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是军国主义日本投降的日子。71年前的今天,日本裕仁天皇向日本全国发表“终战诏书”,宣布接受美、苏、中、英四大盟国为代表的世界反法西斯力量庄严颁布的《波茨坦公告》,日本愿意无条件投降。这一天,中国人民英勇的八年浴血抗战终于获得胜利,受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侵略和蹂躏多年的亚洲国家获得解放。71年过去了,日本军国主义已被永久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但如何确保亚洲的和平、稳定和繁荣未来,如何真正做到“缅怀历史、面向未来”,依然任重道远。

安倍政府从2012年12月末开始执政到现在近4年时间,已给日本政治和安保战略带来重大变化。2016年3月生效的日本新安保法赋予日本自卫队海外参与军事战斗行动的权力。安倍政府并不满足于对日本和平主义宪法的扩大解释,随着2016年7月初日本执政的自民党赢得参议院选举胜利并拿到2/3多数席位,安倍政府力争在任内完成“修宪”全面提上政治日程。日本的安保战略和安保体制正在迅速突破“新安保法”时代享有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集体自卫权”概念,全面走向以日本“国际和平贡献论”为引领的“正常国家化”新里程。从日本民意来看,短短4年间,支持修宪的声音已从少数迅速转变成日本社会的主流。战败71年后,日本的变化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快速和全面。

未来的日本会重回军国主义老路吗?我们宁可相信这样的假设是错误的。1945年8月15日之前,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在日本肆虐的根本原因,一是以日本天皇为中心的皇国主义国家意识形态,日本国民完全成了效忠国家、没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二是日本军部势力扩张、全面干政、直至最后组成军人内阁,军队彻底控制国家机器;三是对强权的政治信仰,相信日本可以建立起和西方分庭抗礼的日本中心主义的亚洲秩序。今天的日本,只要民主和法治的力量仍是日本政治和社会运营的主体,我们似乎就不需要过于担心日本会重回军国主义的老路。

不过,今天日本很多国内和国际行为仍是令人担忧和需要格外警惕的。首先,安倍政府强势的保守主义政治势力和扩张性政治权力对公民社会的干预,正在侵蚀日本民主的价值和质量。日本在2015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排行榜的位置急剧下降,日本执政势力的舆论、媒体和新闻干预十分活跃。

其次,安倍政府的外交政策赤裸裸地渲染“价值观外交”,竭力排斥同日本在政治与社会制度实践上采取不同道路的其他亚洲国家,自我标榜日本的所谓“民主价值优越论”。安倍政府的“价值观外交”不仅人为夸大和激化东亚地区的意识形态对立,甚至不惜按照意识形态标准来推动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分裂。

第三,安倍政府主要成员出于右翼保守思想,对日本二战期间的侵略罪行和日本军国主义给亚洲国家造成的伤害,依然百般开脱和回避。安倍政府力推的日本主流历史观,其核心不是反省日本二战期间的暴行和罪孽,而是试图“漂白历史”,为日本今天的所谓安保振兴与日本民族主义重新崛起提供精神动力。日本现任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就曾多次以内阁官员和自民党政调会长的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并公然提出“参拜靖国神社”是为激励日本人民对国家的奉献精神,宣扬“切实思考靖国神社的意义是与安保问题相通的”等诸多谬论。

众所周知,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是日本对抗历史反省意识的“修正史观”的活教材。稻田等人竟将参拜靖国神社与未来日本自卫队员可能牺牲时的哀悼联系到一起,对于日本政治人物的这种“历史意识”,我们决不能放松警惕。

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势力投降已经71年,历史的警钟依然需要长鸣。我们并不想陷入二战期间亚洲受害国的历史悲情,善良、朴实的中国人愿意和日本人民共同创造历史和解的新历程,重建中日和平友好的长远未来。但日本右翼势力任何篡改历史公论、为二战期间军国主义亡灵招魂的企图,定将受到包括全体中国人在内的世界人民的共同反对。

对中国人来说,历史不仅是一种伤痛、一种记忆,更是一种代表正义的力量。(作者是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