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习近平奏响使命三部曲 领路亿万青年焕发绚丽光彩

习近平奏响使命三部曲 领路亿万青年焕发绚丽光彩-青年力

2016年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记者 刘卫兵 摄

中国青年网北京8月23日电(记者 黄昂瑾 开可)百年前,梁启超先生寄语青年:“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百年后,习近平领路青年:“坚定不移跟着中国共产党走,勇做走在时代前列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让青春在为祖国、为人民、为民族的奉献中焕发出绚丽光彩”!

百年前,有李大钊、陈独秀等有志青年为国家的救亡图存抛头颅洒热血;百年后,更有亿万新时代的青年发愤图强勇挑重任,为实现“两个一百年”中国梦贡献青春力量。

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青春理想与中国梦同行

理想指引人生方向,信念决定事业成败。”习近平告诫青年:“没有理想信念,就会导致精神上‘缺钙’。中国梦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理想,也是青年一代应该牢固树立的远大理想。

作为广东省首批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志愿者,冯卓怡2011年来到新疆。两年志愿服务期结束后,她选择留在了新疆。目前是中共喀什市委宣传部双拥办的专职干事。

冯卓怡说,自己曾向往女律师为民请命的英姿飒爽,也渴望像兵哥哥那样保家卫国,而对于自己目前的工作,她说:“我特别热爱我的工作,我觉得我做的事情特别有意义。”

与其说冯卓怡是对律师和军人职业的崇拜,不如说她是对为民、为国的事业的追求,因为她为理想而战的内生动力始终未减。

2011年,冯卓怡毅然放弃了保研名额和条件不错的工作邀请,选择了位于祖国西北腹地的新疆。面对家人朋友说她“傻”,她却说:“趁年轻多做‘傻’事,初衷就是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网上不是流行一句话吗?‘有些人二十几岁就死了,只不过是到六七十岁才埋而已’。”

今年,冯卓怡在喀什市英吾斯坦乡松古拉其村开展“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住村工作,可是很多村干部‘嫌’她太较真儿。

比如进行贫困户小额贷款摸底,“我要问这一家的劳动力情况,还款能力,以及贷了款准备用作什么用途等等。如果他们说的情况和我自己前期走访入户摸的情况不一样,还得停下来多问几句……”

“傻劲儿”也好,“较真儿”也罢,冯卓怡始终坚持“不知道该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那就做好自己;在没人知道自己的付出时,不去表白;在没人懂自己价值的时候,不去炫耀;在没人理解自己的志趣时,不去困惑”。她坚信,“坚定信仰,忠诚担当,实干奉献,志存高远,试问谁人青春不绚烂?”

正如习近平曾鼓励青年:“只有把人生理想融入国家和民族的事业中,才能最终成就一番事业。

“当我们自己的航空梦能够和国家意志的中国梦结合起来的时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来自中国商飞北京民用飞机技术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北研)的杨大庆告诉记者。杨大庆和张驰都是北研的研究成员。两人在英国学成以后,都义无反顾地回到祖国,投身到大飞机事业中。

2015年11月,我国自主研制的C919大型客机首架机总装下线。当时在上海见证这一刻的张驰激动得热泪盈眶,之后就开始琢磨:“C919之后,中国商飞应该发展什么样的飞机呢?”

在北研,这些对飞机有着近乎执着梦想的人,大多数都是青年,这一比例占到所有员工的75%左右。如今,航空航天科研队伍年轻化已经成为常态。

“这种年轻化带给我们的优势是一种不容小觑的潜力。”张驰向记者这样分析道:“同样一项工作,如果分别让30岁和50岁的人来承担,也许50岁的人会把做事情做的很好,而30岁的人差强人意。但放眼20年后,当年50岁的老同志可能已经退休了,但是30岁同事的状态可能远远超过50岁老同志当年的状态。”

习近平奏响使命三部曲 领路亿万青年焕发绚丽光彩-青年力

2014年5月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大学考察。这是习近平在校园观看北大师生纪念五四运动95周年青春诗会。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泥犁拔舌自担当 青年挑起中华民族脊梁

展望未来,我国青年一代必将大有可为,也必将大有作为。习近平寄语广大青年要勇敢肩负起时代赋予的重任。

“如果祖国需要,我就是一颗上膛的子弹,随时准备着。”

“我愿接过烈士的钢枪,时刻准备为祖国为人民牺牲一切,乃至生命。”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享乐’这个词。士兵只有两种状态:一是冲锋,二是准备冲锋。”

这是一名28岁年轻武警战士的无声誓言。张楠,原武警山东总队临沂支队武警战士。2015年7月26日,我国驻索马里使馆遭遇恐怖袭击。担任使馆警卫任务的张楠不幸牺牲。

张楠用有限的生命告诉世界,什么是一名中国年轻军人的担当。

就在牺牲的前几个月,张楠身受重伤。2015年4月,我驻索马里大使馆所在酒店北侧两公里处遭遇炸弹袭击。张楠观察警戒时,被突然袭来的一颗流弹击中左胸,距离心脏只有1厘米。弹头击中肋骨后滑入腹腔。医生为了取出弹头, 在他左腰开了一条20厘米长的口子。

“我要和警卫小组全体战友生死与共、一起奋斗,完成好党交给我的光荣使命。我愿意继续接受战火的洗礼和考验。”张楠在病床上口述了一份请战书。手术后28天,张楠就荷枪实弹挺立在了使馆的哨位上。

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习近平的殷殷期盼激励着当代中国青年勇往直前

2015年3月11日,在中组部组织二局召开的大学生村官人大代表座谈会上,来自江苏无锡市锡山区山联村的大学生村官朱虹,作为8位大学生村官代表中的一位,在座谈会上分享着自己的收获和心得。

“2013年接待游客大概是35万人次,2014年接近45万。2013年村级可支配收入是615万,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万4 千多元;2014年村级可支配收入是1100多万,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万5千多元。”朱虹说道。

2007年,山联村负债1400多万,环境差、经济倒数,是典型的贫困落后村,当时年仅21岁的朱虹,放弃城市的工作,任职山联村村官,用年轻的肩膀承担起改变山联村贫困局面的艰巨任务。

2008年,朱虹参与村庄综合治理,一改往日乱砍滥伐、污水横流的局面,还乡村以青山绿水,从而吸引了众多游客。然而,随着游客量的增加,朱虹又意识到配套旅游设施欠缺问题,随即萌生了创业的念头。她带领创办的农家乐,带动了150多人的创业。

作为大学生村官,朱虹用智慧和胆识推动着山联村乡村旅游业的蓬勃发展,也带领着乡亲们过上日益美好的生活。

“为了这些善良而淳朴的父老乡亲,为了给我机遇、给我希望的乡村,即便是洒尽全部的青春、热血也无怨无悔。”任职之初,朱虹如是承诺,而在兑现诺言的路上,她的脚步更加坚实。

君子以自强不息 青年奋斗路上永不言败

青年是社会上最富活力、最具创造性的群体,理应走在创新创造前列。习近平勉励青年,“要有探索真知、求真务实的态度,在立足本职的创新创造中不断积累经验、取得成果。

“蜜桃哥”这个名字对于很多大学生村官或者从事农村电商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他就是“瓜熟蒂落”(原“一原一品”)项目的创始人,而“瓜熟蒂落”也是在《我是独角兽》节目开播以来,唯一一个获得五位投资人的争相投资的项目。

“瓜熟蒂落”项目的落地,承载着“蜜桃哥”张民的青春奋斗史。

大学毕业三年后,有过销售、服务生、网络经营等多种职业经历的张民,为了突破迷茫的困境,毅然选择考研。35本书,180元月租的房间,四个月的时间,张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北京农学院研究生。

“早上5点到9点上班前,下午6点到凌晨1、2点,以及中午休息的时间”,张民说,为了生计,在准备考研的同时也未能丢下工作,只有工作之余,他才能全力备战考试。有过捧着书睡着、被电器短路引燃的衣服烫醒的惊险;也有为避免影响房东休息,独自在屋后树林点灯背书而引出鬼故事的经历……

考上研究生后,张民给自己定下目标,要走遍中国100个农村,“我希望通过实地考察和调研,以及创业项目的实施,让我的课题研究落地”,他将之前的积蓄和学校的补助,都花在了实践摸索中的项目上。

然而,张民的一腔热血却险些遭受一场“天灾”的摧毁。张民曾被误诊患上严重的疾病,“我几乎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而最让张民放心不下的是当时正在推进的创业项目。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选择独自一人承受,“那段时间来自身心的双层打击,确实很痛苦”,最终张民依靠坚定的信念破除了“死亡魔咒”,继续上路。

在张民看来,“所有的经历都是财富”,在奋斗的路上,他坚定地坚持着。

作为年轻的一作为祖国和民族的希望,习近平鼓励青年要有敢为人先的锐气,勇于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敢于上下求索、开拓进取。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90一代已经开始展露锋芒。刘永畅就是这样一名90后。他经常被称为“学霸”。年仅26岁,却已经在不少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过研究成果,而且荣获2016年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

“自己就是很普通的人,可能运气稍微好一点。”刘永畅觉得自己没有明显的天赋,都是靠自己一点一滴的积累而来。

多孔微纳材料是刘永畅的主要研究方向,换句话说,刘永畅的研究就是为了怎样让电池更好用、更耐用。“纳米锡材料非常小,仅有一到两个纳米。它可以与电池中的电解液充分接触,把纳米锡镶嵌在多孔碳中可以给离子提供丰富的传输通道,也能保证结构稳定。这样电池的充放电能力就会提高,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充满电。循环寿命也会比较长。”刘永畅告诉记者。

刘永畅从南开大学博士毕业以后,到了北京科技大学担任讲师。离开学校,刘永畅也感到了压力:“以前都是导师带着你,告诉你需要怎么做。现在刚刚开始独立工作,自己未来需要走的路还很长,任重道远。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一定要坚持下来,起码自己要问心无愧。”

刘永畅说,“国家对科技创新非常重视,科研人员的待遇、国家创造的科研平台不比国外差。整个大环境是非常好的,只要大家想干,一定有非常好的平台让大家去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