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事实,讲道理。

学雷锋日快到了,我们在纪念雷锋同志之前,一首有关于他的歌《学习雷锋好榜样》又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线,这次在网络上火的只是一句歌词:立场坚定斗志强。

当做玩笑话,这句歌词与任志强有关,网友们总是有无穷无尽充满诙谐幽默的智慧。短短的一句歌词,既缅怀了雷锋同志,又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尽管被扣上了各种帽子,但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普通网友们都乐此不疲的参与到了这个话题中——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很显然,网友们没有打算在沉默中灭亡,于是,任大炮一如既往的开炮,可网友们却与曾经不太一样,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爆发了。

原先称呼任志强时,我有时觉得我是很正式的跟他说话时,总是会加上“同志”二字。同为党员,同志相互称呼,没有什么问题。今天写这些文字前,我躺着听了半个小时的古筝曲,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思考的问题只有一个:是否还要对他用上这“同志”二字作为称呼?

自从转正那天起,我慢慢开始使用这个词语称呼周围的人。“同志,你好,请问”这个短句慢慢成了我出门办事常用的开头语。很有意思的是,头两年,我这样称呼别人的时候,别人会很惊讶,然后忽然很正式的听我说话。记得有一次见着某个领导,我开口便是:“XX同志,你好。”那位领导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好多年没有人叫我同志了,真好。”然后我们先办公事,而后坐下谈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是很忙的,半个小时里,时不时就有人在门口探头,想进来,看见我们在说话,就没有进来。这半个小时,我们聊的话题很简单,哪年入党的,为什么想入党,对于共产主义信仰是如何理解的?青年们现在关注什么。天南海北聊了许久,最后告别的时候,他说:“小崔同志,辛苦了。”我的回答是:“为人民服务。”

这是我对于“同志”两个字的理解。这个词语,对于我而言,近乎于值得信赖的认证信息一般。所谓同志,志同道合。在古代,“同志”这个词与兄台等词一样,是朋友之间的称呼。记得当时查同志一词的来源时,似乎是在《国语》中对“同志”一词有个解释:“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尽管后来,同志一词就像是“师傅”一样被广泛使用,可后来又因为种种原因,渐渐使用少了。随之改变的不仅仅是称呼,还有人们的思想。

而任志强,在现在的我看来,就是改变了思想的人——这也是我吝啬再对他使用这一词语的原因。愤怒之时,我也曾用苛刻的语言去批评他。静下心来想,他其实也很可怜。或许没有什么比一个中国共产党员信仰迷失更可悲的事情。其实无论是什么信仰,失去信仰都是挺可悲的事情——人总是要有一点儿精神的——我对于这句话的理解是:人总是要有些信念,要有些敬畏,要有些底线,要有些坚韧不拔的性格等等一些积极的品质综合在一起,就是信仰。当他思想改变时,实际上已经脱离了精神入党的基本要求,变成了一个仅存一副躯壳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尽管形式上他依然在组织内部,可是在认可程度上,我已不愿再对他使用“同志”这一词语。如果说他是个普通人,即便是非党员的房产大亨,我也不会对他有这样精神层面的期待——毕竟党员多少要有些不同。

那党员与普通人不同在哪里?为什么我会对他有所期待?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要有党性。很多党外的同志对于“党性”不是很理解,而我党的对立面,也总是对我党的党性曲解。我个人对于党性的理解是这样的:产生于人类社会公共道德而高于一般公共道德底线的精神追求。党性和人性是什么关系?党性是部分人性中可以推动人类社会发展部分的精神追求的集合。拥有党性的人必然拥有人性,但可以因为这种精神追求而非常自律——这样的人并不是少数,在我周围认识的很多青年中,精神入党早已完成,只是缺少了形式入党这一部分。在我心里,我更愿意称呼他们为同志,不是说形式入党不重要,而是说精神入党是形式入党的前提条件。如果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其党性修养很高,即便是形式上没有入党,我依然会认定他是我的同志。如果不信,不妨问问自己:真正的共产党人是什么样的?在网络上,有一种言论很有意思,将人性不符合公共道德底线的内容全部贴上我党的标签,说这是党性,借此来抹黑我党信仰。想想其实觉得可笑,真正信仰坚定的中国共产党员党性修养,恰恰于此相反。

举例说明:贪腐,是对于物质等的追求,这不是党性要求,而是人性贪念的膨胀,对于金钱的贪念来自于拜金主义;对于官位的贪念来自于官本位思想;对于美色的贪念来自于对人性生理快感的放纵;对于群众简单粗暴的工作作风,恰恰是背弃了群众路线——这些哪一样是党性要求呢?党性要求,从其严格意义上来讲,实际上对于每个党员的要求近乎于圣人——想做到这样是很难的,所以需要每个党员不断提高党性修养,不断去努力进步,不断去完善自身。这才是真正的党性。

在网络之上,对于共产党人的各种抹黑很多——然而真正的共产党人有一点品质是谁都无法抹黑的,那就是牺牲精神。牺牲,这个词熟悉又陌生,从建党至今一直都有,只是总是在书上见过——直至在现实中我遇到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了这个词的含义,也渐渐明白了党性修养是什么意义。如何选择,不在于别人怎么说,而在于我们愿意听从哪一种声音、想要怎样的结果,世界就在我们手中,只是往往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有多伟大。而任志强,并没有让我感到他有一丝一毫愿意为他人牺牲的意思。这并不是道德绑架,我也不曾道德绑架过谁——入党是自我选择的事情,当一个党员党性修养如同他时,退一万步说,即便是道德绑架,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所以在精神层面、信仰层面的任志强,早已不是我的同志,不愿对任志强用“同志”一词称呼,这是原因之一。

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来自现实他自己的行为。任志强的言论在网络上比比皆是,如果说他没有违反党的政治纪律,没有破坏了党的政治规矩,这个地该怎么洗?党纪第二编分则第六章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二条的内容清楚明确,白纸黑字就在那里,谁都能查到。一条一条和他行为对着看看,看完了,到底如何,大家心里会有自己的判断。

这就是为何我不愿意称其为“同志”的另一个原因。

或许朋友们会问:既然他违纪了,为什么没有人去查他?这个问题我也很困惑。这个困惑并不是因为任志强产生的,也不会因为任志强结束。在从严治党的路,崎岖曲折。就党内而言,虽然从属不同支部,但是放在全党范围内,都是党员,一票对一票。

在这里想和大家说一件事情:从我党建立之初的一大开始,背叛的戏码就从未停止过。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进程中,承蒙群众的帮助和诸多同志的认真,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发展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政党之一,其中遇到的困难从未减少过。从组织发展的角度来讲,我们党从建立之前至今,所处的环境从未真正意义的有利过。只是:现在的情况,或许并不比历史上哪个阶段好,但还不至于比以前更糟糕。对于未来,我依然充满信心,如同对于任志强,即便是背景再深,那又怎么样呢?我只是想试试。

写到这里,我也未曾否认过目前我党存在的问题,也不愿意为这些问题去辩解什么——有问题,那就去解决问题。而任志强,就是问题。任志强不被我以及和我一样的同志们认可的原因,也基本解释清楚了。如果他主动和组织交代清楚经济情况,然后主动退党,或许还会好一些。毕竟,对于普通群众而言,有强制约束力的只有法律。

想起来下午文青问我,到底处理到哪个层面我才算满意,其实我个人与他并不相识,没有私怨,只有公愤——因此,依纪处理就可以了,如果有违法问题,建议移交司法机关。

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