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纸牌屋”:霍顿的“套路”究竟有多深?-青年力

冠军选手霍顿以另一种方式登上媒体头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北京时间8月7日上午 ,澳大利亚选手霍顿以0.13秒优势击败中国选手孙杨,摘下里约奥运会400米自由泳项目金牌。在赛后采访中,霍顿称孙杨是“嗑药骗子”(Drug Cheat),暗讽孙杨是兴奋剂选手,在舆论场掀起轩然大波。

事关运动员的清白和荣誉,霍顿的言论令不少网民难以接受。有人在为孙杨鸣不平的同时,也有人表示困惑:“我杨啥时候‘嗑药’了?”

很快,国内主流媒体第一时间推文为孙杨正名:2014年,孙杨的确曾因误服治疗心脏的药物而被禁赛三个月,但该药物在2015年已被国际反兴奋剂组织从禁药名单中除去。可以说,孙杨是在不断变化的规则下,莫名“躺枪”的那个。因此,霍顿的言论无疑是对孙杨的人身攻击。

随后,中国泳协向澳大利亚泳协发送抗议邮件,要求霍顿向孙杨道歉,认为其言论伤害中澳游泳情。新华社也毫不客气地评论道:“以反兴奋剂之名,行歧视和挑衅之实,恶心!”

既是自家健儿无端被辱,中国网民一致用刷屏等方式表示愤怒,要求霍顿为其言论道歉,甚至连他的社交软件也没放过。在推特上,#apologizetosunyang#(向孙杨道歉)一度成为热门话题。

在网友中流传度较广的观点包括:“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你没有权利指责别人”“你赢了比赛但输掉了人品”“不尊重对手的冠军也得不到别人的敬仰”等。

中青舆情监测室的统计显示,截至8月8日下午19时,有关霍顿言论的舆情信息达到35140条(不含评论)。其中,新闻8299篇,博客文章578篇,论坛帖数2617条,微博原文17297条,转发944198条,微信文章2737篇。舆情在8日下午14时达到高潮。

奥运“纸牌屋”:霍顿的“套路”究竟有多深?-青年力

与国内舆论场热火朝天的“声讨”态势相比,境外媒体和网民显得冷漠和“反常”。

在霍顿的Facebook主页上,来自世界各国的网友们留下了上万条评论。其中既有以中国网友为主的指责,也有对霍顿本人的称赞。“误读”孙杨者同样不在少数。例如,在网友Chris Macca看来,孙杨曾经有被禁赛的历史,就是“涉药”的证明。另外,孙杨还有一个错误就是“trying to put Mack off his training by splashing him and taunting him whilst he was trying to train”(曾经试图溅起水花以干扰霍顿训练)。

在一些澳媒的报道中,Drug Cheat这一侮辱性词汇依然被频频使用。霍顿本人在接受《悉尼先驱者晨报》采访时甚至承认说,他说这些话是有意为之,是效法他的前辈约翰·伯特兰的招数,目的是用故意轻蔑对手的言论去打击对手,提升自己的必胜信心。

奥运“纸牌屋”:霍顿的“套路”究竟有多深?-青年力

澳洲媒体继续为霍顿点赞,这样“里应外合”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中国网民。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更是直言:“这样的话不仅不礼貌,而且是巨大的冒犯,更重要的是该被追责,他可能都超越了做为一个混蛋的底线!”“而混蛋就是混蛋,不会因为他获得奥运金牌就不是了。”

反思霍顿事件,为什么国内外媒体在霍顿事件上呈现不一样的态度?是我国媒体有意包庇孙杨或者“冒酸水”吗?别忘了,战功赫赫的“大白杨”在泳池外也一直是媒体重点“照顾”的对象。从2013年无证驾驶、到商业代言、个人感情,舆论对孙杨的监督从未缺席。“冠军表现不应该只在赛场内”一向是媒体界对运动员的共识,但在霍顿事件上,面对明显背离奥利匹克精神的言辞,吹霍贬孙的澳媒显然有“意”忽略了这一点。

“意”在何处?

霍顿事件时至今日,已由个人行为上升到了世界范围内的舆论焦点。随着澳方支持霍顿的表态,与国际奥委会未置可否的态度,该事件关注度有可能进一步提高。国际媒体可能会将“兴奋剂”与“中国人”紧紧地连接在一起,用疑问取代真相,以“客观”为名把“水”搅浑。不明就里的外国网民在接触大量此类信息后,也难免会被舆论所裹挟,进而让“误读”转化为“偏见”。

如今,霍顿已经公开承认自己是在玩“套路”,那么,如何避免运动员的“失误”和“瑕疵”再被恶意炒作与放大,应当引起重视。毕竟从孙杨遭禁赛事件发生伊始,一场“蓄意的讽刺”就已有发生的可能。

其实,奥运会本不是一处尔虞我诈的“纸牌屋”,充满心机的战术永远比不上运动员本身的拼搏。放下这些沉重的话题吧,那位游得最快的“表情包”,不照样用“洪荒之力”征服了舆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