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事实,讲道理。

今天习总开会,说了网络安全的事情,讲话精神有四点。此新闻一出如同一道军令,各路人马也都纷纷登场。公知们在为那个我不愿称之为同志的人以及更多因为反华反共或者企图颠覆政权的人叫冤,希望可以恢复他们的微博账号,甚至于恢复他们的话语权——于此相配合的,还有我同样不愿意称之为同志的另一些党内人士在努力的将自己各种违反政治纪律的言论往“善意批评”上靠。

对于这一类人,我只想问一句:你们支持中国共产党执政吗?如果认为自己的意见建议都是“善意批评”,不妨都用实名认证的微博光明正大的站出来说这么一段话:中国政权的稳定是符合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对于中国目前存在的问题,我们愿意提出善意批评及解决方案,但我们的批评绝不也永不用于颠覆中国稳定政权,绝不也永不破坏稳定环境,绝不也永不叛国,绝不也永不违反中国法律。这段话不足140个字,复制粘贴一下,容易的很。没让你们这些公知们忠于我党,你们能忠于国家就算是烧高香了。

之所以用这种看似幼稚的表态来将公知们的军,是因为我在基层,我很清楚人民群众要的是什么。每天为了生活的更好一些,人民群众都在努力的劳动。尽管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我和我的同志们一直在努力解决着问题——而解决问题,是需要环境的,无论是现实中的环境还是网络上的环境,都需要稳定。别一听见稳定就开始反感,我也问问诸位:稳定如果不好,难不成动荡很好么?所以,即便是在动荡的状态下,公知们不会也不可能这样表态,因为这样表态了,他们的金主就不会给他们钱了。他们根本不是反对我党,他们的目标本就是中国政权稳定罢了,即便不是我党执政,换做其他党执政,他们同样会反对——他们的金主不需要一个稳定发展中的中国,需要的是一个动荡而退步的中国。

所以,还请你们收起所谓的“善意批评”,也别想着靠曲解就可以影响什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扭过头来,再来看看关于习总的座谈会。这次座谈会与文艺座谈会、“8·19”讲话、国际互联网大会、“2·19”讲话是一脉相承的。习总自己亲任的领导小组组长并不多,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这也足以说明网络安全的重要性。不可否认的是:在近两三年,网络环境确实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变。然而,网络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的基本盘,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平台渠道依然在别人手里,话筒依然在别人手中。这不是悲观情绪,而是实事求是的分析,结合此次习总讲话,我们来分析一下,具体如下:

一、建议领导干部上网,在网络上走群众路线。这里阐述的不仅仅是上网这么个事儿,重点是群众路线。再深挖一下,实际上是我党执政面临的四大危险——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并没有彻底消除。十八大以来,各种改革稳步推进,四大危险在程度上有所变化,这种变化就好像是曾经可能是80%这个程度,现在降低了,是70%这个程度——然而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这些危险。让领导干部们上网,不是说上网作作秀,打打官腔,而是以网络为工具,畅通言路,服务群众,推动改革,促进事业,翻译成白话就是:用好技术进步红利,用好网络工具,让群众参与到国家管理、社会管理中来,进一步提高群众的主人翁意识,增强领导干部们的公仆意识。

我前面讲过:目前网络舆论并没有成为服务群众、方便群众了了解国家政策的渠道,而成为了对方攻击我们的工具,主要原因和领导干部是否上网有很大关系。领导干部上网了,好处还是比较多的,不说其他,至少群众反馈什么事儿要方便很多吧?但是,在现实中,领导干部们确实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确实很忙,怎么办?那就请人帮忙看网——在请人帮忙看网的时候,我只有一个建议:远离资本导向的舆情产品和兜售概念的舆情贩子。怎么分辨他们?不说其他,九千八的摘星手就属于是资本导向的,有偿新闻和有偿不闻乃至于制造舆情制造新闻再平息的事儿,不是没有发生过。为了避免商业炒作的嫌疑,我不推荐什么舆情产品,只说明该避开什么就行了。

二、对网民要有包容心。说道这个事情,就想起来papi酱和直播的事儿。有的时候,我也挺无奈的。电视剧,电影,广告,广播,网络广播等等诸多阵地成什么样了?某音乐名人自从转行开始评论历史,就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各种视频各种音频全网推送,现实中甚至有的党员都将其牟利的产品当做正史来听;某些宗教极端思想的电影电视剧居然可以开拍甚至参加活动、上官方平台;某些充满逆向种族主义到处贬低中华民族、贬低中华民族民族荣誉感的电视剧、节目到处横行甚至流行起来;娱乐至上的对于物质导向、拜金主义价值观的相亲节目播了一期又一期…对网民要有包容心的原因,不是说你管的不对,而是说:你先把该管的管好。网友们的建设性意见,提了那么久了,结果别人换汤不换药,换个名字,你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网友们的批评批了那么久了,你们至今不开通网络渠道,不作回应;网友们不了解流程,由一个边疆基层党员打电话询问,然后写出来做宣介…至于意识形态领域模糊认识的问题,更是避而不谈——个别网友不喜欢央视,好歹央视作为喉舌至少能喊出党媒姓党的口号,而你们连口号都不喊,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喉舌、姓不姓党!所谓对网民要有包容心,更多的并不是说网民需要谁去包容,翻译一下就是:你别摆一副高冷的傲娇给网民看,俯下身子,蹲下来,敲敲键盘,点点鼠标,让网民们知道,屏幕背后不是冷冰冰的衙门,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三、善意批评要欢迎。实际上,这里讲的是舆论监督的问题。舆论监督你不做,公知们就会用借舆论监督来攻击你。网上有一种声音,说是“被反对的政府才是好政府”,而“欢迎批评的政府”只是装样子——这种民粹论调也是胡说八道——台湾诈骗犯的事儿,台湾民进党反对了没?被诈骗的受害者怎么办?那些被诈骗的钱不是人家受害者辛苦赚了的吗?顺便说一句,想反对政府很容易,用好人大就行了。反对的事儿就到这,言归正传,不接受善意批评有什么结果?你不让网友们进行善意批评,网友们就会有怨气,怨气憋久了,就会爆发出来,某部门官博开通第一天被问候的场面就是例子。那善意批评和恶意炒作以及民粹反对如何区分?这里很好区分:符合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是善意批评,实事求是依法有据的,是善意批评;天马行空胡说八道煽动民粹的,自然不是善意批评。无法辨别善意批评的原因不是说真的区分不了,而是官僚主义太甚,听不得不同意见建议;舆论监督缺位,变成了对方的天下;意识形态混乱或者失守,已不明白什么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四、符合人民利益。综合上述的内容,什么是人民利益?稳定的、良好的、有序的、安全的、言路畅通的、主动舆论监督到位的、愿意走群众路线的、能包容网民的,就是符合人民利益的,可以继续拓展;与之相反,就是不符合人民利益。对于这一点,在认识上是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对于人民利益的解读、代表、阐述来理解,或许就好理解的多。

五、其他关于网络发展、网络技术层面安全、网络产业等等方面的内容,就不必太多解读了,都很好懂。

所以,对于习总这次座谈会,可以有个正确的认识。想借曲解、扭曲来做自己的事儿的,还是要掂量掂量,尤其是摘星手,他可是曲解中央政策的老手了,盯着点儿没坏处。

现在,大家就知道目前网络舆论基本盘没变的原因了吧?实际上,国家领导人这么关注网络安全,事实上倒也说明了一点:目前,还不够安全。这话就只能说到这了,抛块砖给大家,剩下的,看高人引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