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朋友圈几乎就是整个交际圈的今天,发消息、等消息、回消息成为我们的日常。然而,不断被投票、代购、广告信息刷屏,也让一些年轻人选择了关闭朋友圈。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名受访者进行的调查显示,35.8%的受访者想关闭朋友圈,其中19.7%的受访者正打算关闭朋友圈,13.8%的受访者曾经关闭过朋友圈,2.4%的受访者已经关闭朋友圈。

虽然还有64.2%的受访者不会关闭朋友圈,虽然想关闭朋友圈的未必真关闭,但高达35.8%的受访者有关闭朋友圈的想法,依然值得重视。而且调查没能充分显示,在现实中,其实很多人都在一瞬间有过关闭朋友圈的想法。想法真实而且强烈,不仅带来了社交的思考,也带来了社交工具的思考。

调查并没有概括想关闭朋友圈的原因。在我看来,可能有两种。一种是不堪骚扰,表现为微信朋友圈充斥着大量的代购广告、卖弄狂人,已然成为一种视觉污染。还有一种是不堪浪费,表现为朋友圈在增进友谊上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爆款”的鸡汤文读多了也没有想象中的营养,而每天对朋友圈的大量关注花费了大量时间。在现实中经常听到有人感慨,每天大把的时间花在朋友圈,反而忽视了对现实友情的维护;每天大把的时间花在浏览鸡汤文,反而忽视了现实层面的深入学习和思考。

无论是不堪骚扰,还是不堪浪费,都可谓“此事兹大”,因此关掉朋友圈,是值得理解和支持的。毕竟,朋友圈再好也只是一种社交工具。在互联网时代,一种社交工具的出现,迅速成为流行现象,这可以理解;但如果人们的交往,只能依靠社交工具进行,而且因为社交工具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甚至绑架正常的工作学习生活,那就是一种不正常。很不幸的是,我们经常看到“工具依赖”甚至“工具绑架”的情形,很多人的工作生活学习深深受此影响。

现在,对于“工具依赖”和“工具绑架”的研究并不专业,但并不影响舆论自发的反思。调查显示,57.1%的受访者在早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经常就是刷朋友圈。在朋友圈中不亦乐乎的人不妨想想,朋友圈有没有占据自己的大量时间?自己有没有把虚拟朋友圈当成现实?朋友圈中的一些内容,对自己是否真的具有价值?从价值层面讲,不必谈朋友圈色变,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正确定义朋友圈,节制使用朋友圈,正视这么多人想关闭朋友圈的提醒,并不是一个虚妄的建议。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各人的情况以及对待朋友圈的态度各不相同。只要是基于清醒和独立而作出的判断,无论是关闭朋友圈,还是活络朋友圈,都值得支持。对于关闭者来说,这有可能是一个新开始。既然朋友圈已经带来恐慌,并且实实在在地影响到工作生活学习,倒不如关闭。也不排除过了一段时间,他们“还会回来的”。如果因此重新认识社交工具,妥善处理好工作生活学习和娱乐的关系,也是一件幸事。对于坚守者而言,如果因此适度调整,让朋友圈成为工具而不是成为朋友圈的工具,显然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综合来看,想关闭朋友圈未必是件坏事。别看现在很多人沉迷在朋友圈中,不排除未来有一天,会懊悔自己成为朋友圈的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说,关闭朋友圈的提醒真实而尖锐。

从市场角度出发,也有思考的价值。几天前,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反思,“熟人社交不是刚需,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对于熟人社交前景,暂且不去分析。但互联网发展,“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年”。想关闭的背后是不满意。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朋友圈未必有看起来那么强大,依然有自身问题。而这,既给其他市场力量提供了机会,也在提醒微信不断加强创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