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对岸的台湾,大陆曾广泛传这么一句话:“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然而,多年的交流互动下来,连台湾人自己都不再相信这句话了。世新大学口语传播学系专任教授游梓翔今天(25日)投书台湾东森新闻,分析为何台湾最美的风景已一去不复返了。

文章指出,当许多大陆朋友把台湾人当成同胞家人,展现好意让利,衷心期盼“团团圆圆”时,却感觉那么多台湾人对大陆语带轻蔑、划清界线,把好意当成恶意,谁还能说得出“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呢?

文章强调,台湾人如果要大陆尊重台湾民意,取得更多“求同存异”空间,却忽视大陆视台湾为家人、希望团圆的更广大民意,那曾经的“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当然将一去不返。

以下为文章原文:

不知从何时开始,“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进入许多台湾人的口中。说出这句话时,彷彿证明了台湾人的亲切有礼、人文底蕴受到公认,是台湾的品牌特色。

这句话最早是大陆知名杂志《新周刊》在四年前的创造。当时这本杂志花了整期15万字篇幅报导台湾的人文特色、风土民情,笔下多有赞美称羡,彷彿把台湾视为向往与学习的对象。许多媒体还还报道了杂志总编辑在微博的留言“幸好还有台湾”。

台学者:若不把大陆视作家人,台最美的风景就不是人-青年力

游梓翔(资料图)

因为在《新周刊》之前,大陆知名作家韩寒曾根据访台经验,发表一篇《太平洋的风》,说台湾“在华人的世界里,它也许不是最好的,但的确没有什么比它更好了”。这也让很多人误以为“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是出自他的笔下。

真正的来源是《新周刊》。以“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为封面的这期《新周刊》在大陆引发广大回响,杂志卖到缺货,后来还以书籍形式出版。这句话一段时间成为大陆朋友形容台湾的常用说法,没多久,这话也成了台湾人自信与自夸的一部分。

令人难过的是,此时此刻再询问大陆民众,会有多少人再说“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这个四年前令人心生向往的“真切对岸”,不过1500个日子,却让许多大陆朋友从赞美转为批评、从期望转为失望,变化为何如此之大?

是许多人来了台湾之后,发现经济不够富裕?高楼大厦不够多?阿里山不够美?日月潭不够大?当然不是。在创造“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这句话时,许多大陆朋友就已知道自然景观和人为建物等硬件不是台湾的最长项,所以给了台湾“最美风景是人”的称号。

摧毁台湾风景的是多起黑心食品事件?在海外电信诈骗大陆人的台湾犯罪集团?还是频繁发生,造成陆客重大伤亡的事故?这些都是原因。试问,如果“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怎能允许这些事情一再发生?这些害人、骗人、轻忽人身安全的人究竟美在哪里?类似事件让许多大陆朋友对台湾人的正面想象折损殆尽。

但其实真正让“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幻灭的,是这些年来大陆朋友在部分台湾政治人物和台湾人身上感到的轻视与敌意,不来台湾,有些大陆朋友认为带有轻视与敌意的只是少数,来了台湾,才发现这样的人为数甚多。就算不是多数,但因为这群人声量惊人,其他人则选择沈默,看来这样的轻视与敌意便代表了台湾主流。

只有头壳坏去的人会把看轻或讨厌自己的人看成“最美的风景”。特别是当许多大陆朋友把台湾人当成同胞家人,展现好意让利,衷心期盼“团团圆圆”时,却感觉那么多台湾人对大陆语带轻蔑、划清界线,把好意当成恶意,谁还能说得出“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呢?

于是,逢中必反式的反服贸、改课纲,对中华文化的鄙视否定,对老荣民的侮辱欺凌,都成了大陆朋友眼中台湾的不堪风景。大陆旅客因火烧车惨重伤亡,部分台湾网友的“爽”、“火烤支那猪”、“426”(死阿陆)言论,更让台湾的风景丑陋不堪。

四年前,“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代表的是一种善意、一种期盼。在这样的善意与期盼下,大陆朋友敞开心胸,认识台湾,欣赏台湾的好。他们把台湾当成自己有涵养、“亲切友善温和有礼”(《新周刊》用语)的家人,即使知道大陆在发展速度和经济规模上胜过台湾,却愿意向台湾这个有气质的家人学学。怎知道愈接触愈发现,许多台湾人把大陆的善意与期盼视为敌意,只因大陆朋友视台湾为家人,希望终能一家团圆。

台湾人如果要大陆尊重台湾民意,取得更多“求同存异”空间,却忽视大陆视台湾为家人、希望团圆的更广大民意,那曾经的“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当然将一去不返。

我知道说这些话对那些以散布轻视与敌意为生活方式的人根本是对牛弹琴,但请你们总可以有最低限度的自省能力,别再把别人的善意期盼当成客观事实,或至少尊重原始创作者,不要再把“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挂在嘴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