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魏则西刚刚过世,百度莆田的事情还没有过去,而这又是一起足以影响一个职业界别群体的事情。陈仲伟所属医院是公立医院,是公共保障部门,这里的医生和那些火海逆行的消防战士、伸出双臂护学生的教师、冲向暴徒的警察、救灾抗洪的战士、倒在扶贫路上再也起不来的基层公务员及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可当伤医弑医事件发生时,一条条具有煽动性的、恰到好处的、熟练掌握大众心理和引导网民情绪的评论又像吃人血馒头的苍蝇般围了上来。

那些悲伤的背影–为陈仲伟主任祈福-青年力

先为陈仲伟主任祈福。

摆事实,讲道理。

曾写过最美逆行的背影,也曾写过离家执勤人民警察的背影,还有讲课时人民教师的背影。今天,终于看见了医生的背影。除去这些,还有各种各样的背影:脚手架上农民工干活时的背影,清晨街道上清洁工的背影,深夜收拾地摊小贩的背影,这些背影的主人是谁?他或者她的家在哪里?他或者她是谁?在脑海里留下背影的时候,他或者她是怎样的?或许疲惫不堪,或许精神抖擞,或许意气风发,或许愁眉莫展。不管这背影的主人有着怎样的表情,这些背影都不会是麻木的,而是这天地间一个个鲜活生动的精灵,一个个温馨家庭的成员,一个个努力拼搏的人。

在网络上,这样的背影太多,关注这样背影的人太少。当看见那张在围在手术室的背影照片时,眼泪瞬间就下来了。那是熟悉的场景,是曾经工作、战斗过的地方。并没有过多的言语,转发了一个流泪的表情,一个爱心的表情,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流泪和祝福,是第一感受。脑海里一遍遍闪过近年来各种各样的弑医事件,闪过各种各样的法律条文,闪过各种各样的医改政策,企图从中找到可以解决问题、避免悲剧发生的方法。甚至在想,当年救亡图存的那些人是怎么做的?他们是怎么找到了拯救国家、振兴国家的路?可想到这里的时候,脑海里却依然是一群背影,慷慨赴死的背影。

作为一名意识形态领域的战士,只能有一分钟的悲伤时间。在悲伤之后,擦干眼泪,开始翻阅转评的内容。看见了一条条留言都在祝福,一次次转发都在祈祷,看着这些简单而坚定的祝福,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人类之所以进步是正因为对不可知的恐惧。作为医生,对于生命充满了近乎于共产主义相同信仰的敬畏,我知道生命的坚强和脆弱。不得不说其实很害怕,害怕那些吃人血馒头的苍蝇又围上来。想排开脑子里的那些警惕和职业的习惯性思维,想简单的和网友们一样——可是不行,因为又看见了那些食腐动物开始在这件事周围游荡。没有丝毫的意外,没有丝毫的改变,他们泛着绿光的双眼冷冷的盯着这件事情。

那些借这件事开始挑拨离间的评论是怎样的人留下的?是一时悲愤,还是刻意为之?一条条具有煽动性的、恰到好处的、熟练掌握大众心理和引导网民情绪的评论,是谁留下的?难道敲打键盘的时候心里就没有一丁点儿柔软的地方么?在冷冰冰的屏幕背后到底是一个残酷无情的人还是一条冷冰冰的程序?

如果是愤怒,可以理解这种悲愤,负面的情绪需要宣泄,恳求大家尽可能的请用希望拓展希望,别因悲愤而让人绝望。

可是如果是刻意,如果是残酷无情,如果是一条冷冰冰的程序,尽管害怕,尽管恐惧,尽管只能用文字当做武器,那也只能义无反顾的顶上——没有那么高大上,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那一个个坚定的背影。

毕竟,则西才刚刚过世,百度莆田的事情还没有过去,而这又是一起足以影响一个职业界别群体的事情。

每一次争论都会让你们的意图得逞,所以我不会与谁去争论,而是用正式行文告诉某些评论背后的人:这家医院是公立医院,是政府的公共保障部门,这里的医生和那些向着火海逆行的消防战士、伸出双臂护着学生的人民教师、冲向暴徒的人民警察、救灾抗洪路上的解放军战士、倒在扶贫路上再也起不来的基层公务员、为了生活而不断为国家建设、人民福祉努力的各行各业的大国工匠及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他们都是这个国家的脊梁,通过他们的背影,你可以看见他们挺的有多直。

收起那些令人厌恶的把戏,离这些高尚的人远一些,别到我所捍卫的领域煽风点火挑拨离间!这里不是可以肆意妄为!我已经擦干了眼泪,藏起了软弱,端起了枪。

如果一定企图用暴虐的情绪来恐吓我的人民,那我只能用更暴虐的情绪让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