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24日报道,中国国家电网和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基建正在竞购澳洲最大电网企业Ausgrid的控股权。目前,该竞购案只剩上述两家竞标方。

依照计划,两家竞标企业将于当地时间周一(7月25日)分别递交价格超过100亿澳大利亚元的收购方案,以期获得Ausgrid 50.4%的股权。但基于国家安全问题,Ausgrid最终是否能被中国企业收购,还要通过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

国家电网PK李嘉诚长江基建 竞购澳洲最大电网企业谁会赢?-青年力

Ausgrid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电力分销商,垄断了包括悉尼所有企业、政府部门在内的新南威尔士州160万户的电力供应。

国家电网PK长江基建

尽管竞购的两家企业都是中国企业,但对澳大利亚方面来说,两家企业的竞争只对他们有利。

澳媒认为这两家参与竞标的中国企业各有优势。《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称,国家电网拥有雄厚的财力,但所聘请的团队以往做出的方案都缺乏想象力。在想象力这方面,长江基建更为优秀。

国家电网的实力自然不言而喻,而且在澳洲的能源和电网领域投资了多家企业。

国家电网PK李嘉诚长江基建 竞购澳洲最大电网企业谁会赢?-青年力

根据《财富》上周发布的最新“2016年全球500强企业排行榜”,国家电网以3296.01亿美元的营业额跃居至第2名,超越“两桶油”,成为“中国最强企业”。

近年来,国家电网在完善国内业务的同时,在海外大手笔的“买买买”也根本停不下来。

截至去年5月,国家电网投资运营了菲律宾、巴西、葡萄牙、澳大利亚、意大利、香港6个国家和地区骨干能源网,承揽了埃塞俄比亚等多国骨干能源网建设,境外资产突破1000亿元,累计实现利润190亿元。

在澳大利亚,国家电网在杰米纳能源公司、南澳输电网公司和澳网能源服务公司等拥有股份。

在巴西,国家电网公司早于2010年便在里约热内卢注册成立国家电网巴西控股公司,开展输电资产投资和运营业务,运营输电线路在去年就已达到6748公里,在建输电线路6054公里,资产覆盖巴西利亚、圣保罗、里约热内卢等负荷中心,是巴西第四大输电运营商。

此外,国家电网目还与俄罗斯、蒙古、吉尔吉斯斯坦等已建成10条互联互通输电线路。从去年以来,国家电网还在研究推进与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等国电网互联互通,规划建设6项工程。

长江基建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国家电网PK李嘉诚长江基建 竞购澳洲最大电网企业谁会赢?-青年力

长江基建是香港首富李嘉诚长江集团旗下的电网公司,并早在1996年就在港交所主板上市。目前占有香港电网38.87%的份额,是港岛区及南丫岛的唯一供电商,为区内逾55万名客户提供电力。

长江基建的一个重要业务重心便是澳大利亚,它在澳大利亚有着深厚的根基和成熟的布局。

长江基建连同香港电灯是现今澳洲最大海外投资者之一,投资项目包括配电网络、天然气配气、交通及水处理业务。

此外,长江基建的海外布局还拓展到了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等。

在英国,长江基建及香港电灯共同拥有Northern Gas Networks气体分销业务的75.1%的权益。

在加拿大,长江基建及港灯亦共同拥有49.99%的TransAlta Cogeneration LP,彼拥有加拿大六家电厂之权益。

2008年,长江基建及港灯透过收购位于新西兰的威灵顿配电网络而进一步扩展其配电业务。

国家电网PK李嘉诚长江基建 竞购澳洲最大电网企业谁会赢?-青年力

长江实业董事长李嘉诚(资料图)

无论国企还是私企,中企在澳的收购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

去年,国家电网曾参与竞购南新威尔士州新州电力公司(TransGrid)。本来,国家电网在竞标过程中一直领先,但后来剧情发生了反转,该项目最终由一个以澳大利亚本土公司牵头、由加拿大和中东国家组成的另一个财团,在同意比预估价值多支付至少10亿澳元后中了标。有媒体猜测,国家电网落败的真正原因是澳大利亚政府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虑。

对待中国的国企是如此,那么,没有国有成分的中国私企会被另眼相看吗?

答案是并不会。

据外媒7月15日报道,两名直接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称,由湖南大康牧业牵头的中资财团暂停对澳洲S. Kidman & Co提出新的收购方案,因为澳洲新一届政府的保护主义倾向较前一届更为严重,交易可能因此流产。

S. Kidman & Co公司是澳洲最大农业用地的所有者,其土地面积与爱尔兰大小相似。

4月,澳洲政府驳回了湖南大康牧业牵头财团对S. Kidman & Co的收购,断定对Kidman和其农业用地的收购有违澳洲国家利益。尽管该财团中有20%的澳资权益。

外界预期大康在澳洲7月2日大选后不久会修改收购方案,提高澳洲当地资本的比例。不过新一届联合政府对外国投资的怀疑态度较前任更浓,因为侧重农业的澳洲国家党在执政联盟中的人数增加。

三名了解收购进程的消息人士表示,虽然Kidman和大康都希望达成交易,但任何方案恐怕都难以争取到重要政府官员的支持,并扭转有抬头之势的反外国投资潮流。

除此之外,目前还在进行中的中企对澳企的并购项目还包括:

华润集团准备斥资17亿澳元(13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最大的癌症和心血管服务提供商GenesisCare,目前还在谈判中;有传闻称,中国华电正在研究以35亿澳元的价格收购澳企AlintaEnergy,该企业拥有澳洲西部最大的天然气零售业务,以及发电站和管道股权;还有消息称,中国招商局集团已作为第三家竞购者进入墨尔本港竞购的第二轮角逐,该海港账面价值达45亿美元,但预计最低出售价格为60亿美元。

当然,成功的收购案例也有,包括:

2014年,中国招商局集团和澳大利亚Hastings基金公司联合购得世界最大煤炭港口纽卡斯尔港的租赁权,成交价17.5亿澳元(101.8亿元人民币)

2015年,中国岚桥集团以5.06亿澳元租赁达尔文港土地、附属EastArm码头设施(包括达尔文海事供应基地),以及FortHill码头,租期为99年。

但是总体来说,中企收购大型澳企还是艰难的。

收购Ausgrid:澳洲政客正在博弈

与上文提到的两次大型收购相同,本次澳大利亚政府试图卖掉Ausgrid也招致了独立政治人士的尖锐批评。在7月2日一场竞争激烈的选举后,这些政治人士在议会影响力增加。

澳大利亚参议员谢诺峰(Nick Xenophon)表示:“国家电网是中国最大国有企业。将本国企业出售给一家外国政府所有的公司的交易,应该引起重大的国家利益关切。”谢诺峰领导的同名党派可能会在澳大利亚参议院获得3个席位。

在写给澳大利亚政府的一封信中,谢诺峰表达了对国家电网竞购成功后的市场霸主地位的担忧。英国《金融时报》披露了这封信。谢诺峰在信中问到,澳大利亚政府是否已就此次拟议出售交易征求过情报和国防部门的建议,他还补充,他希望在议会重新开会后提交一项议案,收紧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规定。

昆士兰议员、喜欢枪支、牛仔靴和社会保守主义的鲍勃·凯特(Bob Katter)也对Ausgrid的这宗拟议出售交易提出批评,他警告称,澳大利亚可能会成为“一个为中国帝国服务的经济体”。

当然,也有人支持中国企业收购Ausgrid。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称,近日,澳大利亚财长莫里森透过发言人表示,欢迎符合澳大利亚法律规定的外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企业进行投资,并表示新一届政府对于外国投资者也持欢迎的态度。

国家电网PK李嘉诚长江基建 竞购澳洲最大电网企业谁会赢?-青年力

澳大利亚财长莫里森

一位银行人士批评说,在此时的交易节点上,政府不应该释放这种积极信号,因为有可能会压低交易价格。

对于此笔交易,新南威尔士州的财长也表示支持,他说:“如果此次交易完成,新南威尔士州将可以多出200亿澳元的资金投入到学校、医院、公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中。”

竞标双方在周一提交竞购方案后,将会分别进行长达8个小时的答辩。

目前,竞标双方还无法获知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于本次净购案将采取怎样的审核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