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个人原因,最近姐心情比较郁闷。心情郁闷的时候我素来的应对方式是上网刷微博,虽然这个方法已经无数次被证明是个失败的方法——上微博之后总有更多让我郁闷的事情发生,今天也不例外。尤其是上网溜达的时候看到@嘉善老顾 发了这么条微博: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是什么让可爱的老顾筒子动了肝火?嗯,让我们把第一图放大了看。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额……这样啊,其实估计是因为这两天又有记者因为强行进入疑似案发现场拍照片和警察起了冲突,这位曾同志义愤填膺了吧?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本宝宝看了之后感觉哭笑不得,拜托,工商税务什么的本宝宝不熟悉所以不评论,武警公安的现场也要允许随意拍摄?!那么武警公安反恐缉毒你要拍么?拍了的后果你想到过么?于是宝宝忍不住评论了一句:“着制服执法不得阻止拍摄?你来新疆试试,去拍拍的反恐现场,看我们这边的警察叔叔会不会对你很温柔?”本以为这样言简意赅的评论能让曾童鞋明白点什么,结果我得到了这样的回应: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宝宝表示自己方了,这个,是我的逻辑不行还是曾童靴的语文不行?我就先不说拍摄执法这事儿和马克思主义有啥关系(虽然我个人是坚定的信仰者),就看看我们到底说了什么。

曾童靴说警察等公职人员着制服时执法是不得制止公民拍摄,我于是反驳说类似反恐这种行动你就不能随意拍。我说的对不对两说,但我明明是针对曾童靴的观点进行的反驳,怎么不在一个频道上?倒是曾童靴自己东拉西扯到了马克思他老人家身上,真是太逗了。

好吧,言归正传,说说曾童靴义正言辞的呼吁。我和老顾同志有同样的疑惑:执法现场不得阻止公民拍摄,我们国家的法律有这样的规定么?

我在网上找了一圈似乎没找到,倒是《公安机关刑事案件勘验检查规则》第三十条规定:勘验、检查现场时,非勘验、检查人员不得进入现场。确需进入现场的,应当经指挥员同意,并按指定路线进出现场。也就是说,最起码公安机关在刑事案件现场的侦查执法活动,无关人员是不得随意干预的。

行了,曾童靴及其支持者一定会祭出监督执法和公民权利的大旗了。好吧我首先表态,监督执法确实是公民权利,这个我赞同。但是监督应该以不干扰正常执法办案、不侵害公民合法权益为前提。

以我们法院为例,我们再给当事人发放传票(如果是被告还有诉状)的同时,一定有两样东西跟着:

其一是诉讼风险提示书,这个不解释了;

其二就是廉政监督卡。廉政监督卡上会有经手此案所有工作人员(审判员、书记员、诉讼费用收取人员等)的姓名,还附有审管办的办公电话,有意见可以打电话投诉。

但是亲,如果您老人家开庭的时候未经允许录音录像,那么审判人员一定会制止并视情况进行处罚。法律依据请自行查阅三大诉讼法。

摆完了理论依据,我们可以从执法司法实践的角度谈谈执法现场能否拍摄。因为职业原因我对公安机关相对熟悉也相对更关心一些,因此我就以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为例。其他执法机关,比如工商税务药监等等,大原则类似,况且我也不很熟悉就不单独展开谈了。

其实依据常理,很多执法活动都会涉及一些秘密,比如国家机密案件机密个人隐私之类的,如果这些东西被拍摄并公布,也许会对案件的侦查进程、办案人员及相关当事人(如被害人、证人及其家属)的人身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如果大家记性不差,可以回忆一下台湾的白晓燕绑架案。这是绑架案啊!可是当受害人母亲交付赎金时,硬是跟了一堆媒体记者拍摄,结果呢?被激怒的绑匪杀害了白晓燕,她的母亲如今只能看着女儿的遗像了。

另一个例子是发生于2010年的菲律宾823大巴劫持案,此事造成8名香港同胞遇难。此案中有一个让人唏嘘的细节,就是现场一直有新闻媒体现场直播,所有有电视机的人——包括大巴车里的劫匪——都能看到现场(包括警方行动)的所有细节。

举了两个国外和我国台湾的例子,就是想说明如果侦查执法活动信息被不当公布会有何等严重的后果。印象里看过一个帖子,说是某纪录片对缉毒警察采访时未作适当信息隐蔽,结果上了节目的警察随后陆续惨遭不幸。也难怪去年拜城918暴恐案之后,网民会对那些不打码就发布反恐民警照片的媒体和个人一边倒地痛批。关于这次大河报的事儿,网民也很明事理。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致大河报:执法需监督,但监督有边界-青年力

最后说一句,执法活动当然需要监督,失去监督的权力会蜕变为特权,这个我作为司法机关工作人员也是赞同的。但是,监督不能演变为干扰,不能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构成危害,否则这本身就成了特权。

别跟我说什么执法公开透明,公开透明的是程序和依法可以公开的信息,但依法不应公开的信息决不能公开。比如,我有几位战斗在新疆反恐一线的朋友,如果谁敢把他们的信息“公开透明”,我第一个上去给他按倒拍扁。就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