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人”是思想动员,纳吧是现实背书–我们能否经得住历史考验-青年力

 

摆事实,讲道理。

时隔半年,认真的人又去看了那个曾经震惊全国,乃至震惊高层的纳吧,还是原来的贴吧,还是曾经的味道。若要问这是什么?恐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但无论答案怎样的不趋同,都无一例外的不会脱离一个事实:没有人去追查这件事,户籍信息从公安内网流出没有结果,网友们的义愤填膺只是苍白无力的呐喊。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鸵鸟式的逃避并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网民的认知变得越来越明确和难以接受结果,对于那一个个受害的孩子及其家庭而言,意识形态领域的颓败不再是抽象的概念和晦涩难懂缈的理论,而更像是无穷无尽、从精神到肉体、从线上到线下都在被不停折磨的体验——对于个人及其家庭而言,地狱的折磨,估计也不过如此了。

不知道是我们的情感淡漠还是网络时代碎片化信息带来的快餐式关注习惯,让我们转移了视线。可就在此时,纳吧正在悄悄逐渐带给我们的孩子们一种紧张情绪和不安全感,导致他们的勇气变得越来越少,对于国家的感情越来越淡薄,对于我们的信任度也越来越低。或许是习惯了网络规律,义愤填膺之后的我们总是会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舆论关注了就会有人去处理。可究竟哪个环节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关键呢?或许,当我们不再关注的那一刻,纳吧就已经亮出了爪牙,就像他们没有被曝光前的一样,继续折磨着我们的孩子。可我们却不一定会像之前那样再关注这件事。所以造成的后果就是,当认真的人又去回过头看纳吧的时候,现实狠狠的抽了我们一个耳光。一时间我们身上所有的正义光环在瞬间黯淡无光,即便是有再多的成就,在此时此刻,或许也不能使我们心安理得的闭上眼睛。

我曾经说过,舆论和意识形态是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到了今天,已经到了和所有对立面的决斗的时刻。尽管会有偶尔的小胜利,根本的局面并没有改变。“赵家人”是思想动员,纳吧是现实背书。还有一件件更多的人和事会被舆论关注。即使再努力,如果有法不依,有纪不执,群众们再义无反顾的进行舆论谴责,也只能是现在这个结局。在2016年,经济新常态和结构调整会释放更多的影响因素,而对方的攻击也会越来越厉害。在这时候,线上进行思想动员,线下发生各种状况的事情会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必然趋势。

某些装聋作哑的“执法者”们如果继续为了护短、保障部门利益而对纳吧假装看不见,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将被他们的不作为葬送。这同样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因为我们除了舆论,在法治理念下,已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就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那些早已磨刀霍霍躲在角落里的人已没有顾忌和担心,只需一次次突破底线,一次次恐吓我们的未来,一次次打垮我们的精神,只需挑拨我们内讧,就可以再次让中华大地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莫说危言耸听——文登变成僵尸的官博已经证明我们的暴力机器有一个零件不转了。但是相比于中华民族最悲惨的那段历史,现在年轻一代人还在辛苦的支撑着,只是坚持的越来越艰难,越来越乏力。当法律无法保障公平正义,那么以私刑追求正义的事情发生将成为必然。

可是,怎么能和那些个时代相比?我们的先辈们已经用自己的血换来了尊严,在那个妇孺都知道抗争、文盲都知道牺牲的时代,先辈们并没有认输。我看见先辈们现在正在摇头,他们看着一个个不争气的子孙,在唉声叹气。如果他们知道他们的死,换回来的是现在这种局面,他们或许早已没有了抗争和牺牲的勇气。幸福不会从天而降,他们视死如归的勇气值得我们去继承——我这条不怎么值钱的烂命也愿意为此燃烧殆尽。

很多时候,我们对于慵懒散拖、行政不作为的纵容,是纳吧乃至敌人的帮凶。它们的嚣张是因为我们的健忘。无比信任和值得信赖的党员同志正在丢掉这份儿信任,若干年后,当我们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我们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懦弱而感到悔恨?当我们所有的印记和回忆都成为了过去,中华民族复兴无望、荣耀不在的时候,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麻木吗?当那时的我们因为当初的错误糟糕到只能面面相觑时,我们还会对纳吧乃至更多的敌人安之若素吗?对于青年而言,他们对于共产主义坚定的信念来自于我们的传承和牺牲,可当那种无力感成为青年的主流时,相比于共产主义而言,他们会更关心他们个人、家庭、朋友的安危,而攻击爱国者的行为将成为叛徒们拿来炫耀的资本。

在青年眼里,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如果连为自己说话的人都不能保护,那他们会认为真的有“赵家人”存在,而他们并不是“赵家人”,将没有青年再继承我们的信仰。所有青年都会问在自己心里念叨一句话:我爱这大清国,我怕她完了,可大清国爱我么?无论我们把大局把握的多好,战略控制的多完美,可连一个小小的纳吧都处理不了,连一个只需内部审查就可以找到泄露户籍信息的内鬼都找不到,我们何谈发扬积极向上的思想?又怎么能打破现状进一步推动改革?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句话同样是先贤们的智慧结晶。时代的巨轮航行到了今天,我们居然会因为小圈子的部门利益,为了几个没有资格在领导干部岗位上的蛆虫去毁掉我们公信力、去毁掉我们的未来!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国家法律和党中央的各种政策、会议精神、文件、规则制度都已经说的那么明白。可某些地方和个别部门却只有尸位素餐,再无理想信念担当。如果纳吧的事情至今依然没有解决,这些敌人依然嚣张,那么我们都将成为帮凶。在百年之后,共产主义的继承者们会嘲笑我们在这么好的局面下把事情搞砸了,我们共产党员丢掉了自己的信仰,我们失去了我们的荣誉,我们背弃了我们的人民——他们会轻蔑的嘲笑经不起历史考验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