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ma Traoré的遗体于周日8月7日在他的祖籍国非洲马里下葬。这名24岁的黑人青年之死在他居住的巴黎北郊Beaumont-sur-Oise引发数夜骚乱。

Bouna嘴唇颤抖、手上满是红褐色的泥浆。他在这里为叔叔Adama Traoré下葬。与出席葬礼的大部分人一样,Bouna只见过叔叔一次。Adama Traoré在24岁生日当天死在宪兵队,最新验尸报告显示,他的死因很可能是身受3名宪兵重压导致窒息。“我跟他父亲相识多年,专门来出席葬礼、安慰死者家人”,穿深绿色长袍的Mohammed说。

黑人青年Adama之死:祖国”什么都没做”-青年力

Adama Traoré的遗体被运回祖籍国马里下葬。

死因一改再改:心脏病、炎症、窒息……

7月19日,巴黎北郊Val d'Oise省Beaumont-sur-Oise小镇青年Adama Traoré因为“敲诈勒索”被警方逮捕,在被宪兵拘留期间死亡。当时警方发布消息称该青年是“突发心脏病”;而据被一起拘留的目击者称,死者曾遭受警方严重殴打。

Adama死亡原因引发起亲友质疑,在死者家属要求下,检方对Adama Traoré进行了两次尸检。第一份尸检报告显示他患严重感染;第二次尸检后,法新社得到的线索称Adama被捕时,曾被三名宪兵压倒在地,死因很可能是窒息。

Adama死亡消息传出当夜,他的朋友们愤怒了。当地100多名郊区青年动员起来,呼吁“真相”和“司法公正”,同时烧车、滋事、挑衅警察,骚乱延续多日。7月底,巴黎发起给当局施压、要求纠察Adama死因的大游行,后遭到禁止。

黑人青年Adama之死:祖国”什么都没做”-青年力

Adama的亲友和支持者发起呼吁真相和司法公正的大游行。

“当世上没有公正,我们只能哭泣”

Adama Traoré并不是在马里长大的,然而他的葬礼还是有50余名亲眷出席。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雨水混合着泪水、湮湿了死者亲友握在一起的手、拥在一起的脸。“对葬礼来说,下雨是吉兆,表示天堂之门为他打开”,Adama Traoré的姐姐Assa Traoré说。她从巴黎回到老家,为弟弟下葬。

“我们希望Adama入土的地方不要离他父亲太远”,所以将他送回了马里,如今Adama安身在Kalabancoro墓地,首都Bamako的环城线附近。Assa Traoré悲伤的声音强压怒火:“今天,我们流下的是仇恨的泪水。当世上没有公正,我们(除了哭泣)别无他法。”

黑人青年Adama之死:祖国”什么都没做”-青年力

“我们相信司法公正”

跟母亲Oumou的看法一样,Assa认为Pontoise检察官Yves Jannier“反复撒谎”。Adama的母亲说:“我赶去宪兵队时,他们跟我说儿子正在被拘留,而那时候他已经死了一个小时了。这样撒谎是正常的吗?”

Adama的两个好朋友也专门从巴黎赶到马里他的葬礼现场。他们拒绝向《世界报》记者披露自己的姓名:“我们相信司法公正。因为这是一起严重的事件,里面有如此多不可告人之事,这些信息是如此自相矛盾。”

黑人青年Adama之死:祖国”什么都没做”-青年力

《解放报》披露的一份材料显示,一名参与拘捕Traoré的宪兵承认:“我和其他两个同事跳到Traoré身上,我们竭力压住他、制服他。他在接受质询前已经承受了我们三个人的身体重量。”而在Adama Traoré死亡当晚,其家人从官方获悉的死因是“心脏病发”。在上述“重压窒息”原因之前,当局还曾给出“炎症隐患导致死亡”的说法。“这些信息的披露,给了我们继续斗争、求得真相的欲望。”Adama的姐姐Assa不想用“警方失误”评价这件事,在这些事情发生后,在官方一遍一遍推翻自己的定论后,“失误”已经是个太薄弱的词。

据Mediapart网站,消防员和急救中心曾经参与抢救Adama Traoré,但负责调查该案的检方拒绝披露抢救报告。

黑人青年Adama之死:祖国”什么都没做”-青年力

“什么都没做”的祖国让人失望

Adama的家人同时抱怨马里政府的冷漠。“马里人在法国的民间组织很快就跟我们联络上,主动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但马里政府和司法部门什么都没做!”Assa说。马里驻巴黎领事曾经接见过一次这家人,但就此再没有消息。

“IBK(马里总统)抓住一切机会、到处显示与法国‘团结’。但关系到我们--住在法国的马里侨民,他给我们做什么了?我们希望与总统见面,我们需要祖国的政治支持。”

黑人青年Adama之死:祖国”什么都没做”-青年力

在Adama Traoré一家回到马里之前,他们的律师已经提出两项诉讼。其一,无端使用暴力致人死亡;其二,篡改事实、发布错误的污蔑性公告。

法新社记者联系了检察官Yves Jannier,后者表示“无可奉告”。两次验尸报告后,关于Adama Traoré的死因还是没有定论,他就这样在马里下葬。他的姐姐Assa Traoré愿意相信司法:“我们希望法国仍旧是一个法治国家,一个让Adama与其他公民一样享有司法公正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