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报道 驻新加坡、美国特约记者 任重 王宁 记者 倪浩】“如果你不能打败他们,那就加入他们”,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的合并已经确定,但这一突如其来的联姻所掀起的波澜却远没有平静,或许还有“高能预警”。对监管者、消费者和同行业的对手而言,滴滴优步的这场大戏也许还有更精彩的续集。

合并首日涨价了吗

在合并协议上的墨迹还未干时,使用叫车软件的中国乘客纷纷在微博发帖,抱怨常规路线的车费已大幅上涨。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一位用户的抱怨称:“我的车费几乎上涨了一倍。由于取消了通常的折扣,过去一年在北京只需花费10元人民币的行程昨日(2日)要花费19元人民币。”

优步车费以分钟数和公里数计价,2日的车费似乎与前几个月一样,但变化是没有了折扣和特殊促销。

不过,《环球时报》记者3日使用优步打车,并未发现价格与1日有太大变化。

分析人士表示,补贴的减少甚至取消是一定的,或早或晚都会发生。合并标志着这两个主宰中国新兴的打车行业的巨头结束了竞争,曾经热火朝天的补贴大战难以再现。

垄断审查增加变数

“不申报的话,往下走不了”,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2日表示,滴滴与优步中国的合并需要接受反垄断审查,但目前尚未收到交易相关经营者的申报。商务部的这一表态,为该合并案增加了一些变数。

根据《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若参与集中(即“合并”)所有经营者上一年度在中国境内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者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需要进行反垄断申报。

滴滴2日对此回应称,目前滴滴和优步中国均未实现盈利,且优步中国在上一个会计年度营业额未达到申报标准。

大成律师事务所反垄断律师魏士廪3日告诉《环球时报》,现在业界争论焦点在于申报标准营业额达到20亿到底怎么计算。“滴滴这样的新兴互联网企业与传统生产型企业不一样,营业额计算有其特殊性。是按照约车平台的流水来计算还是以滴滴公司获得的提成来算,对商务部而言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考验和挑战。”

“滴滴并购优步中国业务是中国反垄断领域里的一个里程碑,将成为互联网企业合并时是否需要申报的先例和依据。” 魏士廪称,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与滴滴优步合并案的禁止或者通过相比,司法介入的本身也许更有意义。

东南亚或迎新争夺

通过此桩交易,滴滴实际上在这场网约车市场争夺战中转换了阵营。英国《金融时报》称,这场争战席卷全球,涉及一个涵盖合作关系、投资和共享投资者的复杂网络。在此次交易前,滴滴是成立不久的“全球反优步联盟”的中坚力量。这个联盟除了滴滴之外,还包括滴滴投资的三家公司:美国的Lyft、印度的Ola以及东南亚的Grab。

优步和滴滴的新联盟,将在全世界产生连锁影响。印度、东南亚、拉美和美国都可能看到优步加大投资。Grab创始人陈炳耀表示,“在中国市场的这笔交易后,预计优步将会把更多注意力和资源转移到我们地区。”泰国《曼谷邮报》称,优步将把在中国的150名技术人员重新部署到其他重要市场,比如东南亚和印度等人口稠密地区。

滴滴目前没有就其与其他联盟成员的关系公开发表评论,但《金融时报》3日援引一名接近该公司人士的话称,滴滴将继续与现有合作伙伴进行合作,“预计还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灵活的合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