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了名为《面向新国家安全的太空战略:战略再平衡时机已到》的研究报告。报告提出,美国应该制订新的国家安全太空战略——“先发制人的预防”战略,并通过外交手段和技术支撑来实现。这是美国近年来在太空领域提出的一种新的专门战略,将影响美国在太空领域的相关政策、行动与措施。

做好预防与备战两手准备的美国“太空再平衡”战略

所谓的“太空再平衡”战略实际上是对“先发制人的预防”这一战略的形象比喻,该战略意在使美国在太空领域做好两手准备:一方面是预防太空冲突的发生;另一方面则是为赢得太空战争做准备,主要有三个目的。

一是防止太空环境的恶化。所谓的“恶化”是美国近年来对其自身在太空领域面临形势的一个基本判断,即美军掌握的传统太空优势正在慢慢丧失。在今年5月26日于洛杉矶闭幕的太空技术论坛上,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负责战略计划与项目的指挥官尼娜·阿尔马尼奥准将表示,美国国家安全在太空领域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威胁。她认为,“到2020年,中国将在所有轨道空间对美国构成威胁,这不容忽视。”而美国军方将主导第二次“太空竞赛”,准备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太空战争。

二是与对手建立对话。这是防止双方出现误判危险的关键一环。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在2015年11月20日曾发表题为《美国和中国建立“太空热线”》的报道,文章认为,随着对在太空发生军备竞赛的担心加剧,美国和中国之间建立类似于冷战时期的核热线的新沟通渠道将起到外交安全阀的作用。通过共享技术情报,希望双方能避免误解并迅速解决问题。而作为冷战遗产,华盛顿与莫斯科之间已经建立了一条太空热线。

三是防护自身的太空资产。目前,美国太空资产的主体是各类各型军用和民用卫星。尤其是军用卫星和可用于军事用途的民用卫星更是防护的重中之重。美军对太空军事资产安全的担心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美国卫星遭别国导弹击落;二是美国卫星遭别国发射的先进装置“干扰信号”,造成美军地面人员通信中断、导弹无法锁定目标等情况。

为了达成这些预期的目的,“太空再平衡”战略提出主要通过外交和技术两种途径来实现。首先是以外交先行,即认为美国极有必要与俄罗斯、中国进行有意义的安全对话。而安全对话的形式包括谈判、热线等多种类型。此外,就多边规范和太空活动达成协议也至关重要。技术手段则是另一种有力的支撑。“太空再平衡”战略提出在预防性策略下,技术发展的重点有必要放在理解环境和拒止性威慑,以及互惠活动协作上。其特别指出,防护性技术应处于第二优先级,惩罚性威慑技术应作为“最后使用手段”,而进攻性技术则需更为谨慎。

美国“太空再平衡”战略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组成部分

实际上,从深层次分析“太空再平衡”战略,可以发现这是一个有着特定应用背景、具有极强针对性的太空战略,其主要体现在战略对手、战略环境和战略框架等三个方面。

首先是在战略对手上,以中俄为主要对象。长期以来,美国始终将俄罗斯、中国作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特别是随着近年来俄罗斯航天实力的逐步恢复和中国在航天领域的不断发展,美国更将两国作为直接影响和威胁到其“太空霸主”地位的关键因素。2014年的中国军力发展报告就认为,“中国正在制定多方面计划,以提高危机或冲突期间限制或阻止对手使用天基资产的能力。”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海顿上将则在今年3月16日举行的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中国和俄罗斯准备在未来发生严重冲突时采用太空导弹、机动卫星和激光武器来攻击美军关键军事和情报卫星。

其次是在战略环境上,特别关注亚太地区。虽然“太空再平衡”战略聚焦于太空领域,但它却实质上支撑着美国的全球地区战略。美国《防务新闻》网站今年2月的一篇文章表示,美国称雄太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美国需要为赢得太空战做好准备。否则,对手就可能以为能够击破美军的软肋。特别是在远程投送军事力量方面,华盛顿尤其依赖其太空资产,而美军需要以可靠、有效的方式远程投送军事力量,以在西太平洋和东欧地区保护美国及其盟友的利益。显而易见,亚太地区是处于美军当前最优先级别关注的地区,而太空则是确保美军这种优先关注有效实施的重要支柱。

最后是在战略框架上,融于美国“亚太再平衡”的总体战略。从“太空再平衡”战略的表述上,就能看出其是在传承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衣钵,即这是“亚太再平衡”战略在太空领域的运用和体现。

美国将采取多种方式实现“太空再平衡”战略

近年来,美国在政治、外交和军事领域采取的诸多行动都与“太空再平衡”战略有关。其中,最关键的环节是在力量建设、联盟战略和技术手段等方面。

在太空军事力量建设方面,美国注重整合军民资源,以形成最优化的太空军事能力。2015年6月,时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在华盛顿举行的2015年地理空间情报研讨会上宣布,美国将组建新的“跨部门联合太空行动中心”。该中心将跟踪美国所有军用和民用卫星,以应对中国和俄罗斯在空间轨道上采取的对美国构成威胁的任何行动。对此,美国五角大楼特意强调,俄中两国目前对美国军用和民用卫星构成严重威胁,此举旨在保护美国在太空的优势。

在联盟太空战略方面,美国强调依托地区盟友构建新型太空联盟,以加强和巩固被大大弱化的太空优势地位。如在2015年新修改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中,就增加了美日两国未来在太空领域的合作,即明确写入共享侦察、可疑卫星、太空垃圾的“太空态势感知”情报。美日希望通过此举提高威慑力,以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

在太空技术手段方面,美国充分发挥整体性的技术优势,以抵消战略对手在某一方面的技术发展。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今年3月提出了2017年的1.75亿美元的预算需求,以支持太空项目和相关技术的研究。其中,最大的项目是一种名为XS-1的军用迷你航天飞机,其占用了5000万美元的经费需求,主要用于将卫星快速发射入轨。据悉,该型航天飞机每天都能够推送一个两吨载荷的卫星进入太空,可以连续运行10天以上,每趟飞行成本不到500万美元。“这有助于缓解美国军事卫星未来面临的诸多威胁”。

从本质上讲,美国提出的“太空再平衡”战略并不是新事物,它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在具体领域的深化,也是美国在推行“第三次抵消战略”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步骤,其根本目的在于通过政治、外交和军事等多种途径确保美国能够长期维持在太空领域的“霸主”地位,所谓的“平衡”实际上是美国在这一领域远远领先于对手的不平衡。

(作者单位:空军工程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