阅历了。大时代之下,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人才,同样,也会泛起各种各样的人渣。他如果聪明,自己退了所有职务,继续胡说捞钱也就算啦,可惜偏偏不,所以迟早要被处理。

有一堆“律师”跳了出来黑抄党章,他们关于我党啥都黑,借抹黑碰瓷来赚钱,个别人是真没看过党章。不过扭过头来说:党员抄党章碍着谁的事儿了?是党员的,不乐意抄你退党啊;不是党员的,用你家笔墨纸砚了?这么怕党章?只能说明是抄对了。也提醒诸位同志:抄是为了照着做,两学一做开展的好,要支持。

黑抄党章,实质上是黑两学一做,黑两学一做,实质上是黑习总。腾讯刻意把人家闹访的照片摆出来,还套上了人民网的来源,到底是谁黑谁,谁被黑的事儿,就不说了。这些有弹窗的,有广告的,包括各种浏览器推荐新闻的…唉,看不成。

‘m sorry…有的时候,不服不行。所谓议员,也就是地方人大代表舔省长,就已经够奇葩了,一个省长跑去舔美国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非常政治不正确的行为,为啥?不为啥,这履历,还赶不上大陆一个县委书记或者县长。台湾水果好像有点儿问题,大家留意。

一个省部级干部,接待个外宾就能弱成这个样子…我真心不想用贬低对方的方式来抬高自己,这样一定是显得我很low。可是实事求是的说:很显然这个干部培养模式是比我党的干部培养模式要差很多的,我党面临着一些干部执政能力不足的风险——这是内部比较、纵向比较来看的,结果跨省横向一比较,我怎么觉得我党这个执政能力虽然有这个风险,但是在目前,现阶段,也不至于那么不堪吧?居安思危,在坚持自信的基础上,还是要承认我们的短板很多,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的,各位党员同志共勉。

继续聊舆情。弑医案纷纷扬扬,伤医案比比皆是。到底哪里错了?价值观。人们又想享受先进的医疗技术带来的便利,又不愿意为先进的医疗技术承担成本。这个锅,当然甩给政府,因为在中国所有的锅都可以甩给政府——问题是:整个产业链上,政府手里有什么呢?下游注入再多血,上游都会吸走。就这么简单。

我点了三盏蜡烛给@新安晚报。

第一盏,祭奠我死去的医学领域的同仁,他们是我在临床一线与疾病战斗的战友们。

第二盏,祭奠那些突破新闻底线将灵魂卖给资本的媒体人,他们虽然还活着,但已死去。

第三盏,祭奠我党内尸位素餐的“同志”,他们已经在糖衣炮弹和意识形态的阵地上没了,不是牺牲,而是投降。校园暴力舆情。我一直有个理念:对于校园暴力问题,法律层面要修改法律,线下严抓严打,媒体不要去过多的报道。一报道就容易引起效仿,这个事情早在几年前就提过了。舆论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至少别制造新问题。决定不了受众行为但可以决定报道角度。现在一系列门户网站的客户端推送简直不能看,怪谁?

除去刚刚说过的之外,还有很多。例如某些外媒又开始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其实这个很正常,把近期的这些舆情全部串起来,就可以看见一条清晰明确的脉络。外媒的介入是必然——不过,现在我们已经不跟着他们走了。反正某些外媒的名字叫做:不黑我党不黑中国不舒服斯基,既然没有国际话语权,那就随意吧。

今天晚上聊聊近期舆情。我是党员,基层的,住村干部,小科员一个。网评员?当然是了,哪个在网络上发布评论的人不是网络评论员?职业不同就低人一等了?我自己也是纳税人,我不劳动吗?工资和我差不多三千块级别的人纳的税我一分钱没少过。

五毛?现在微博20093条,评论更多——要发一条给我五毛,估计我现在都买得起房了,大伙儿信不信?扣我帽子没啥用,省省。

为了避免你们人肉太辛苦,我自己实名站出来了,怎样?服务周到吧?近期舆情又乱又杂,得说几点意见建议。

对人的评价是个人看法,既没有违法,也不违纪,不服?憋着。

你们的水军对我也没啥用,一律拉黑屏蔽,能奈我何?还有没睡的网友么?我就陪大伙儿聊聊近期的舆情,给大伙把他们都剥开来瞧瞧。

自古邪不压正,我一光脚的,还会怕那些穿鞋的么?国际玩笑都不敢这样开。

没错,我是无产者,如果说有损失,那我失去的只是锁链。

就这样吧。

谢谢,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