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之死–如何限制资本公权力的肆意扩张?-青年力

先向则西的逝去表示哀悼。作为曾经的医生,对于一条年轻的生命,实际上心里是很惋惜的,不敢多想,也不敢多说,没有当过医生的人很难理解这种感觉。我想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请相信:想解决问题的人很多,我只是其中之一。解决问题,需要大家的帮助,请大家珍惜年轻的生命。

摆事实,讲道理。

则西的事情发展到今天,最难过的莫过于是其父母亲友。而感到恐惧的,莫过于更多的病友。因为目前处于垄断地位的搜索引擎没有被罚过5亿美刀,没有为任何因其搜索引擎把关失误承担任何实质性的责任——我并不是说要把谁送进监狱,那是简单粗暴的说法,发泄一下情绪可以,然而对于解决问题是没有意义的。

在这里,我需要提出一个概念:资本公权力。任何处于垄断地位的资本势力,尤其是涉及这件事情的网络资本势力,无论是哪个领域,都是关乎国计民生的领域,网络对于很多公民而言,已经是生活必不可少的工具。我们在享受这一技术进步工具带来的便利同时,这一工具也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渗透到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生意到知识,从教育到医疗,网络的触角几乎延伸到了所有的民生领域。

在这种情况下——网络资本势力,其实质上是已经具备了公共领域近乎公权影响力的,对于这一点,大家可以仔细琢磨一下就会发现这个是既定事实。而这仅仅是网络资本势力,网络资本势力,还仅仅是资本势力的一部分。这些资本势力,实质上已经掌握了影响公共领域如同公权力的能力。一个好点儿的论坛几百万用户到几千万用户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巨头网络资本可以影响的人群,已经高达数亿——此时,这些网络平台的规则制度,就如同于虚拟世界的法律一般,足以通过网络世界来影响现实世界,从法律的意义上来讲,尽管这些网络平台上的规则制度不是法律,却事实上拥有了法律近乎一样的影响力了——而对于这些网络平台的管理,就近乎和行政力一样的。

网络平台规则制度≈该网络平台法律,网络平台管理人员≈该网络平台公职人员,网友们=群众。

因此,网络资本实际意义上,已经拥有了可以影响现实世界的公权力了。网络资本势力仅仅是资本势力的一部分,而对于公共领域有近乎公权影响力的资本势力,必须像监管公权力一样去监管。否则就会出现一个公权监管空白。

把公权关进笼子里,如果不关这些网络资本势力公权力的笼子,那么曾经通过行政公权力来影响公众的权力将改为通过资本公权力来影响公众——作为和我一样的所有网民,所有人,依然会在特权的强压之下,被压榨到连油渣都不剩。

因此,行政公权力和资本公权力,在依法治国思想指导下,都应当被关进笼子里,都应当在法律范围内来行使自己的公权力。目前对于行政公权力的制度性限制正在逐渐成熟,而对于资本公权力的制度性限制,还有很大空白。

毕竟,资本是为了利润的,其基本目标并没有恶意——可在现实中,并不是每个资本拥有者都会那么安分守己赚该赚的钱。对此,现在是提出把资本公权力关进笼子的时候了。

为了不提高行政成本,建议很简单:用行政公权力和资本公权力去进行博弈性的限制。目前现实就是两者之间本就存在博弈行为,都是公权力,行政公权力管的多了,资本公权力就管的少了,资本公权力管的多了,行政公权力就管的少了。这样的博弈很多时候,吃亏的还是普通人。

为了限制行政公权力,我们有很多入刑的法律可以约束。对资本公权力,入刑未必可以限制住。某些资本拥有者才不在乎会不会入狱。鉴于目前这种情况,打蛇打七寸,既然资本是以追求利润为目的的,那么就建议对于资本公权力限制要从资本入手,说白了,俩字:罚款。

你搞虚假广告排名,罚款;你搞反共反华贴吧,罚款;你搞黄赌直播,罚款;你搞低智空间,罚款;不搞其他的,就罚款,巨额罚款。500亿,罚个5亿美刀,还有多少?摸着石头过河是摸着石头过河,不过,河里既然有一块已经突出的大石头,不妨也摸摸看。谷歌被巨额罚款之后,就知道请一堆医学专家来核实材料,前车之鉴,可以借鉴。

所以,建议人大常委会加速研究对于各个领域资本公权力巨额罚款的事情。建议每一次罚款的额度不要固定死,而是以百分比来罚,也不要太多,犯一次错,罚款空间就以其市值做基数,罚个5%—10%以示惩戒就可以了,5%起步,第二次6%,第三次7%,依次类推,最高到10%。这样的限定,对于资本势力的影响是很大的,也能真正对资本公权力进行约束。

我自己也纳税,我自己也消费,我本人既受行政公权力影响,也受资本公权力影响。吾俸吾禄,其利其润,皆是民脂民膏。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些罚款可以用于改善民生,可以用于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可以用于补偿因资本公权力肆意扩张导致受害的受害者们,虽然说受害者们未必是以补偿为目的,但是这样的补偿可以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资本犯错,资本承担责任,资本弥补,符合依法治国权利义务对等原则。

如果没有巨额罚款,还有什么可以限制住资本公权力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赚不该赚的钱,就应该承担责任。欢迎大家对如何把资本公权力关进笼子展开讨论——在其他国家,这样的话题可能讨论不了,然而在我们的国家,还是可以讨论讨论的,这是导师给我们留的尚方宝剑,该用的时候,就得拿出来用用。

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