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来,出身于台湾乡间的魏氏四兄弟已经听惯了坏消息。再多一个似乎也无关紧要。

2016年5月26日晚,康师傅控股公布第一季度业绩,销售额21亿美元,同比下降9.5%;归属股东净利润5800万美元,同比下降45.8%。其中销售额占比最大的容器面、高价袋面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15.98%和36.91%。康师傅控股的大股东即为魏氏兄弟控制的顶新集团。

似乎很久没听到“康师傅,就是这个味”的叫卖声了。康师傅仍占有大陆最大的方便面市场份额,但这个市场就像一根正在融化的冰棍——整个方便面市场销量已经连续多年下滑。就连统一集团去年也不得不取消随同方便面赠送的火腿肠,以图扭亏。

更糟糕的是,多年前提到魏氏兄弟,人们多半会想到一个励志故事。但从2014年开始,他们却有了无良商人的恶名。

从“卖油郎”到台湾首富,魏氏四兄弟得益于最早走进大陆快消市场。1988年来大陆前,魏氏兄弟只有父亲留下的一间鼎新油厂。他们最初到大陆卖的还是油——“顶好清香油”。三年花掉了四千万投资,油生意宣告失败。

幸运的是,他们接下来发现了让大陆人当时倍感新奇的方便面生意。1990年代初,正值中国上亿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迁徙大潮涌动之初,康师傅方便面这种便于携带的廉价食品立刻风靡一时。

旺旺的蔡衍明家族、统一的高清愿家族也随之而来,在刚刚走过短缺经济的中国大陆市场,他们同样赚得很开心。与那些给深圳河对岸带去资本和管理经验的香港企业家不同,台湾商人深受日本影响,把商品行销、设计的经验带来大陆。这时,距离第二代电子业台商大举进军大陆还有七八年时间。

细数魏氏兄弟的成功秘诀,有一处值得一提——全产业链布局。其身后紧追不舍的统一采取的是抓住主业,配套外包的方式,而康师傅则自建配套、自建渠道,进入饮料业时,康师傅连包装瓶、瓶标、瓶盖都自己生产。这是它发现当时中国廉价劳动力所在多有的缘故。

可以类比的是,1995年创建于深圳的比亚迪公司,同样采用了全产业链的方式,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先后在电池、IT、汽车等领域崛起。魏氏也是通过改进包装技术,省出了巨额利润。

魏氏控制的顶新集团还和大陆公司一样热爱多元化,乐购、味全、全家、德克士、康师傅面馆、百事可乐,其触角遍及快消、餐饮、零售业等诸多领域。在台湾,顶新还进入电信、地产、公益等行业。

吊诡的是,魏氏兄弟的多元化原本是为企业寻找多个支点,但这样做的坏处在于,只要一项业务出现丑闻,其对品牌的伤害也会严重波及其他业务。而这样的事情真的就发生了。

从2013年底到2014年,顶新集团竟然三次卷入采购劣质油品事件。

台湾办案人员透露的案情更是火上浇油,魏家老二魏应交说过“我做的产品可以双手奉给我父母吃”,但魏家厨房用的却是进口橄榄油。

一步行差踏错,几乎万劫不复。虽然针对这几起事件,法院还未审结,但愤怒的台湾人已经发起“灭顶行动”,试图用脚投票,对魏氏旗下顶新集团赶尽杀绝。台湾各界皆掀起抵制行动,甚至连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也发布公告,将顶新集团旗下相关产品全面预防性下架,全面抵制顶新集团旗下的康师傅以及德克士炸鸡等产品。

舆论高压下,顶新宣布全面退出台湾油品市场,其各项子业务均受冲击——投资的4G运营商电信之星遭民众抵制、其拥有的台北101大楼37.17%股权也被迫转让给外资。

康师傅控股旗下的大陆业务倒并未受到“灭顶行动”多大影响,其困窘多半是由中国大陆消费升级带来的。方便面已经成为人们为了重拾记忆而偶然为之的选择,互联网公司投资带动的外卖行业的兴盛以及多样化的速冻食品,已经替代了方便面的位置。

魏家老四魏应行应该还记得,他1991年坐在中国大陆一列火车上,打开一盒来自台湾的方便面吃,引来一车惊奇的目光。他在无意中启动的泡面传奇,二十多年后却已蒙尘,时也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