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之前,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正式开通运营,这条世界海拔最高、高原里程最长的铁路。这条世界屋脊上的钢铁动脉极大改变了藏家儿女的生活方式。

日前,一项低调而伟大的青藏铁路改造工程进入尾声,据央视新闻报道,7月27日,青藏铁路换轨作业进入到世界铁路海拔最高点5072米唐古拉山段,预计今年9月换轨工作将全部结束,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为提高和改善高原列车的舒适度,从2010年起,从青海格尔木到西藏拉萨段开始无缝化换轨工作。

所谓换轨,就是将原有的每25米通过鱼尾板进行衔接的传统钢轨,更换成通过特殊焊接手段,做到全程无接缝的新型钢轨。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27日早上5点半,天很黑,天还没亮。300多名工人已经在海拔高达5000多米的地方开始作业了。他们必须在上午十点之前完成长约3公里的换轨工作,否则就会影响青藏铁路的正常运行。青藏铁路的换轨工作是把原来的短轨换成长轨,再把长轨焊接在一起。每根长轨的长度一般是在1到1.5公里。这项工作本身就有很高的技术要求,而在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昼夜温差大,高寒缺氧,施工难度就更大了。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换轨车负责把25米长的短轨换成500米到1500米长的长轨

青藏铁路格拉线冻土地段之前使用的是25米长的钢轨,钢轨与钢轨之间会留有一定缝隙以防止热胀冷缩,大家坐火车听到的“咣当、咣当’声正是车轮与钢轨接口的冲击声,这种冲击不仅铁路轨头磨损大,对车轮的擦伤也大,同时也影响火车的速度。

据了解,冻土地段的无缝线路换铺改造是格拉线通车以来首次将原有普通线路更换为无缝线路。先用换轨车换铺长钢轨,再运用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移动式气压焊轨车将500米至1500米长的长轨条焊接成“长龙”,在设计锁定轨温范围内进行轨道应力放散和锁定,然后通过打磨、探伤等工艺,使焊接处平顺,从而消除钢轨接头,最终形成无缝线路。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移动气压焊轨车负责将换好的长轨条焊接成“长龙”

简单来说,对旅客而言,将彻底告别以前坐火车听到的“咣当、咣当”声,而对于铁路而言,钢轨的承载力、运行速度都将有较大的提升。

那么,在平均海拔4000米的高原上,铁路是如何换轨的呢?换轨之后又会给乘客带来怎么样不同的体验呢?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6月16日凌晨4点半,气温3摄氏度。在海拔4800米的布玛德,新一天的换轨工作开始了。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机械段副段长杨明告诉记者,新轨在轨道车的牵引当中,落到盛轨槽里面,旧的经过人工辅助,分离到两边的道床上。这样就在这里完成了一个新轨和旧轨的交换。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为了不耽误列车正常运行、保障施工进度,换轨工作只能集中在每天凌晨4点半到早上9点这四个多小时,700多人同时工作,才能完成。天,慢慢亮了起来,离列车通过时间越来越近。在平均海拔4000米的青藏高原,氧气含量只有平原地区的50%,而换轨又是一项重体力活,这让许多人都吃不消。但说起这份工作,大家却都充满着自豪。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机械段换轨车间副主任赵国龙:现在换成无缝(钢轨)了,没有接头了,不管是西藏人民到北京去,沈阳北站,还是全国人民到西藏来旅游,坐到这个列车上,感觉特别舒服,我就有一种成就感。

据介绍,2010年青藏铁路公司开始进行格尔木至拉萨段无缝钢轨换铺工作,现在只剩下100多公里的路段。到今年9月,换轨工作将全部完工。至此,1956公里的青藏铁路将实现全线无缝化。

藏族养路工:我把“天路”穿身上

在采访过程中,有一位叫洛松的小伙子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他把“天路”穿在了身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蓝蓝的天空下,空空的铁道上,正在挥动镐头的人群中,一个工装背面画着铁路和火车飞驰画面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这件衣服的主人名叫洛松,今年30岁,是格尔木工务段唐古拉线路车间的职工。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洛松的老家在西藏东部的昌都市察雅县荣周乡,距离县城还有30多公里山路。乡里只有小学,中学要到县里住宿。每次放假回家,洛松都要往返于崎岖山路。对于洛松来说,山路承载着太多太多艰辛的记忆。

格尔木工务段唐古拉线路车间养路工洛松:有一次,骑摩托骑半路没油了,前面又摔倒了,最后实在没地方走了。而且那里晚上待了一夜。下雨也没地方躲,在山里坐了一夜。书包放在头上(挡雨)。

第一次知道火车,是在洛松上初中的时候。那时电视上正在播放电视剧《铁道游击队》,洛松对剧中的火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看着电视里的火车,洛松想着将来要是自己的家乡也有火车就好了。2003年,洛松成为包头一所铁路学校定向招考的学生,4年后他成了全乡唯一一个在铁路上工作的人。

2012年,洛松主动申请,来到条件恶劣的海拔4800米的唐古拉线路车间,背着镐头行走在125公里的养护段里。洛松几乎没有绘画基础,但是每天都行走在这条天路上,看到飞驰的火车,他萌生了把自己的工作场景画在工装上的念头。

最高点完成换轨,9月实现”千里青藏一根轨”-青年力

铁路养护工作很辛苦,不管春夏秋冬,每天五点半就要出发,一天要在线上走十二个小时。每天的午饭都要大家自己带。馒头、饼子、酥油茶还有酸奶。冬天,气温低至零下二十多度,所有的干粮都冻成了冰坨子,饼子硬得像石头一样。

格尔木工务段唐古拉线路车间 养路工 洛松:虽然这个铁路上确实也累,海拔也高。但是虽然再怎么累,也是把这个工作干好。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完成这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