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普敦,碧波万里,皇家公主邮轮缓缓驶离了码头。

我和福尔摩斯面对面坐在头等船厢内,我一边看着《每日电讯报》一边啃着草莓馅饼。“台湾向大陆开火了。”我大声叫道,引发了一阵剧烈咳嗽。

“一名高雄船长用生命阻止了反攻大业。”福尔摩斯淡淡说道,递过小桌上的咖啡,“别噎到了。”

我喝了几口咖啡,“谢谢,福尔摩斯,我认为这是一次误射。” 看来他了解这件事,我浮夸的尖叫并没有效果。

“媒体第一时间都使用了误射来报道。”

“统一了口径?”我若有所思。

“也许大家宁愿相信这是一次误射。”

“台湾军方已经找到替罪羊,一名海军中士。”我挥了下报纸。

“华生,中士无法完成这一切,导弹发射,并不是你射大波波娃这么简单。”

“呃,……那也得先脱裤子,那些技术分析文章看得我头疼。”

“台湾方面最早报道说需要火控钥匙,后来又说雄风三号不需要。”福尔摩斯拉开了窗帘。

英国朋友谈台军反舰导弹“误射”-青年力

“总之,人们被引导到复杂的军事操作流程讨论中。”

“你很机智,华生,如果没有那艘倒霉的渔船……”

“如果真的射中厦门,会引发战争吗?”

“华生,谁也不知道,媒体夸张的喊出离战争只有几秒钟。”

“就算没有渔船,我认为共军也能拦下导弹。”

英国朋友谈台军反舰导弹“误射”-青年力

“从反应速度看,拦截,摧毁,反击,对岸都能做到。”

“但你认为大陆未必会反击?”

“华生,美国人更想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福尔摩斯压低了嗓音。

“用挑衅来试探解放军的作战决心,天哪,这很作死。”

“死的是台湾人,对美国和它的代理人来说有什么危险?”

“到时再宣布误射,逼大陆接受。”

“误射的说辞早已准备好,只是抛出来的时间提早了。”

“福尔摩斯,人们会说你是阴谋论。”

“华生,你相信驻南联盟大使馆是一次误炸吗?”

我摇了摇头,喝了杯咖啡,“但这两件事不相干。”

“华生,都是一个师傅教的,打到厦门,操控全球媒体,使人们相信这是一次误射,台湾赔钱,而大陆会被指责反应过度。”

英国朋友谈台军反舰导弹“误射”-青年力

“福尔摩斯,你是说事前的推演,发射的时间和地点,事后的解释,及媒体的引导,全部在计划中?”

“你不觉得时间很古怪吗?”

“中共的党庆,这也许是碰巧。”我试着解释。

“然后,碰巧发射流程出现漏洞,碰巧中士单独操作,碰巧操作室没有监控录像,碰巧衡山指挥室已有预案……”

“还有渔船呢?”

“这特么才是真的碰巧。”

“你说粗口,福尔摩斯。”

“我不是一直都那么绅士,华生,有时我还会使用暴力。”

“你可没少用暴力。”我做了鬼脸。

“华生,我们可以再做反向分析。”

“你是说,如果这次是共军向台湾误射导弹?”

“对,华生,你越来越聪明了,结果会怎样?”

“岛上哭声震天,证明对岸是恶魔,必须签下和平协议,给人类一丝和平希望,然后,西方媒体围剿中国。”

“真正想发动战争,拉着台湾陪葬的是政客们,他们高呼和平和民主。”

“台湾的疯子们到底要干嘛?”

“从政治上看,民进党上台前的承诺全部跳票,他们需要转移民众怒火,而军事挑衅,用误射来逼使大陆作出回击,然后悲情戏开始。”

“死道友不死贫道?”

“对大陆来说这是一次送上门的机会,他们可以做任何以前不便做的事情。”

“炸成火海?”

“不,先经济切割,政治高压,军事演习,接下来四年就是一个精神病疗程。”

“这个岛真是个精神病院。”我端起咖啡走到舱门边。

“精神病人不负刑责。但大陆会改变对台政策,因为正常手段无法跟疯子沟通”福尔摩斯大笑着,把手揣进了衣内。

我推开舱门,海风扑风而来,我喝了口咖啡,“福尔摩斯,我跟大多数人看法一样,相信是误射,疯子也是要命的。”

“华生,你太善良了。”

呯!的一声巨响,我手中的杯子瞬间粉碎。

福尔摩斯将冒烟的左轮手枪揣回了怀里。

“疯子,福尔摩斯,你这个疯子, 这玩笑开大了。”我双腿瑟瑟发抖。

“误射。”福尔摩斯缓缓端起了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