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安倍马里奥 其实没有你看到的那么萌 闭幕式东京惊艳世界 日本首相安倍化身马里奥

安倍马里奥 其实没有你看到的那么萌-青年力

里约奥运闭幕式在当地时间8月21日如期举行,作为下届夏季奥运会主办方,日本拥有八分钟表演时间,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宣传。这场Tokyo Show中,最让人意外的可能是cosplay成卡通人物超级马里奥登台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在串场视频里,北岛康介等日本知名运动员和动漫角色依次登场,传递代表东京奥运的红球,最后拿到球的安倍化身超级马里奥,在哆啦A梦的帮助下,通过绿色下水管道从东京穿越地球来到里约。出现在会场中的安倍戴着超级玛丽标志性的红色帽子,向世界发出“欢迎来东京”的邀请。日本网友还给他起了个很萌的名字“安倍马里奥”。

国家领导人亲自出现在奥运现场宣传的情况本来就不多,扮演成卡通人物的政治人物可能只会出现在日本。奥运本该是应和政治划清界限的体育活动,安倍如此高调出场自然引起不少争议。

“安倍马里奥”:创意来自前首相

安倍马里奥 其实没有你看到的那么萌-青年力

闭幕式结束后,2020年东京奥组委总务长武藤敏郎在里约接受采访,他透露“马里奥惊喜”的创意来自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他还是2020年东京奥委会会长,据说森喜朗直接和安倍说“你来演马里奥吧”,安倍立刻答应了。

马里奥(Mario)和里约(Rio)相似,这个梗已经不算新了,视频里马里奥拿着写有“里约(Rio)”字样的地图,展开后则变成了“马里奥(Mario)”。超级马里奥是日本游戏公司任天堂作品中的著名人物,在全世界知名度都很高,应该没有谁不认识这位带着红帽子的意大利管道工。

据说森喜朗认为,向世界宣传日本,安倍本人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日本网友并不买账,觉得森喜朗可能只是最后交涉了一下,这个创意怎么也不会是这位79岁的老爷爷想出来的。但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还曾为动画《奥特曼》配过音,也算是有例在先。

不过安倍的出现仍然相当微妙,为何国家领导人会成为宣传奥运会的最佳人选呢?体育评论员玉木正之说看到安倍登场觉得很违和。体育独立于政治,奥运赛场上明令禁止出现宗教和政治标语,奥运会本该是运动员的主场才对,而在串场视频中,虽然出现了众多体育选手和卡通人物的身影,但是只给安倍一人配上了“首相”、“安倍晋三”的字幕,宛如宣传片主角。

更何况,奥运会主办方其实是东京都这个城市,而非日本这个国家,闭幕式上身穿和服、姿态优雅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看起来倒是更适合担任宣传任务。闭幕式上,站在绿色高台上的安倍举着红色圆球与日本国旗互相辉映,完全抢了小池百合子的风头。不过刚刚获选东京都知事的小池,因为独立参加选举和自民党闹翻了,森喜朗据说出了名的不喜欢小池。

安倍马里奥 其实没有你看到的那么萌-青年力

东京见:2020还是安倍当首相?

日本有媒体把东京奥委会看作“安倍应援团”,除了担任会长的前首相森喜朗,还有经联团名誉会长御手洗富士夫担任理事长,这次“安倍马里奥”很可能是特意安排的一场秀,目的是延长自民党任期,让安倍当首相直到奥运会结束。

按照目前自民党党章规定,总裁最多连任两届六年,这样就算自民党在下次选举中仍然获得多数席位,安倍任期也必须在2018年9月结束。但是今年,自民党内部开始不时传出希望修改自民党规定、让安倍继续担任总裁的声音,理由是确保东京奥运举办前的政治社会稳定性。 日媒预测,自民党很可能将任期长度延长为三届九年。

7月13日,安倍曾出席都内广告代理“海外宣传战略说明会”,当时曾有记者问安倍:“准备以首相身份迎接奥运吗?”安倍回答:“不论以何种身份立场,我都会为奥运的成功举办努力。”没有明确回应总裁延期一事,这次在里约大声说出的那句“东京再见”,宛如对这种呼声的回应。

闭幕式后,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说对“安倍马里奥”的惊喜毫不知情,甚至建议安倍把名字改成“安倍·马里奥·晋三”,这样一来,在奥运会上亮过相的安倍知名度一定会大大提高,被更多人了解。

让安倍增加曝光度?难道奥运是为了配合安倍的政治宣传吗?不过这也提醒我们,世界对安倍的脸并没有那么熟悉,而日本有许多优秀的运动员比他更适合日本宣传的角色。

安倍马里奥 其实没有你看到的那么萌-青年力

二次元日本:软萌化的政治符号

安倍在闭幕式结束后说:希望借助卡通人物的力量,展现日本文化软实力。ACG(动画、漫画、游戏)产业已经成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同样出现的哆啦A梦还被特别任命为2020年东京奥运亲善大使,这支来自22世纪的猫型机器人,拥有许多高科技道具,成为“废柴”男主大雄的成长伙伴,也陪伴了许多读者慢慢长大。

用日本网友的话说,短短几分钟的视频里,几乎不用文字介绍,大家都能认出哆啦A梦、超级马里奥、Hello Kitty和足球小翼等众多卡通角色,对哆啦A梦从口袋掏出的神器心领神会,绝对是不容小觑的文化实力,难有国家能与之媲美。

日本对文化产权规定严格,这些动画角色版权属于不同公司,比如超级马里奥属于任天堂公司,哆啦A梦在作者藤子·F·不二雄去世后属于Fuji.Pro公司所有。想要让这些卡通人物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需要强大的沟通能力和时间成本,用日本网友的评论来说,普通公司要想让这么多卡通角色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估计职员都得“过劳死”。

至于今年红遍全球的任天堂全新手机游戏“PokemonGo”为何没有出现,武藤说闭幕式宣传策划在1月份就定下来了,那时候PokemonGo还没火。况且超级马里奥在全世界销售量超过3亿2千万本,比PokemonGo的知名度高(皮卡丘出厂的《宠物小精灵》系列销售量是2亿本),但今后会考虑使用。

安倍的马里奥造型,不少人觉得萌蠢可爱,给了大家惊喜和感动。但也有人感受到背后的政治危机:伴随着《君之代》歌声呈现在里约的日之丸国旗其实展现了日本越来越浓厚的国家民族意识,而这种意识被软萌的二次元形象弱化,比如现在自卫队招募都会使用萌系宣传形象,减少自卫队带给人们的压迫感。

不管安倍穿成马里奥还是熊本熊,政治人物偶像化总归是走在倒退的路上。