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耿直哥一位同事发来了一组照片和视频:那是一群来自河北邢台市的愤怒村民,围堵住了京津塘高速路的场景。
 
据悉,这些村民主要来自当地以大贤村为主的10多个村庄。他们的家乡这几天被刚刚过去的一场在当地极为罕见的持续特大暴雨所引发的洪水淹没了——而且他们中还有人失去了亲人,乃至幼子...
 
而在惨状面前,大家的情绪也很容易激动,甚至被谣言忽悠。比如据现场的同事描述,这些违法围堵高速的村民称,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官方说“没死人”,引起他们对于涉嫌“瞒报”的不满,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听说】政府不顾他们的死活突然打开水库泄洪,才令家乡遭了大灾。
 
说瞒报泄洪,这当然不是事实,而且关于水库泄洪的谣言,多家媒体都已经澄清:七里河上游只有一个不具备防洪能力的小水库,又何来人为泄洪淹村庄呢?更何况这村庄还是在下游,在城市的末端。
 
不过,与其简单的辟谣,与其傲慢地怒斥这些村民的盲目,耿直哥倒想与大家一起来看看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从中吸取什么教训!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昨天晚上,河北省邢台市市长董晓宇在抗洪救灾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深感自责和内疚,将对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

此次暴雨洪灾,已经导致邢台25人遇难13人失踪。

市长董晓宇承认灾情统计、核实、上报不及时、不准确,并现场向七里河洪水所有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向遇难、失踪者亲属和受灾群众,向全社会诚恳道歉。

7月19日夜晚,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改变这个村2000多名村民的生活。

据邢台外宣办官方微博“邢台发布”公布,7月19日晚,邢台七里河洪水漫过河堤决口,12个村进水,其中包括东汪镇大贤村。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目前按照河北邢台官方的说法,造成特别是大贤村惨重伤亡的原因,是19日-20日当地出现了特大暴雨,是“天灾导致”。

这话不能说全错。毕竟,身在北京的耿直哥也亲眼见识了这场席卷了华北平原的大暴雨的威力。不仅我们报社附近的一条排水渠达到了我在当地30年见识到的最高水位,而且我停在树下、有树叶遮挡的轿车也被这场持续2天的大暴雨给浇透了,车内严重漏水,电子车窗全部失灵,而且我的住所的阳台也漏雨严重....

这也是从小生活在北京、一年见不到几次雨的我,第一次希望雨能早点停下,不要再下了...

至于受灾的河北,特别是邢台的大贤村,那雨量又有多大呢?

我们不妨先看下这张百度地图拍摄于2015年3月~4月的街景照片,地点是这次发洪水的当地的“七里河”的下游位置。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从图中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大贤村所处的七里河这片下游区域,在去年春季时几乎是干涸的。可如今这里却闹起了洪灾,而且洪水还没过了堤坝——可想而知这次大雨有多么严重了...

用邢台官方的说法则是:上一次邢台出现这么严重的降雨和洪水,还是20年前的1996年。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图片来自京华时报

  但是,我们却认为邢台官方所说“这次灾害是天灾所致”的定论下的太早。我们还想提出一些天灾之外的疑问。

我们先来看这么一张卫星照片显示的地图: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七里河原本在“省道326”西侧极为宽敞的河道,在经过这条省道后却突然立刻变窄,只剩下一个窄小的河道....这种地形和水文条件是怎么造成的?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图为省道326西侧宽敞的河道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图为省道326东侧狭窄的河道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图片来自京华时报:宽河道与窄河道的对比

  这是我们想问的第一个问题。而且官方实际上也承认了这个事实。在@邢台发布 的官方通报中,就写到:“由于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变窄,造成了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开发区的村庄进水。”另外,根据《新京报》报道,邢台市水利专家张英林也表示,席卷而来的大水的威力在580 m3/s,可在省道326下处迅速收窄的河道,其通过能力只有40 m3/s左右...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于是,流不出去的水便漫了出来,引发河堤决口,导致周围12个村都进了水....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但这能用“天灾”解释吗——根据我们记者的现场采访,村民告诉我们,省道326大贤桥东侧的变窄河道已经存在了30年;最近一个月,邢台热力公司正在桥上假设供暖管道,为了从十几里外的左村发电厂向市内供热,而桥西侧的变窄处的填土,是为了方便施工车辆施工所填。

所以,当一场超级暴雨突然袭来,彻底将七里河中上游刚刚整治完毕的宽阔河道装满后,我们看到的是《新京报》在报道中所描述的慌乱场景:村支书凌晨1:50分才接到电话,通知大家赶紧撤离,而此前居然没有人意识到洪水的袭来。可那时很多人的家早已进水,更有人已经在睡梦中被冲走了....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上图为本报记者今天拍摄的洪水袭击后的景象,下图是去年3月百度地图拍摄的灾前景象)

  而且,人们这才在惊慌中发现,他们所在的七里河北岸,甚至都“没有河堤”..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上图为本报记者今天拍摄的洪水袭击后的景象,下图是去年3月百度地图拍摄的灾前景象,
谁当时能想到1年后的今天这个干涸的地方却变成了洪灾灾区...?)

  下一个我们想问的问题是,在这次洪灾中起到了应有作用的七里河综合整治工程,为何在326省道处突然收窄的河道戛然而止?大贤村处于邢台市开发区东南边缘,保护城市的七里河中上游综合整治工程效果良好,在城乡交界的大贤村,东延工程没有快马加鞭的完工,堤坝防护能力差,这存不存在对待城乡民生工程的重视程度不同?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位于大贤村附近的七里河东延指挥部)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知乎网上有网友提出出事的大贤村属于“市县交界地”)

  第三个问题,大暴雨已经下了一天,身处七里河水文条件最复杂、紧挨着低矮的北堤的大贤村,为什么还在安稳的睡大觉?堤坝上是否有人在巡护预警?怎么会产生预警比水还慢的情况?

根据我们记者的现场采访,村民的普遍说法是,要门说根本没有接到通知,要么说村里的大喇叭响了两声就停止了。

根据我们对今年受灾的孝感当地抗洪情况的了解,孝感遭遇了已经没房顶的的大洪水,但几千人早早就撤离了,原来,孝感当地政府从5月份就开始做排查工作和针对老百姓的宣传工作,6月到7月一直进行定点监测,在洪峰到来之前已经基本撤离完毕。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根据《新京报》报道,当地村支书凌晨1:50发才通知村民撤离,此时洪水已经来了)

  第四个问题,在电视上宣称无人伤亡的开发区领导,当时是否全面掌握开发区的受灾情况?为何会发出这样的信息?当他与受灾村民对着下跪时,他是否掌握开发区的具体伤亡情况?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这位就是20号说没人死亡、今天对群众下跪的官员,同时从他之前接受河北电视台的采访中可以看出,
当地确实是在凌晨1点50至2点之间才开始转移群众,但此时洪水已经来了,这其中是否存在对洪水形势的误判?)

  最后,我们想说,对于干旱少雨的北方,因为长时间的、大范围的麻痹,在洪灾面前遭受重大损失时,对待以下这种自作聪明的主流思维方式,应该报以什么样的态度和反思?

邢台伤亡惨重,“天灾所致”的定论下早了!-青年力

(图为今年北京遭遇超7·21水平的暴雨前3个月,微博上的知名大V、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何兵,质问政府“半年没下雨了,还要防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